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国2022最新人口普查显示: 生活成本移民增长导致独居和几代同堂成主流
Roommates, multi-generational homes rising amid living costs, immigrants increase

(大中网/096.ca讯) 据加通社报道说,加拿大统计局7月13日(周三)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加拿大现在独居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与此同时,与人合租和多代同堂家庭以及只同居不结婚的家庭数量也在迅速增加。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魁北客居民启动集体诉讼 要求加拿大电信巨头Rogers赔偿每名用户400元
在卑诗召开的加拿大省长会议要求联邦将医护拨款份额增至35%
福特试图通过安省自主移民方式以解决劳工短缺

 
加拿大统计局表示, 2021年独居人口上升至440万,远高于1981年的170万独居人口,到2021年,大约15%的15岁及以上成年人独居,这是加拿大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比例。
 
2001年加拿大独居人数占25.7%。成年人独居的比例占13.9%,而这样的比例在1951年只占1.8%。
 
统计局表示,这样的数据已经让加拿大和英美等国站成一列,而法国和德国独居家庭所占比例更高。
 
由于老龄化人口问题,独居家庭增长最快的是大西洋省份,增长速度比整个加拿大快了两到四倍。
 
由于相比男性,女性平均寿命较长,所以独居的概率也更高一些。但是,老龄女性独居的比例却有所下降。
 
当阿塔纳西奥(Gina Athanasiou)的父亲在2016年去世时,她意识到她的母亲在加拿大和希腊之间奔波了大半辈子,没有足够的养老金来支付多伦多住宅的飙升费用。
 
解决办法是什么?阿塔纳西奥是一名房地产经纪,她邀请母亲搬到她与丈夫和孩子居住的东约克的房子里。

 
阿塔纳西奥说:"如果没有我们的陪伴,我母亲不可能在在多伦多经济上独立生存下去。"
 
加拿大统计局7月13日(周三)公布的最新一批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将阿塔纳西奥一家三代人置于同一屋檐下的生活安排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虽然数据显示独居的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但室友住在一起或一家多代人共用一个房子的家庭比例正在迅速上升。
 
在过去的 20 年中,由一个家庭的多代人、两个或多个家庭共同居住或一个家庭与他们可能不相关的人共同居住的房屋数量增长了 45%。
 
这些家庭在2021年达到近一百万,占加拿大家庭的7%。
 
2021年,接近十分之一的14岁以下儿童与他们的祖父母中的至少一人生活在同一个家庭中,比2001年增长7%。
 
在去年与祖父母一起生活的553,855名儿童中,93%的儿童与至少一名父母和至少一名祖父母一起生活。

 
加拿大统计局高级分析师加尔布雷斯(Nora Galbraith)说:"如果我们把目光锁定在各省和地区,努纳武特地区5岁以下的幼儿中,接近三分之一的儿童与他们的祖父母之一生活在一起,这在加拿大是最高的。"
 
"最低的是在魁北克省,仅为5%,所以这反映了不同的文化偏好,以及不同的住房和经济状况。"
 
经济学家和人口学家将这种趋势归因于工资没有跟上生活开销的飙升,以及移民和房价的上涨。
 
加拿大房地产协会(CREA)表示,5月份的房屋平均售价为711,316元,比上年同期的687,595元增长了3.4%,远远高于人们几年前的购房价格。
 
Rentals.ca网站的数据显示,6月份加拿大的平均租金达到每月1,885元,比去年同月增长9.5%。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许多人与室友住在一起,往往比他们的父母住得更久。

 
例如,奥托(Aaron Ottho)从未想过他在40岁时还会和室友一起租公寓,但在庆祝他的第四个十年后的几个月,他发现自己正是处于这种情况。
 
今年4月,这位温哥华的营销专家搬进了他自大学以来的第四个租房单位--迄今为止最昂贵的租房单位,和他的许多朋友一样,离他的购房梦想还很远。
 
奥托说:"人们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结婚和定居,因为当他们支付那么多租金的时候,他们对自己的生活或事业没有安全感。
 
"我认识的人几乎都在租房。"
 
人口普查显示,2001年至2021年期间,室友合租的房屋数量增加了54%,是所有家庭类型中增长最快的。
 
与室友合租的房屋在大型城市中心的市中心地区更为普遍,特别是在大型专上教育机构所在的城市。
 
智能繁荣研究所(SPI)政策和创新高级主管莫法特(Mike Moffatt)注意到,在这次普查和上一次普查之间,一些最有趣的变化影响了20多岁和30多岁的人,他们很容易与室友一起住在小型公寓单位或柏文。

 
2021年的人口普查显示,在20至34岁的加拿大人中,有39%的人没有父母,但与配偶、伴侣或子女住在一起,低于2001年的近50%。
 
这个年龄组的人至少与父母一方、室友或单独居住的人数同时从2001年的51%增长到2021年的61%。
 
莫法特和阿塔纳西奥都认为,移民是助长这一趋势的一部分因素。
 
他们发现,具有外国血统的第一代加拿大人有时不会像当地人那样组成和生活在核心家庭中,因为在他们的文化中,孩子与父母一起生活是更传统或更容易接受的。
 
阿塔纳西奥说:"在希腊人的文化中,孩子们在结婚前留在家里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同的住房结构和高房价的结合意味着许多加拿大人晚婚晚育。
 
莫法特说:"没有人愿意住在父母的地下室里抚养孩子。我们注意到20至30岁的人的结婚时间推迟了。"

 
当人们有了孩子后,阿塔纳西奥注意到他们不想离家太远。她的许多30多岁的客户们在他们的父母附近租房或买房,这样祖辈还可以协助照顾孩子。
 
"对于千禧一代来说,这更像是啃老,而对于我们这一代来说,是我们在照顾父母。"
 
总理特鲁多在安大略省京士顿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当我们对住房进行历史性投资时......我们是在所掌握的知识和信息的基础上进行的。在数据和事实的基础上制定政策,是加拿大人所理解的至关重要的事情,也是前进的方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