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数据显示疫情前9个月有超过4000死亡人数未有公布


 
(大中报/096.ca讯):根据环球邮报的报道,根据最新的全国数据,疫情爆发后的最初9个月,加拿大的死亡人数远多于官方公布的确诊死亡数字,在报告死亡病例数相对较低的省份,死亡人数尤其明显高出。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多伦多大学实验室医学和病理生物学教授莫里亚蒂(Tara Moriarty)对有关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虽然去年春夏季,官方公布的确诊死亡个案大多在安省和魁省,但在加西地区,超过趋势性预期的所谓“超额死亡” (excess death)的发生率,远远超过仅病毒造成的死亡。全国可能有超过4,000例与疫情有关未报告的死亡个案。
 
莫里亚蒂指,统计数据表明,有些省份可能在无意间少计算了死亡人数,而一些省政府当局辩称,这种差异可能是由于成百上千的病患因疫情原因避免去医院而死于家中,但不论确切原因是什么,出现超额死亡数字都表明,一个国家的死亡人数比之前预期的要多得多。
 
2020年3月至11月期间,有超过4,000宗死亡个案超出了新冠病毒统计数据可以解释的范围。
 
在这段期间,利用存在新冠病毒抗体的血液样本中来估计病毒在人群中转播的最大程度,再与加拿大已知的染疫病死率进行相比,莫里亚蒂发现了额外4,239例与疫情相关而未报的死亡个案。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在安省,莫里亚蒂发现2020年3月1日至6月30日期间,本省报告的死亡人数为4,126人,但这一时期,官方染疫死亡人数仅为2,672人,这意味着有1,454人死亡原因不明。
 
莫里亚蒂的分析发现,在此期间,原因不明的死亡人数中有三分一发生在长期护理院,而近三分二的人死在家中。
 
另一项研究发现,在2020年1月至5月期间对火葬进行的统计中,安省有1,600例原因不明的额外死亡。

 
莫里亚蒂的分析发现,西部省份报告的死亡人数之前的差异更大,而魁省在2020年3月至11月期间实际报告的染疫死亡人数超过了总死亡人数。
 
安省卫生厅不会报告通过接触者追踪和征状分析的疑似病例,而只报告通过核酸测试(PCR)的检测确诊个案。因此,安省任何可能因感染而死亡的人都不包括在官方统计中。
 
不过,莫里亚蒂指出,其中还有手术取消或推迟的影响,目前安省的手术已接近25万例。另外,一些有严重健康问题的人可能由於担心感染疫情而避免到医院接受治疗。
 
还有一种可能性是,官方系统没有记录所有因新冠病毒引起的死亡,因缺乏征状或死者有其他预先存在的健康问题。
 
莫里亚蒂发现,在去年3月至11月之间,卑诗省的超额死亡人数,是报告的确诊死亡人数的6倍,萨省则更高达10倍。这些数字表明,在加西地区,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比官方的估计多至少数百人。
 
为了更清楚地了解疫情造成的实际死亡人数,莫里亚蒂分析了加拿大统计局从疫情开始到去年11月中旬汇编的数据,还在分析中减去了鸦片类药物危机造成的致死人数,结果令人惊讶。莫里亚蒂发现,在这9个月期间,卑诗省虽然采取了措施控制滥药危机,但仍然有1,650宗超额死亡,而官方公布的确诊死亡个案仅为290宗。 在最易感染新冠的64岁以上成年人群中,有1,099宗超额死亡。
 
在萨省,这种差异更为明显:超额死亡为293宗,而官方报告的确诊死亡个案仅为29宗。阿省和安省的超额死亡人数也比官方公布的确诊死亡人数要高得多,分别为1049宗对401宗和4,037宗对3,372宗。 总而言之,莫里亚蒂的计算显示,除魁省以外,全国的超额死亡个案较确诊死亡高出3,000多宗。
 
如果加拿大确有确诊死亡人数被普遍少计算的情况,那么与一些其他国家的情况相符。 美国在去年9月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确诊死亡人数可能被少算了36%。 英国的国家统计办公室也已经承认,第一波疫情期间的超额死亡人数大大超过了官方公布的确诊死亡人数,原因是检测量有限及对新疾病缺乏经验,导致卫生当局漏掉了大量病例。
 
一些加拿大研究人员,包括多伦多圣米高医院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杰哈(Prabhat Jha),自去年春天以来就提出确诊死亡人数被少计算的可能性。莫里亚蒂说,最新数据表明这很可能是已在加拿大发生的事实。
 
在如此广为宣传的疫情下,为何有如此多的死亡人数未被记入?莫里亚蒂和一些研究人员认为,可能是因为一些生活在卑诗或萨省乡村地区的体弱长者出现非典型的新冠症状,而这种现象在疫情初期没有被充分认识到;另外,某些省份因测试能力不足,未能覆蓋足够地区而导致错过不少病例和死亡个案。其他因素也可能起到一定作用,例如患有慢性病的人士因疫情而减少了医疗服务的使用,这可能导致因其他疾病带来的死亡。
 
对于莫里亚蒂的研究结果,有几个省份的卫生当局在致环球邮报的书面回应中指出,疫情期间的间接死亡,是造成确诊死亡与超额死亡人数之间差距的重要原因。他们在回应中未谈及确诊死亡人数被低估的可能性。卑诗疾病控制中心环境卫生服务科学主任亨德森(Sarah Henderson)指,在卑诗省,死于家中的人口比例,在去年2月至4月间从18%上升到26%,这可能表明疫情阻止了人们去寻求可挽救生命的紧急治疗。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不过莫里亚蒂认为,对确诊死亡人数的普遍低估目前仍然是最可靠的解释。她说,关于到底是什么确切原因导致疫情期间超额死亡人数激增,还需要等待加拿大统计局提供更多有关加拿大死亡人数的详细数字。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