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 (159)
—— 缪荣株:童年

 
 
接着就是修脚业全福行会的两顶甪端了。甪端俗称“锡犼”,姜堰迎神会上仅此一家。甪端很像天安门前华表顶上的朝天犼。全福行会的甪端是铜锡浇铸的,色泽光亮,眼、舌都是活动的。背上有一方洞,可供敬香之用。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甪端过后,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则是警世醒世的迷信活动,这支队伍约有五、六百人,其中包括马弁和烧肉香者。小孩子们最感兴趣和刺激的是马护(马弁,旧时称低级武职)马弁用近一尺长、筷子粗的钢针扦入两颊,居然不痛,照样手拿5尺长的两头有响环,上面缠着红绸的铁棒,在人山人海里狂奔乱舞,为菩萨开道,吓得围观的人潮水般的后退,惟恐躲不及,被铁棒撂倒。

那时候没有电影,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一年就赶这一次盛大的庙会。每逢“3.28” 庙会,姜堰镇上家家户户割肉打酒,带亲带友,四乡八镇的人都赶来看热闹。胡家在泰州的人也特地赶到姜堰来,带亲友看庙会。庙会上人看人,人碰人,人挤人。



小孩子都是爱凑热闹的。住在刘家桥巷西边,和胡家一墙之隔的邻居王世庆说,涛涛两、三岁时也少不了吵着要出来看看热闹,由两个家人王恒星、兰之渠骑角马专门出来看庙会。骑在家人肩上的涛涛自然“高人一等”,所有的好景致一览无余。那个新鲜劲儿,甭提啦!那时候,冬天里的涛涛头上戴着后面有披挂的风帽,风帽上缀着长命百岁银质的字样。春秋则戴着瓜皮帽,显得天真、滑稽、可爱。也许在姜堰,幼年的涛涛最早的受到了中国民俗文化的熏陶,为他后来爱好业余文艺,及至在政治舞台上演出威武雄壮惊天动地的戏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八)
 
程国昌(字一仙)、程国勤弟兄俩和父亲程泽民两代人都在胡氏茶庄做工。程国昌和老伴回忆说,胡增钰年轻时在上海上大学,寒暑假回来,毕业后一直在泰州、姜堰、黄桥、季市、白米几个茶叶店间检查管理。胡增钰高个儿,留着分头,端端正正的一张国字脸,不多言语,待人厚道。涛涛眉毛、眼睛和下巴特别像父亲,就像从脸上剥下来的一样。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程国昌清清楚楚地记得,1944年腊月十三,自己20岁那年结婚的。他结婚不久,3岁的涛涛常到姜堰胡源泰茶庄里来,程国昌经常抱着玩。有一次,涛涛和二伯胡增麟家的比他大6岁的胡锦东玩,比赛谁先爬上扎茶叶包儿的高高的丝草堆,结果3岁的涛涛先爬上去。涛涛头几乎碰到屋梁,正坐在上面得意呢,正巧被程国昌看见了。程国昌着急地说:“涛涛,快下来!你爬到天上去,还要做皇帝呢。”丝草堆上的涛涛得意地咯咯地笑。后来,胡增麟知道了这件事,还批评程国昌不应让孩子爬。还有一次,涛涛和伙伴们爬上了一堆圆木头,当他们在上面玩得正得意时,那堆圆木头突然轰隆隆地一根根滚下来,声响很大,情急万分,大家都吓呆了,幸好有惊无险。

1946年左右,李文瑞常常带着四五岁的涛涛在胡震泰茶庄玩耍。当时涛涛非常惹人喜爱,不少顾客一边买东西,一边逗他玩,店内常常传出阵阵笑声。
家住江苏省无锡市锡山区山北乡惠龙新村勋民居委会的黄文秀,是李文瑞的二舅母,比李文瑞大两岁,是小学里的同学。1947冬,她和丈夫周仲山离开曲塘去泰州,在李文瑞家附近,大浦小学东边开了一家米店,1948年去了无锡。李文瑞告诉二舅母黄文秀,自己第一胎是双胞胎,涛涛先生下来,发育良好,后生下来的女孩发育不全,生下来不久就死了。黄文秀夫妻俩戏谑地说:“李文瑞怪不得生双胞胎,家住在多儿巷嘛!”



黄文秀说,涛涛和后来生的锦蓉、锦莱的名字都是李文瑞起的。胡增钰是文化人,在自己的名字上做了很多文章。他按家谱的字牌应是增字辈,在读高中时名字用的是增玉,后来写成增钰、振毓了。涛涛出世后,胡增钰要请人取个好名字。李文瑞师范毕业,文学的功底不错,儿子的名字何劳他人?(待续)


王世庆(1919-2013)                  


程国昌(2002年82岁)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