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观点/评论:抗疫岂能轻慢人道与公平

 
最近一段时间西安封城,陆续在网上传出一些负面的事情。西安卫健委主任也向那位被拒绝及时救治致胎儿死亡的孕妇,公开郑重道歉。永松路3号院(干部家属院?)的丰富菜食供应,自然也引起了一番议论。笔者印象里的西安人,大气而热情。如今一众百姓被困在寒冷的愁城中,真令人不舍。看样子,西安人要为下个月的北京冬奥运、以及全国的春节安康,作出一番牺牲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西安的人口规模略大于武汉,封城及清零的举措之执行,其难度应不在武汉之下。但武汉的医疗系统、生活保障以及应急社会服务等系统,已然为国家及世人做出了典范,用武汉中心医院急诊室主任抗疫英雄艾芬医生的话说:“西安只需照抄就可以了”。由于新闻和信息一贯的欠透明,外界对西安城里的百姓之辛苦和痛楚,除了想像大概就是怜惜了。武汉有方芳等的一扇窗,内地不少网友大肆抱怨亦为名作家的西安作协主席贾平凹没有丁点声音,幸亏出现了一位年青的调查记者江雪,顶着风险发表了《我的封城十日志》。一介弱女子,总算为古城西安赢回了些许颜面和傲骨。江雪称,“为了表达独立,我愿意承受一些代价”。

 
粗旷僵硬的封城清零,当尚未研发出疫苗时作为应急手段曾经有过功效,但所产生的副作用至今亦为人所诟病。强制清零,是否有蛮干的成分值得商榷,更亦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抗疫手段。抗疫乃治病救人,人性化的对待染疫者及防止常人染疫,是现代医疗和社会服务的基本准则。西安封城的决策依据及过程外界不得而知,但药店不开医院不接受紧急病患,以及居民因饥饿外出寻食遭阻打的现象,说明西安的封城措施僵化离谱得不可思议。河南禹州仅出现3病例亦遭封城,显有应对过当过头之嫌。中国社会向有骄狂过正、偏激极端的风潮习俗,WG的偏激是个典型,如今地方干部为了保住乌纱奉旨硬套蛮行,封舍强作,不惜践踏基本人权、己所不欲皆施于人,与接上峰之欢心。西安心梗病人在6小时的核酸监测结果出来前无法入院救治,结果就是个死。摘一段江雪之感叹:“在这个荒谬的城市,只要不死于病毒,就不算死”。
 
其实荒谬并不专属于内地,看看多伦多和安省,荒谬同样硬要出头显摆。安省一贯地人为控制检测数量,以求数据及政绩的漂亮。最近干脆以造顾医疗人员及第一线人员为名,不再接受普通居民检测病毒,置普通民众的生死于不顾。如果一线人员真有需要,5万检测能力一天内就可将一线人员的检测全搞定。明明是以荒唐的理由人为控制病毒确诊者的数量,却偏要象低劣企业对付血汗劳工那样作自欺欺人的谎言!此外,安省讯速撒出了足够本省每人都能获一支以上的2千万快筛检测盒。试问,又有多少人得到了快测盒?当大多数人得不到防御所需的免费检测盒,政府人员却像发传单那样往人的汽车里塞,荒谬的是第二天或当天,就有人将免费检测盒在网上兜售!联邦卫生部长说,又准备了1亿多支快测盒,但这次须按人头来发放。呜呼,本地政府的官僚主义不作为或滥作为,正是在疫情中对人权作有意无意的践踏,而与所谓的社会公正则更是渐行渐远。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