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42)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1、钟天墉。我爷爷的二弟,我的二爷爷。1949年前是村中出名的浪荡子,为族人所不齿。1949年后反得势,当了生产队长,以革命名义干过不少恶事。上世纪90年代初病死。莫名的灾祸屡降其家:他的妻子、我的二奶奶晚年变成疯婆子,2008年清明我回乡时看见她在村中以乞食为生,我欲给她两百元钱被人阻止,村人说钱给她也会被人骗走。2010年初她突然走失,至今三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的儿子钟北京,按辈分我叫叔叔,其实就比我大一岁。在东莞打工十几年,稍有积蓄就赌博,一直混不出头,至困时连吃饭钱都要向亲友借。娶的媳妇刚过门没几年,居然也莫名精神错乱,生一子后与其离婚。近五年,钟北京居然人间消失,没有任何亲友有其消息,包括其寄养于其妹妹家的独生儿子。有传闻称其离婚后与一名川籍女子姘居,可能在汶川地震中身亡。因为据常理推悉,他若还活着,最起码自己的独生子他应该会联系。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2、钟同华,外号“花脖子”,因其脖子布满奇怪的网状肉片得名。村里多年的生产队长,文革期间作恶尤多。生有四个儿子,大儿子、二儿子都患同样的怪病,双腿痿缩成麻杆细状,二儿子钟华平是我小学的同班同学,我印象尤深:一年级时他还能自己走路上学,二年级后要人扶,后来就根本没法走路。两人都是在二十余岁就死去。2010年我回乡,尚与钟同华队长聊天,晚年的同华队长就一慈祥老头,难寻昔年凶相。不料一年后其竟因与儿媳吵架,服农药自杀身亡。更让人震惊的是,2012年我回乡,意外看到村里有了一个侏儒,打听一下,居然是同华队长的孙子!作大恶者,三代都有报应,倘非亲见,真难相信!



3、钟天鹏,外号“牛鬼”,以脾气暴易冲动得名。文革间以打人手狠著称。也有三子,大儿子、二儿子出外打工居然都是意外被砸断腿,终身伤残。三儿子一向小偷小摸,是派出所常客,2014年在福建挖煤时遭遇矿难身亡。

与以上情况截然相反的是,善有善报的例子也大有人在。前文所提到的用拖延手段抵抗上级命令而救下十几条人命的杨远洲书记,他一家三代则都是顺风顺水,人财两旺。两相对比,你不由得要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之真言。

当然,我接触的人物和资料都有限,有以偏概全之嫌。我希望有更多人提供自身对因果报应的经验。我也真希望有人在这方面做些科学的分析,看“因果报应”能否有科学根据。但以我自身的狭隘经验,我对因果报应深信不疑。我虽然至今仍未皈依任何宗教,但我阅历越广,就越对冥冥之中调节万物的神秘力量充满敬畏!



(此文发表后,有人给我采访的当事人施加了压力,我由此把我采访的当事人的名字都隐去。在此,我对给当事人带来的麻烦深表歉意。)最新修正于2014年12月24日 来源:作者博客

附录:程世清(1918——2008)简介:文革中,奉命带领二26军76师和坦克团到江西制止“武斗”。嗣后,任江西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组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省委第一书记,福州军区副政治委员兼江西省军区第一政治委员,是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央委员。曾发表过《在林彪副主席家作客》一文,表明他与林彪之间非同寻常的关系,1971年被撤职隔离审查,1972年被关押,后被开除党籍,后被逮捕。1981年解除关押,1982年1月获释,回福州市作离休处理。2008年4月29日16时49分,在南昌去世。显然,程世清倒台被治罪,不是因为他血腥屠杀江西人民,而是因为他和林彪之间的亲密关系。(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