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政治:外交部说 前往香港民众需保持高度谨慎

 
(大中/096.ca讯)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Radio Canada)报道说,在香港持续拘押、重判媒体人以及民主人士之际,加拿大国际事务部发言人Jason Kung接受加广中文台书面采访表示,自 2020 年 7 月 29 日起,我们已建议在香港的加拿大人保持高度谨慎,因为当地法律存在任意执行和内乱的风险。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他提醒大家,某些在加拿大合法活动和行为在香港可能被视为违反《国家安全法》,包括在境外进行的活动。个人也可能因批评管理当局和/或政策的行为(包括口头或书面陈述)而受到禁令或制裁。对与被禁止或受制裁实体相关的个人的影响仍然未知。

 
此外,Jason Kung还表示,由于《入境(修订)条例》于 2021 年 8 月 1 日生效,特定人士可能会被禁止离境。个人在试图离开香港之前可能不知道他们是行动限制人士。
 
何韵诗被拘事件引发关注
上周,香港警方以《国安法》为由,搜查立场新闻的办公室,并带走了七名前董事以及主编。加拿大公民何韵诗(Denise Ho) (新窗口)也在其中,她在被拘押36小时后获得保释。
 
国际事务部发言人Jason Kung表示,加拿大驻港总领事馆积极与当局接触,并准备好提供可能的帮助。不过,因为涉及个人隐私,无法透露更多信息。
 
他还重申,加拿大将永远站出来支持媒体的民主和自由。
 
麦吉尔大学网络安全教授Benjamin Fung表示,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现在香港的状况也是如此。如果你遇到法律方面的问题,他们可以将持加拿大护照的港人当作中国人处理。

 
资深加中关系专家玛格丽特·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则介绍说,加拿大政府去年八月任命了新的驻香港总领事白静芳(Rachael Bedlington),她是职业外交官,曾经多年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馆工作,并担任过驻广州总领事。更为重要的是,她还担任过加拿大外交部的人权政策负责人。
 
麦凯格-约翰斯顿说,她(白静芳)既了解中国事务,也对人权事件非常熟悉。所以,很幸运,在人权议题如此重要的时刻,由她来出任驻加拿大香港总领事。
 
领事服务非常重要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就她所知,加拿大的使领馆在海外为本国遇到法律麻烦的公民提供法律帮助,通常还有领事探视权。
 
2014年,加拿大传教士加勒特夫妇(Kevin and Julia Garratt)在丹东遭到逮捕。人们相信事件与加拿大应美国要求引渡华裔情报骇客苏斌有关。直到两年后,苏斌案尘埃落定,凯文·加勒特先生才被中国"驱逐出境"。

 
他们后来著书,描述在中国监狱的情景,称"那是我们最担心害怕的日子"。而每个月的领事探望,对他们的心理稳定非常重要,那是他们与外界的唯一联系。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还表示,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鲍达民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每个月都是亲自前往探望两名麦克,而他的沉稳个性也令人感到放心。当然,鲍达民和加拿大的外交人员也竭尽全力最终令两名麦克获释。
 
直到现在,总理特鲁多还没有宣布新的驻华大使任命,不过,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希望能够任命一位专业的外交官担任这个重要职务。
 
香港未来:另一个大陆城市?
上周五,香港民意研究所在《立场新闻》及《众新闻》停运之后首度发布民意调查,超过60%受访者认为,香港新闻及资讯并不自由;另外,54%受访者认为,这两家网媒停运,会降低对香港政府的问责及其廉洁度。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社会工作学院教授殷妙仲接受加广中文采访时表示,香港正逐渐失去了之前的活力与创新。

 
殷妙仲说,很多人或许期待香港在政治媒体方面受到中央的控制,但经济依然能够发展 —— 因为中国大陆的一些城市就是这样。但香港的优势在于它的自由市场和经济。接下来,经济上香港会进入一个调整期,因为各方面的急剧变化,国际资本是否会继续支持?第二,离开香港的人会增加。目前是疫情期,人们还需要做些必要准备,比如卖楼,相信疫情之后离开的人会加快。第三,社会整个气氛按照香港政府的说法是稳定了,因为如此高压之下,也就没有不同声音了,但民怨只是被强压下去了,而不是没有了,香港整个社会矛盾没有解决。深层次问题是中存在,会不会有一天控制松动一下,民意有会重新抬头。2019年的民意还是很强大的,民愤还在,香港政府在接下来两三年如何疏导呢?
 
而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认为,中国政府目前对香港的做法会扼杀香港的创新和活力。有些人觉得,香港未来甚至可能不如上海,成为一个中等大陆城市。
 
港人或必须面对艰难调整期
周一,中港媒体报道,曾任新疆武警总参谋长的彭京堂被习近平任命为驻港解放军部队司令员。

麦凯格-约翰斯顿女士表示,这非常令人担忧,香港人现在应该明白,中国政府是在恐吓香港,要把香港人变成大陆人 —— 也就是变成非常服从、顺从(Obedient and subservient),服从警方和政府的所有命令。

 
麦凯格-约翰斯顿说,但香港人不是这样的,他们曾经有自由和自主意识。在香港任命前新疆警察高层,很可能会给香港带来更大力度的监督,对敢于发声的香港人更多压力,比如加强对民众的监控,比如对互联网的限制、对媒体控制,再比如,慢慢消灭当地的语言和文化。香港很多小生意或是商界人士,对香港一度的大规模上街抗议是有怨言的,觉得影响了生意,希望社会‘稳定 ’—— 但我可不觉得这些港人想要的是‘新疆式的稳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