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48)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但是(79)7号文件还留下了一条尾巴,即文件第三条:“马伯华、马开志、郑全书、马绍美等几个人,对抗中央指示,使矛盾激化,是有错误的。特别是他们成立非法秘密组织,妄图背叛祖国,搞打砸抢造成流血事件,破坏民族团结,是有确凿罪行的。但考虑到历史原因,马伯华、郑全书、马绍美可以不作为反革命分子对待。”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1987年8月,由于沙甸等地区民众的多次上访,強烈反映,云南省委、昆明军区党委,专门针对(79)7号文件第3条留下的尾巴,联合下发了(87)31号文件,即《关于撤销中共云南省委、中共昆明军区委员会联发(1979)7号文件中个别结论的通知》。 文件明确指出,经请示中央同意,联发(79)7号文件第三条结论不正确,予以撤销。 至此,“沙甸事件”才得到彻底的平反,彻底推翻了一切诬蔑不实之词。
            
六、缅怀烈士,铭记历史 
 
“沙甸事件舍西德纪念碑”位于沙甸凤尾山陵园墓地内。此处是沙甸事件战斗极为惨烈的地方,有114个“舍西德”在此处英勇牺牲。纪念碑前,两行挺拔的松树,犹如巍然站立的两排卫士,守护着烈士的陵墓,沿山坡而上的114个台阶,缅怀着此地牺牲的114个烈士。

纪念碑建于一块平台地上,四面苍松翠柏,绿树环绕,向每一个来访者诉说着“舍西德”精神,激励着的伊斯兰勃勃生机。

 
走完114个台阶,来到入口处,醒目的《开端章》映入眼帘,其下是一副对联:“天道至清造化恩泽宇宙,人道唯真圣德光被古今”。   对联中间是两幅碑帖。一幅是林松教授为沙甸舍西德纪念碑的题词,《满江红》词一首:
 
血雨腥风硝烟起,群妖乱舞,八昼夜,漫山遍野,残骸焦土,重炮机枪发万弩,忠魂义烈逾千数,民何辜,闭门家中坐,遭屠戮。澄玉宇,消迷雾,昭雪史,重新谱,望回辉光芒,锦团花簇,巨厦高楼环寺建,丰碑伟塔沿地竖,念烈碑,殉道勇牺牲,重千古。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另一幅:题沙甸舍西德纪念碑
 
这是一本万古常新的书
这是一棵永不落叶的树
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感叹号
这是一枚仰天长啸的音符
这是一支催人进取的战鼓
记录下文明古国的野蛮
记录下人类历史上的耻辱
记录下十年浩劫惨痛的悲剧
记录下现代迷信残忍的一幕
记录下雷的怒吼
记录下血的控诉
罪恶的毒焰夺走一个个的生命
罪恶的毒烟送来一片片的焦土
壮士们告别我们走了
留给我们一堆白骨
壮士们告别我们走了
留给我们一条闪光的路
 
读着这震撼人心的文字,我激愤的泪水奔涌而出,刻在石碑上的文字,向世人控诉着活生生的事实,……被害的乡亲中,许多是老者,妇女,儿童,他们的头领马伯华烈士,年仅25岁。——我们深深感到自卑,懊悔。
 
我带着崇敬的心情,来到纪念碑前,恭诵《古兰经》。面对着这些烈士,主啊  ,求你饶恕我们的过错吧。
 
为让历史见证,特将纪念碑文摘录于后:
 
沙甸事件纪念塔碑文
奉普慈特慈的真主之名,一切赞颂全归真主,全世界的养主。 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所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一场内乱。“文革”期间,极左路线思潮泛滥,反革命帮派活动猖狂,推行极左路线的帮派集团及其余党,倒行逆施,强行关闭清真寺,焚烧经书典籍,划线站队,残酷迫害宗教界人士,疯狂践踏民族宗教政策。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