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我也学会了做抻面


 
小的时候,常吃舅母做的家常抻面,她是一根一根往锅里抻,一碗接一碗的捞,很快,几个人吃都能供的上。有一年二哥从云南来北京学习,我常去大哥家吃饭,大嫂十有八次吃抻面,驾轻就熟,坛子肉,那叫一个香。下放回到机关后,去某学府进修,周六回来,骑不动车了就轮流去学校沿途的两位同事家吃饭,也都吃抻面。敢情抻面也是北京人家常饭的长项。一位是我的领导老胡,她把我当女儿看,知道我爱吃牛肉,就用酱牛肉加汤拌面,吃饱了二话不说就往回骑。我先生去世后,老胡说:他老伴儿收拾了一间屋子,换上新被子,让我去住一段时间,以免一个人过分寂寞。足见对我的关心。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另一位是我的同事,太太是旗人,会做饭,吃抻面是小把抻,简直是手拿把儿攥,两把就是一碗,再加上炖肉、辣椒油以及眼花缭乱的小菜,满口留香。在他家吃过足有十几次。有一年,我打电话给他们,她太太说:大姐,我们俩都有了严重的糖尿病,遗憾的是,你回来不能给你做你爱吃的抻面了。我听了一阵心酸,一时不知说甚么好。
 
文革中,我先生停职在家写检查,一写六十多页,他还觉得无聊,于是学做抻面,还知道和面放一勺盐,增加纫性。那些日子,我下班回来,一进院子从窗户玻璃上就看到他使劲在和抻面的样子又好笑,又有点大材小用的惋惜。于是他便成为我们母女取笑的对象,以学他和面的姿势,逗他乐。之所以如此,因为他从来不会也没有兴趣过问家事的这么一个人,居然能给家人做了抻面,尽管抻的粗细长短参差不齐,那可真是文革给他的惊人的进步。说实在的,和面是一回事,可抻面还是有技术的。如今,这一切都只能在回忆中再现。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最近,有一天做晚饭,见女婿把一小块面,切成宽条,好像要做抻面,但又抻不开,硬崩崩的,只好切条稍微扯一扯,煮在锅里吃了。这一来,激起了我做抻面的兴趣。虽然,我一直把做抻面看作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但从电脑上看了一位晋南人做抻面的视频后,照方抓药,不过就是,凉水和面放一勺盐,面要软,还要饧一定的时间。还真行,第一次就成功了,当然也有偶尔折断的时候,技术有待进一步提高。但我不一根一根往锅里抻,锅台高,气嘘手太累。我搞了一下创新,改为一根一根抻在盘子里,不乱动,锅开了,一起煮下去,快搅动,绝不沾。非常成功。这样炸上一碗虾、肉酱,炒一碗西红柿,切点黄瓜丝或条,再切点葱花、芫荽、香椿之类的做佐料,味道好极啦!熟能生巧,多做几次就像模像样的了,试试吧。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