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川普和共和党给全世界独裁者们送“大礼”!

 
 
(大中报/096.ca讯):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当白俄罗斯的强人统治者在今年8月的选举中宣布拿下难以置信的压倒性胜利,并宣誓开始第六个总统任期时,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谴责了他们所谓的对选民意志的无耻蔑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上月表示,亚历山大·G·卢卡申科(Aleksandr G. Lukashenko)总统的胜利是“欺诈”。蓬佩奥还说:“我们反对他现在自行宣誓就职这一事实。我们知道白俄罗斯人民想要什么。他们想要的跟这不一样。”

 
仅一个月后,蓬佩奥的老板川普总统就借用了卢卡申科的剧本,加入了一个好战领导人俱乐部,无视选民的抉择,宣称自己就是选举的赢家。
 
与过去被称为“自由世界”——即以华盛顿为首的、数十年来一直教导别国有必要举行选举并尊重其结果的国家——的领导人相比,这个俱乐部的成员更多是独裁者、暴君和权贵。
 
这样的类比并不尽准确。川普参加的是自由公正的民主选举。大多数独裁者甚至在选民投票前就公然藐视他们,将真正的对手排除在选票之外,用片面的报道淹没了电视广播。
 
而当他们举行真正有竞争的选举,结果对他们不利时,他们往往忽视结果,谴责叛国者、罪犯和外国破坏势力从中作梗,因此是无效的。川普拒绝接受上周的大选结果、并试图使投票失去合法性,就是在遵循类似的策略。
 
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川普能够战胜法律和制度,正是它们确保了美国选民的裁决将占据上风。这个国家拥有自由媒体,可靠而独立的司法系统,致力于诚实计票的选举官员和强大的政治反对派,这些在白俄罗斯或俄罗斯都不存在。
 
尽管如此,美国在此之前还从未需要去迫使一位在任总统在选举中承认公正的失败。仅仅是提出要让他下台需要用强制手段,川普就已经砸碎了权力和平过渡这一民主传统的基石。
 
川普的顽固已经造成的损害可能影响深远。维也纳人类科学研究所(Institute for Human Sciences)的东欧和中欧问题专家伊万·克拉斯捷夫(Ivan Krastev)表示,川普拒不承认败选,将为欧洲和其他地方与他臭味相投的民粹主义者“开创一个新模式”。
 
“川普在2016年赢得大选的时候,他们从中获得的经验是可以信任民主,”他说。“现在,他们不信民主了,会想尽一切办法继续掌权。”在他所谓的“卢卡申科情境”下,领导人仍将继续举行选举,但“绝不会败选”。俄罗斯总统普京已经这样做了20年。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在川普采取的反民主策略中,有一些是津巴布韦的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委内瑞拉的尼古拉斯·马杜罗(Nicolas Maduro)和塞尔维亚的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等领导人经常使用的,即拒绝承认失败,并提出毫无根据的选举舞弊指控。此外还有削弱民众对民主机构和法院的信心,攻击媒体、诋毁对手。
 
与川普一样,这些领导人担心一旦接受失败,下台后会面临起诉的风险。川普倒是不用像米洛舍维奇那样,担心战争罪和种族灭绝罪的指控,但他的确面临着一系列法律上的麻烦。
 
奥巴马总统任内的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经常批评川普的迈克尔·麦克福尔(Michael McFaul)把川普“不接受选举结果”的做法形容为“他送给全球独裁者的告别礼物”。
 
在当年苏联控制的德国东部地区,共产党组织社会主义统一党(Socialist Unity Party)早就玩过拒不接受败选的玩法。在二战后德国举行的首次大选中,被称为SED的社会主义统一党在报纸上用《SED大胜!》的醒目标题来迎接失败,并在接下来的45年里统治着东德。
 
这里再也没有激烈的大选。
 
美国堕落到这般田地,不仅是川普的政敌,甚至连那些早已习惯领导人赖着不下台的国家的民众,对此也感到失望并大加嘲讽。

 
肯尼亚漫画家、政治评论员帕特里克·加塔拉(Patrick Gathara)说,美国“鼓吹民主”数十年后,被人揭底“口是心非”。
 
川普拒不接受选举结果的做法,在拉丁美洲激起的反响尤为强烈。
 
川普几乎动用了外交政策武器库中的所有手段,来对付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后者尽管极不得人心,加之出现灾难性的经济危机,但在2018年5月的选举中,他操纵选举赢得胜利。
 
大多数西方国家和拉丁美洲国家都谴责那次投票既不自由也不公平,而且美国立即对其实施了新的制裁。为了惩罚马杜罗,川普禁止买卖委内瑞拉债券,并对它出产的石油实施严厉制裁。
 
2019年1月,川普承认委内瑞拉主要反对派领袖、国会议长胡安·瓜伊多(Juan Guaido)为该国合法领导人,这是对马杜罗的又一次重大打击。美国在欧洲和拉丁美洲的几十个盟友在几天内也纷纷追随川普的脚步。
 
川普谴责马杜罗“篡夺权力”,并表示,为了让马杜罗下台、让瓜伊多担任总统,会考虑包括军事干预在内的所有选项。
 
就在9月,川普政府对其所称的“马杜罗政权企图破坏委内瑞拉民主选举”实施了额外制裁。
 
现在,川普自己也拒绝接受选举结果。
 
后来离开马杜罗政党的前委内瑞拉政府部长特米尔·波拉斯(Temir Porras)说,川普拒绝承认美国的投票结果,使得美国作为民主的国际仲裁者角色“失去合法性”。
 
“美国曾经主张自己拥有的‘道德优越性’无疑受到了川普行为的影响,”他说。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研究团体华盛顿拉美办公室(Washington Office on Latin America)负责委内瑞拉问题的主管杰夫·拉姆齐(Geoff Ramsey)说:“如果我们自己的总统不承认我们自己国家干净的选举过程所产生的结果,美国政府怎么能呼吁在委内瑞拉举行自由公平的选举?这是给马杜罗和全世界其他所有独裁者的宣传大礼,我保证他们绝对喜欢这其中的每一分钟。”
 
马杜罗当然没有错过幸灾乐祸的机会。“唐纳德·川普,在这里,我们不会输掉选举,因为我们就是真相,”乐观的马杜罗在周二对全国讲话时说。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

评论总数

对本文的评论有1条
無名氏的头像
無名氏 (未验证) on 星期一, 十一月 23, 2020 - 05:29
川普是优秀的中共地下党员!他成功的搞乱了美国,为我们又争取到了一个战略机遇期。全中国人民都喜爱他。现在,他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可以光荣隐退了。回国养老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