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胡锦涛和姜堰》节选 (197)
—— 缪荣株:中学时代

 
 
编者按:在当今的中国,写一部政治名人,尤其是写前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胡锦涛先生和其家族的历史是需要勇气、毅力和责任感的。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泰州市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专栏作家、《姜堰名人》主编缪荣株的作品《胡锦涛和姜堰》,将与世人分享胡锦涛先生和胡氏家族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大中报将陆续刊登此书的一些章节。
 
 
如果你在1956年——1959年就读省泰中的话,你可能不会忘记1958年春天的一个上午,全校师生集中在西操场,胡锦涛代表高二(4)班在大炼钢铁誓师动员大会上发言时的情景。他除了声音宏亮,语言流畅外,是唯一一个没有带讲话稿的人;其他班的同学在惊讶的同时,无不佩服他的口才与记忆力。与他同班多年的同学就清楚地知道,虽然学校布置开会的时间不长,但他已在头一天的晚上,多次琢磨讲稿,反复练习到夜里十一点多钟才休息。上台时,当然从容不迫,现在你在电视上经常看到他在各种场合发表即席讲话就不足为奇了。



 我与锦涛在一起,也有轻松的时候。有一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与潘寿维老先生(当时市泰中的校长,兼教我们班的物理课)打朴克牌四十分,师生共乐,情谊浓浓。锦涛趁潘老不注意,调了一张需要的牌,谁知被忘年交潘老发现了,潘老抓住他的手,笑着说:“你可不要跟我耍小滑头啊!”说着大家笑成一团。

有一次,参加挑河劳动也是我们高中时代不能忘却的事情,其劳动强度对于现在的学生来说可以说不是可思议。1958年秋学期开始后不久,我们便来到当时的鲍徐公社与寺巷公社搭界,叫“翻身河”的工地上。半个月劳动下来没有一个同学手上不起泡,肩上不破皮,特别是由于伙食缺少油水,很多同学大便出血。班主任沈进林老师便悄悄授意团支书谢紫东、班长胡锦涛等人把农民弃在田边已经摘去花生果的花生藤取来,将黄豆粒大小已经无仁的细小花生摘下,留待洗净后吃。锦涛在这些小花生里选了一把“大”的代表全班同学送给沈老师,沈老师不肯吃,说:“你们吃,我吃了可能惹麻烦。”果不其然,第二天“大字报”上了墙,说高二(4)班违反群众纪律,吃农民花生。校领导起初很恼火,后来锦涛等人向周维鸿校长讲明了情况,并说这是同学们的自发行动,与沈老师无关,沈老师才免招非议。

人们可能都看过省泰中59届高三(4)班学生毕业照吧!不少人曾经问我,胡锦涛为什么站在不显眼的第三排左面边上?凡是参加拍集体照,特别是拍过毕业照的人都知道,学生集中不太费事,费事的是要到各老师办公室邀请正在办公的有关领导和所有任课教师,还要安排好他们的座位,那时作为班长的锦涛正为此忙碌着。我记得直到最后一分钟,摄影师已说着“准备开拍”时,他才匆忙站到第三排的边上。现在我班不少同学都珍藏着这张照片,经常回忆这难忘的瞬间。
  
数年前,早已是政治局常委的锦涛到山东考察工作,碰到接待他的原山东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陆懋曾,胡锦涛劈口就问:“您也是江苏泰州人吧!”已经在山东工作几十年,早已改变了乡音的我的堂兄奇怪地问:“您怎么知道的?”“我有个同班多年的同学叫陆懋宗,他与您是同一个‘懋’字排号,遇到他请代我向他问好。”事后,懋曾兄转告人,“胡副主席记性真好,至今没有忘记老同学,不容易。”一时间,在陆氏家族中传为佳话。
             
二十三
 
现在,在省泰中原址,胡锦涛当年在这里上学的教学楼就在银杏树的右边,他的教室在二楼的最右边,里面还保持着原来教室的风格,木头椅子和长条的课桌一排排排列着。墙上挂满了胡锦涛青年时代的照片。(待续)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