内容

辉瑞公司的COVID-19疫苗对加拿大人意味着什么?
What Pfizer’s promising COVID-19 vaccine results mean for Canadians

 
 
(大中报/096.ca讯)多伦多星报日前发表了一篇驻卡尔加里办事处记者Alex Boyd的文章。他指出新疫苗的初步结果是个好消息,加拿大人还有一些知识点需要注意。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在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疫情流行后,总理特鲁多称这是“隧道尽头的曙光”,而辉瑞制药的负责人则兴奋的称这是“科学界的好日子”。
 
辉瑞公司候选的COVID-19疫苗的早期结果显示高达90%的免疫力,被誉为全球希望的首批确认有效疫苗之一,也许在几个月内,疫苗的量产将成为可能。
 
不过还有一些注意事项,比如疫苗的有效性尚未的拿到科学界的审查,而且没有人知道候选疫苗可以创造多久的可持续免疫力。
 
不可否认,希望依然被点燃了。
 
阿省的阿尔伯塔大学副教授兼传染病专家Lynora Saxinger博士称自己已从理论乐观转变为真正的乐观,她说:“许多其他疫苗试验已经有了良好的早期迹象,但这一次的数据是在更多的人身上有更多的结果。它看起来非常好。”

 
世界各地的医药团队已经狂热地工作了几个月,这将是一种全新的疫苗,但周一的结果使辉瑞公司与长期被认为是前锋的德国合作伙伴公司BioNTech一起,稳固地处于领先地位。
 
辉瑞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博士在一份新闻稿中表示,通过今天的消息,辉瑞离为全世界人类提供急需的重大进展,帮助结束这场全球健康危机又进了一大步。
 
因此,虽然这个消息令人振奋,但在加拿大人准备挽起袖子接种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这里是你需要知道的。
 
那么,疫苗准备好了吗?
 
不完全是。虽然这些疫苗结果很有希望,但它们只是对人体测试最后阶段的早期观察。这个测试必须完全完成,然后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的科学家们必须通过所有的手续,并决定是否批准它。
 
周一,总理特鲁多对记者说,他希望看到疫苗“在明年初之前落地”。

 
尽管美国对疫苗是否会在大选前准备好的问题议论纷纷,但加拿大官员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明年年初得到疫苗是最好的情况。
 
但是,我们可以在疫苗投产后的就实施接种吗?
 
一些加拿大人可能会,但不是所有的人。
 
现在,加拿大有权获得2000万剂辉瑞公司的首批疫苗,每人需要注射两针。
 
加拿大有3759万人口。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上个月表示,关于辉瑞额外剂量的选择权的谈判正在进行。
 
辉瑞公司的疫苗只是加拿大已锁定预购协议的7种潜在疫苗之一,假设所有排在前面的疫苗都获得批准,共花费10亿元左右,以确保获得3亿多剂疫苗。
 
政府官员说市场竞争太激烈,这些医药公司联系人的细节一直被保密,还没有彻底摊牌。特鲁多周一表示,疫苗可能最快在明年年初准备好。


 
不难想象,至少在一开始,疫苗的供应会很紧张,有国家咨询机构建议,老年人、高危人群和一线员工应优先接种第一轮疫苗。
 
我们说这些疫苗结果看起来不错,是什么意思呢?
 
归根结底是相当基本的数学统计方法。
 
辉瑞公司在7月底开始了第三阶段测试,也就是人体测试的最后阶段。它招募了来自世界各地的4.3万多名志愿者,给其中一半人注射候选疫苗,另一半人注射安慰剂。
 
然后,参与者开始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最终,其中94人接种了COVID-19。疫苗的有效性是通过比较已接种和未接种的感染者人数来衡量的。
 
加拿大的全球研究组织(CIFAR)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加拿大COVID-19疫苗工作组的成员Alan Bernstein解释说:“如果他们给94人接种候选疫苗,而疫苗真的有90%的效果,简单的计算就会发现,接种疫苗组的病例不到9例,安慰剂组的病例有85例。”
 
“所以85对9。这显然是一个有统计学意义的结果。”
 
疫苗的初期结果没有告诉我们什么?
 
得益于一场让全球大部分地区面临风险的疫情流行,COVID-19相关产品的研究正在飞速发展,这大多是好事,但这加剧了被称为“科学的新闻发布”。

也就是说,周一的疫苗信息是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出现的,而不是像在平时那样以科学论文的形式出现。
 
Bernstein指出,人们想尽快知道这些结果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至关重要的是,疫苗效果仍然面临科学界的审查。
 
Bernstein说:“重要的是,它必须接受同行审查(peer review),而且数据要扎实,这样我们就不会抱有虚假的希望。”作为特别工作组的成员,Bernstein向政府提供购买哪些疫苗的建议,这份名单中也包括辉瑞的候选疫苗。
 
此外,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免疫力能持续多久,这个问题专家现在可能都无法回答。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他说:“当一个孩子打了小儿麻痹症疫苗后,他们的一生都会得到很好的保护。那么这次的疫苗也会如此吗?还是需要每三个月、每年、每五年就要打一次后续针?我们还不知道。”
 
我们对这种疫苗的工作原理了解多少?
 
该候选疫苗是全球最大的制药公司之一的辉瑞公司与德国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合作的产品,BioNTech公司成立于十年前,旨在开发针对的癌症治疗方法,但目前主力已经转向应对COVID-19。

 
该候选疫苗已经在7个不同的试验中对数千人进行了测试,这些试验分布在7个不同的国家。
 
正如Saxinger博士所说,辉瑞的疫苗并不是“世界上最简单的疫苗”。
 
它需要超过一剂,并且比其他一些疫苗的副作用略多(如胳膊酸疼)。辉瑞公司称,尚没有观察到严重的安全问题。
 
作为一种RNA疫苗,它必须在非常寒冷的温度下储存,这将使它的分发成为一种挑战。不管怎么说,该疫苗似乎已经远远超过了全球疫苗有效率达到50%的目标。
 
这种疫苗能否在加拿大获得紧急批准?
 
辉瑞公司表示,已经在准备在测试完成后立即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申请紧急使用授权。
 
这就是美国用来加快COVID-19新药和治疗方法的过程,这基本上是一个漏洞,允许美国官员在公共紧急状态下以需要快速反应为由,将尚未经过充分测试的东西投入市场。
 
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已经对COVID-19相关产品进行了300多项紧急使用授权。
 
不过,加拿大一般不是这样操作的。相反,为了加快COVID-19疫苗的应用速度,卫生部长上个月签署了一项新的命令,允许加拿大卫生部优先处理与COVID-19相关的申请。
 
例如,它允许医药公司在测试完成之前交由监管部门批准,这样医药公司可以继续完成测试,而同时监管部门科学家可以考察他们的数据。
 
Bernstein 认为加拿大卫生部将在本月底或12月开始考察该疫苗。
 
他说:“然后他们会要求提供更多的数据,或者对现有的数据进行更多的分析,或者给予某种临时批准。”
 
疫苗专家在这里看什么?
 
很多研究人员可能会松一口气,因为周一的结果是对几种新的疫苗制造策略的信任投票。
 
制作疫苗的方法可能有很多,但许多领先的候选疫苗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试图通过教人类身体识别病毒的独特冠状蛋白来对抗冠状病毒。
 
想想现在冠状病毒的经典图片:它是一个球体,有一些凸起的枝杈,也就是所谓的冠状蛋白。这些都是病毒附着在人体细胞上的武器,所以,专家认为如果人类的身体攻击这些凸起的枝杈,就破坏了它感染人类的机会。

 
辉瑞公司的结果表明这可能是一个成功的策略。Bernstein 解释说冠状蛋白是一个很好的目标,专家们今天已经了解到这一点。
 
专家们的第二个收获是,使用RNA,本质上是促使人类的身体制造小冠状病毒蛋白质的微小配方,教人类的免疫系统抵御未来的攻击。
 
长期以来,该技术一直被认为是有前途的,因为可以快速制造疫苗,但之前从来没有一种疫苗被批准用于人类使用。
 
Bernstein 认为今天是科学和人类的重要日子。
 
这是否意味着疫苗的竞赛已经结束?
 
遥遥无期。辉瑞公司还得经过加拿大卫生部的批准,无论如何,大多数专家认为,拥有多种疫苗还是有优势的。
 
Bernstein指出这就是疫苗工作组一开始使用的整个策略。
 
Saxinger 承认单独生产所需疫苗的数量是非常困难的。她表示政府正试图为每个人接种上疫苗,但疫苗的生产能力有一定的限制
 
她说:“我们拥有的不同类型的疫苗越多,可以制造的方式和地点越多,则多多益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