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 (188)
—— 缪荣株:中学时代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姜堰名人》主编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居鸿富说,那时候实际上我们还是小孩子,闹一闹,做一些小动作是常有的事。相比之下,胡锦涛尽管年龄比绝大多数同学小,但是显得要懂事一些,很少像我们一样调皮。1959年,正是大跃进时期,胡锦涛和同学们早春季节到鲍徐、泰西、西冯,等乡下前后挑了一个半月的河。下乡夏收夏种、除四害、挖鼠洞抓老鼠、晚上到乡下草垛打麻雀,从山芋藤中提炼淀粉做糕点,以后又组织到泰州肉联厂大炼钢铁,12人拉一只风箱。
顾佩文说,我们在高二时下乡参加秋收秋种劳动,胡锦涛虽然年龄小,身材不高,但他都是把重活留给自己干,吃饭时都是走在后面。我曾记得有一次在泰西一带劳动,晚上要加班,十一点收工回来领副餐——煮红薯。我们班长从来没有抢在别班前面领过。他虽然在我们班上年龄最小,但是他却是备受大家尊敬的好班长。

2005年10月18日,夏道球回忆当年,认为胡锦涛“政治上比一般同学要成熟”。大跃进时,学生停课,都安排去敲石头,作为炼铁的原料,做土高炉,拉大风箱。一些同学发牢骚,胡锦涛就安慰大家说:“发牢骚没有好处,先干好了再说。”夏道球和胡锦涛两个人抬土时,胡锦涛会把重物往自己这边挪一挪,尽量照顾别人。夏道球清楚地记得初三上学期,他在学校突然发高烧,这时其他同学都已经回家,夏道球一个人蹲在教室里头很晕,十分难受。胡锦涛走过来,问了夏道球的情况,随即主动陪夏道球,一直把他送回家,并向他母亲说了一下夏道球的病情。当时天已经黑了,他才一个人走回家。胡锦涛走后,夏道球的母亲说:“这孩子真好,将来一定有出息。”


十五
 
谢紫东还说:“这三年,我们从少年成为为青年,高中毕业了,我们到扬州参加高考了,这就意味着不能在一间教室同听一位老师授课,要走向四面八方,上大学,参加工作,种地……从老师、家长时时关照的环境走进要自己独立处理事情的环境。胡锦涛、高凤群和我来到扬州瘦西湖畔,一向话不多的胡锦涛同学非常恳切地与我谈论为人处世的哲理,他的一席话语重心长,至今铭刻在我心中。谢紫东说,此后,他刻苦学习,1959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哈尔滨工业大学。

在锦涛任贵州省委书记时,我和几位同事到贵阳出差,有幸在他办公室相见,当时他在自学外语,见到我们时非常热情。他谈到贵州的风土人情,还向我们介绍贵州的旅游景点,还特别和我谈到在贵州的何永清同学的情况。临时我与他合影留念,当年同学之情丝毫未减!

 “沈先生对每个同学都很慈爱。”原泰州市气象局高级工程师夏道球说,“我们都是他的孩子。”1958年秋天,同学们到原鲍徐公社与寺巷公社搭界的工地上挑河,伙食缺少油水,大家从被农民抛弃的花生藤上摘下小花生。有位同学挑出稍大的花生,洗净后送给沈先生。谁料,第二天就有人贴沈先生的大字报,说他违反纪律,吃农民的花生。几位同学听说这事后,一起找到校长澄清。老师影响了我们一生。

居鸿富记得当时的教室外有一棵银杏树,树枝遭雷击时燃烧起来,同学们就会很有兴趣地看着玩。当时,同学们很少有手表的,一些好动的同学就用“阳光测时法”来掌握时间。他们观察照射到课桌上的阳光移动的情况,在某一个位置用笔做上记号,当阳光射到那个位置时,就表明下课的时间到了。(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