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社论转载:联邦保守党党领的竞选呈现多种“蓝色”
Worth Repeating:Finally, a Conservative leadership race with more than one shade of blue

联邦保守党党领的竞选最近被两个话题所主导:人们一致看好的领先者溥礼瑞(Pierre Poilievre)举行的拉票集会上的支持率;以及溥礼瑞和他的主要竞争对手庄社礼 (Jean Charest)之间的激烈争吵。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蒙特利尔银行客户无法证明电子转账不是自己的错 损失数千元
移民,还是入籍? 到了选边站队的时刻了!(观点)
温哥华一华裔男子因种族主义涂鸦而被指控煽动仇恨



在奥图尔(Erin O’Toole)2月初被其党核心小组投票淘汰后的第三天,溥礼瑞就第一个宣布自己为党领候选人。他正在进行有效的社交媒体宣传,并成功组织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大规模拉票集会,其支持者有时多达数千人。
 
庄社礼在那之后一个多月后加入党领竞选。在经历了一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初期之后,他对溥礼瑞展开了猛烈的攻击。最值得注意的是,他指责溥礼瑞不适合做党领的理由是:溥礼瑞支持卡车司机组织非法封锁主要边境口岸并围攻渥太华市中心。
 
溥礼瑞和他的发言人立即反击,指责曾担任前副总理又担任三届魁省自由党党领的庄社礼是一个善于伪装的自由党人,是一个摇摆不定的保守党人。
 
所有这些都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党领竞选。但是,它分散了人们对竞选中另一个发展的注意力:一场为保守党的灵魂而进行的斗争,这场斗争既是早该进行的,也是广受瞩目的。
 
这场斗争的根源在于2003年加拿大联盟党(Canadian Alliance,前身为改革党)和进步保守党的合并。它们共同组成了加拿大保守党。

 
但称其为"合并"(merger)并不准确。它是民粹主义的、以西方人本位的加拿大联盟党对进步保守党的接管。如今,保守党的定义是对渥太华和加拿大中部"精英阶层"的深刻怀疑,对碳定价和枪支管制的强硬反对,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毫无疑问的支持,以及对加国总理特鲁多近乎仇恨般的不满。
 
在过去的两次党领竞选中,能投票的保守党成员由牢骚满腹,思路狭隘的利益集团所主导,这在更广泛的加拿大选民中并不受欢迎。
 
这就是为什么溥礼瑞能够质疑庄社礼的保守党身份,尽管庄社礼曾经在1993年担任进步保守党的党领,并且在前总理穆罗尼(Brian Mulroney)政府时期担任副总理和政府科技部长。 不过,1998年,庄社礼离开联邦,转而担任魁省自由党党领。
 
这也是为什么奥图尔在2020年的党领竞选中把自己描绘成一个"真蓝"(true blue,意为绝对忠诚的)保守党人。他在竞选中反对碳税和枪支管制,并在用于选择领导人的排序投票中与两位强硬的右翼社会保守党人结盟,从而赢得了那场竞选。
 
奥图尔下台发生在2021年的联邦选举活动后。为了使自己对安省和魁省的选民更有吸引力,他突然宣布自己赞成碳税,并违背了取消特鲁多政府对半自动枪支禁令的承诺。当他在2021年联邦大选中失败后,他的改弦更张使他失去了党领宝座。

 
令人耳目一新的是,在目前的党领竞选中,领先的候选人都没有试图缓和自己的态度。
 
溥礼瑞就是这样的一个民粹主义者,利用民众对渥太华和特鲁多自由党的愤怒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他正试图通过招募那些对高房价感到焦虑的人来扩大保守党队伍,包括年轻人和城市居民。
 
他还多次利用庄社礼支持碳定价和枪支管制的事实,让人们注意到庄社礼是保守党的异端。
 
然而,庄社礼并没有否认这些。他没有追随奥图尔的后尘,致力于那些在草原省份以外地区不得民心的竞选纲领。他并不掩饰他对碳定价和排放控制的支持,同时他也愿意推动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气开发。他没有逃避他对枪支管制的支持。他甚至还在推动政府的扩张,承诺为父母提供更广泛的儿童支持。
 
溥礼瑞正试图接触到更多思路狭隘的愤怒选民,这些人在哈珀于2015年底辞去党领职务后一直在党内占主导地位。

 
庄社礼正在努力吸引那些曾经与进步保守党保持一致的人,而这些人如今在自由党或保守党中都找不到自己的正确位置。
 
在一段时间内,保守党人首次能在一种以上的“蓝色”(忠诚度)中进行选择。

编注:以上是加拿大全国发行的最大日报——《环球邮报》发表的社论。大中资讯编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