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北京以防疫之名重走文革的老路(观点)

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风靡全中国的疯狂运动是由红卫兵带头掀起的。一是他们秉持有最高指示,二是他们以革命的名义操行各种非法的激烈的反人道行为。文革的荒唐已被世人认为不可思议,很多人不敢想象文革有可能会再临。可笔者不以为然,很久前就确信只要文革的土壤存在,文革的再现也就不必诧异。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美国高等法院的堕胎权判决草稿泄漏 联邦保守党临时党领下令保守党议员不得评论
特鲁多与伍凤仪和刘思慕连麦 线上庆祝亚裔传统月
多伦多4月房屋销售量比上月暴跌27%,均价下降10万



如今在中国内地吆五喝六行为粗野的白卫兵(大白),不仅奉有官方上级的撑腰指挥,还拿高额薪贴,其中更参杂警察或军队人员罩蒙一身大白,直接管控或武力对付居民。当然,也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名义:防疫。

红卫兵奉中央文革旨意,由破四旧揪修正主义分子及反革命作为舆论和社会造势,对中共最高领导的党内政治对手及社会平民进行打击,并瘫痪某些权力机关以方便最高领袖意属的夺权。可今日的大白妥妥是官方或准官方的组织,由官方安排精准、全面地对居民采取行动。大白违宪地限制居民的人身自由,把居民封锁在居屋内,无法外出购买食物和必需品,或放风。居民需药就医也必须先过大白这一关,须先向居委申请批准,120求救亦须排队等待,即便到了医院亦须先过繁琐冗长的核酸检验这一关,能否及时得到诊疗大概率拿不准(朗咸平在上海的母亲等其它一些非病疫的次生灾难之死亡案例为证)。政府当局也许可以将之归因于非常时期的不幸事故。以大上海的发达富庶,居民吃不上饭、就不了医,绝对是史无前例闻所未闻!





试问这种人为操弄推动的非常时期,第一是否必要?这次流行的Omicro与武汉初疫的病毒特性完全不同,虽然其传播速度高,但重症率极低几乎如同轻感冒,为何非得如此大张旗鼓地折腾?前几天福奇宣布美国过了大流行,但病毒仍存在。第二,全球进入lock down 的国家城市并非只有中国,又有谁因防疫而撤销或瘫痪必要服务和城市应急响应?两年前在武汉没经验倒也罢了,但经历了武汉、西安、吉林及云南瑞丽等地的封锁,仍旧蛮横粗燥非理性地“清零”,除了愚钝蛮憾究竟为何?当上海2600万人一片哀号之中,当局仍铁了心地指挥大白继续围困中外居民,除了缺失最基本的人道意识,恐怕另有所图。

内地官员的水准低下本不奇怪,但今上身边的智囊专家或南书房行走们也躺平了么。他们难不成也像普京的手下那样,无心向上提供真材实料,只喂送讨今上龙心愉悦的信息?国产疫苗的技术特性不足以有效对付新冠尤其是其的变种,这已被证实有些时日了,要不高于全国百分之八十多接种率的上海,为何会有如此的大爆发? 国产疫苗不行,虚心学习潜心研究加以改进,什么时候都不晚。但国际上的抗疫经验,远的如欧美也就罢了,近在咫尺的日本前阵子每日确诊几十万、韩国月前曾达47万/日确诊,人家也没过分恐慌,现在不也开放经营正常生活了么。哪像内地,南昌和芜湖等仅一两例确诊就让上千万人进入封锁,也太紧张冒进了。当封城疯狂防疫,成为一项保乌纱、向上表衷心的政治运动,国家的未来民族之命运又岂能乐观?



封城封门的极端防疫,令生产运输商业经营停顿、国内国际供应链破断、国家经济陷入崩溃;民生困顿,居民吃不上饭上不了医院、生存艰难。根据观察,现时的紧张或混乱状态其实正合当局之意。一来可调动人马进行异地管控、或者不作宣布暗地军管夺权,以便最大程度实际掌握和行使权力。以防疫之名,行政治斗争和管控民众的社会运动之实,这是老共的一大发明。以防疫为名操权管控太方便了,这比文革的阶级斗争和以革命的名义好使得多,用红码或黄玛就可不费吹灰之力把人按住控制,永不摘帽比扣个反革命的帽子还轻松,且还自以为不那么火暴气。至于人民的基本宪法权利和正常生活则根本不在意,国家经济的损失也不在话下,一切着眼于今上中国模式的成功发扬,为在中共二十大牢牢掌握话语权、并在人事和卡位上顺利前行。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