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黑暗王国中的杀戮(49)
—— 有关文革中几场大屠杀的史料辑录

 
 
一九七三年七月,沙甸回民群众愤然崛起,打开清真寺,要求恢复民族宗教政策,翌年11月,极左路线帮派集团及其余党,把群众的正当要求视为反革命宗教复辟,进行打击迫害加之集体经济遭到严重破坏,群众生活困苦,从而使回族群众落实政策的要求更加强烈。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一九七四年十一月,马伯华等同志,向上级组织要求落实民族宗教政策,一九七五年一月三日,十名回民代表奉命上京,解决落实宗教政策问题,体现了穆斯林勇敢,刚毅,团结,执著的精神气质。
 
一九七五年五月十七日,千余名武装工作人员,荷枪实弹,四方包围,强行进驻沙甸,但被沙甸回民堵住,推行极左路线帮派集团及其余党,对广大回民的正当要求,置若罔闻,变本加厉,空投谣言传单,捏造罪名,激化矛盾,导致多次发生流血事件,又把“反革命武装叛乱”的罪名,强加在回民的头上。
 
 一九七五年七月二十九日凌晨,沙甸父老乡亲于梦中被枪炮声惊醒,美丽的家园被夷为废墟,900余名同胞不幸身亡,其惨状目不忍睹,酿成了全国罕见的“沙甸事件”。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拔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中共云南省委和中共昆明军区委员会,报经中央批准,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五日给“沙甸事件”平了反,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又重放光芒。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沙甸回民惨遭镇压之际,执行正确路线的领导和有良知的各族人民,曾给予沙甸回民真诚的同情与支持,沙甸回民将永远铭记他们。
 
“沙甸事件”平反后,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方针,政策指导下,沙甸的经济发展,各项事业兴旺,民族和睦,军民团结,政通人和,国泰民安。
 
真主说:“为主道而献身的人,你们不要说他们死了,其实他们活着,但你们不知道”。 为实现沙甸穆斯林夙愿,特建树丰碑,铭记沙甸事件概要及殉难者姓名,以资纪念,以垂永久。
 
祈求真主恩赐舍西德以乐园的高品!
                                     沙甸穆斯林立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
辑录者的说明
一、关于沙甸事件的性质。在该文开头所引维基百科编辑整理的事件概述中,把云南文革期间发生的沙甸事件,说成是“云南省的回民大规模起义事件”,不够准确。因为从沙甸事件整个酝酿和发展过程来看,应该说是以沙甸地区为主体的云南回民,是了为保卫他们的信仰和基本人权而拿起武器,由于掌握了枪杆子和刀把子的中共在文革期间无法无天,滥施暴政,对沙甸回族人民的合理要求置若罔闻,并动用军队对老百姓进行大规模屠杀。因此,把沙甸事件说是“起义”,“闹事”,“暴乱”等……都是不符合实际的。
 
二、关于沙甸事件的罪责。文革结束,对于发生在云南沙甸地区的这次血腥镇压事件的罪责,应该非常清楚。但限于当时的社会政治环境和中共对事件真相的隐瞒,在史料叙述时,把拍板决定武力镇压沙甸人民的主犯归罪于四人帮里的王洪文,而在89年立的纪念碑碑文里,也不得不把罪责归结到所谓“推行极左路线帮派集团及其余党,”上,实际上,1968年7月28日,毛在接见北京五大学生领袖时,已经提到:“如果有少数人听劝阻,就是土匪,就是国民党,就要包围起来,就要打围剿,继续顽抗,就要实歼灭。事后,一些地方听话的造反派真的当土匪被围剿。” (见杨继绳《天翻地覆》一书)。另外,当时任解放军的总参谋长的邓小平也不可能不知道,2014年8月9日 《明报》发表马黑一文的题目就是《邓小平六四预演:沙甸事件镇压回民村庄始末》。所以,沙甸惨案的罪魁祸首是谁,应该是很清楚的。
 
三、关于周兴。百度网文介绍,周兴是1905年出生在江西,早年参加红军,从江西苏区到延安,在部队一直从事保卫和情报工作。先后在延安、南京、重庆等地负责治安保卫工作,工作成效显著。1954年任公安部副部长期间,曾微服私访,调查研究,对北京市的治安管理做了不少工作。1965年初,周兴调云南工作,任中共云南省委书记处常务书记、云南省省长。文革初期,云南省委书记阎红彦自杀,省长周兴成了造反派批斗的众矢之的。中央把云南的造反派和干部召到北京办学习班,两派群众对于是否“结合”周兴争论不休。一天,毛泽东亲自接见云南学习班,大家都无比激动,也有些人心中嘀咕――毛主席会支持谁呢?毛泽东走进会场后,没有理会那些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径直问道:‘周兴在哪里?’周兴此时正躲在远远的角落里,毛泽东招呼周兴站到自己身边:‘来!我们照个相!’周兴立即进入革命群众、解放军、革命干部的“三结合”领导班子,成为云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在云南省委第一书记谭甫仁遇刺身后,1971年夏,周兴任云南省委第一书记、昆明军区政委和云南省军区第一政委。周兴作为毛的宠臣,在长期治安保卫工作中一直认真细致,重视调查研究,可是,为什么在云南成为大权独揽的封疆大吏以后,却欺上瞒下,一意孤行,拒绝沙甸回民的合法合理要求,成了亲自指挥了这场大屠杀的罪魁祸首?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在沙甸屠杀以后,很快发现他患有肝癌,两个月以后的1975年10月3日,在北京离世,终年70岁。因此,对他的罪责没有认真追究。
(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