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网络“润学”热议之际,出国越来越难
Beijing starts to prevent its citizens from leaving China

中国严格的“零新冠病毒”政策以及上海和其他数十个城市的严厉封城措施在网络上引发了对“润学”(用脚投票。)的广泛热议。 但即使在申请出境的中国公民人数创纪录的情况下,离开中国变得越来越难。

China's strict "zero-COVID" policy and draconian lockdowns in Shanghai and dozens of other cities have sparked a widespread discussion online of "run-ology." (vote with your feet). But amid a record number of Chinese citizens heading for the exits, it's getting harder and harder to leave the country.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安省一家庭旅行因姓名拼错一个字母损失6000元预定机票
统计局:加国高学历女性毕业生更有可能获得CERB
加拿大首次!多伦多儿童医院医生如何在一年前为12岁的孩子植入人工心脏



(大中网/096.ca讯)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说,2017 年,当加拿大华裔亿万富翁肖建华在香港一家酒店遭绑架时,在世界另一端的波兰,莱斯佩兰斯(David Lesperance)的电话不断响起。

莱斯佩兰斯先生来自安大略省,专门帮助富人获得第二本护照,并将他们的业务和资金转移到海外,以远离敌对政府的控制。 或者,正如他所说,“保护你本人和你的资产。”

对于许多中国富豪来说,被绑架时身价约为 45 亿美元的肖先生已为他们敲响了警钟。

当时肖已将大部分财富转移出国,持有加拿大和安提瓜护照,并避开中国大陆,在名义上自治的香港开展业务。但最终,这些都不足以保护他免受中国政府的迫害。

当这位大亨本月终于在上海接受审判。莱斯佩兰斯说,他看到中国富人想要避免他的命运的询问再次激增,他们担心自己的逃跑计划也会落空。

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2012 年上台以来,许多曾经认为自己谁也动不得得精英人物都被卷入了他所开展的全面反腐运动,或最近针对科技和金融行业的打压行动。



莱斯佩兰斯先生说:“当他们将目标对准马云时,有很多人说,'我没有马云那么厉害,所以我最好早做打算。”

他指的是在 2020 年底与北京发生公开争执后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的电子商务的创始人,阿里巴巴的老板。

中国严厉的“零新冠病毒”政策导致上海和其他数十个城市实施了严厉的封锁措施,这也让许多有钱或没钱的中国人考虑搬到其他地方。

上个月,上海游戏公司 XD Inc. 的亿万富翁联合创始人黄一猛表示,他因家庭原因准备离开中国。 这一消息在网上引起了广议,许多人提到了黄先生在上海封城的亲身经历,以及政府对游戏行业的严厉打击。

根据投资移民咨询公司 Henley & Partners 的数据,今年将有约 13,000 名高净值资产人士离开中国和香港,几乎与预计离开俄罗斯的 15,000 人一样多。他们将带走数十亿美元的资产,由于葡萄牙、新加坡和一些加勒比国家慷慨的居留或公民计划,他们将这些国家作为首选目的地。



总部位于南非的咨询公司 New World Wealth 的研究主管 Andrew Amoils 表示,“富人的流动性极强,而他们的迁徙趋势可以影响国家的未来。”

“富豪移民对中国影响非浅,”他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写道。 “过去几年,该国的总体财富增长一直在放缓。 因此,最近 [高净值人士] 的流出可能比过去更具破坏性。”

这可能就是中国政府对那些试图离开的人设置障碍的原因。

中国拥有世界上最严格的外汇管制,公民每年只能兑换 50,000 美元,并且对大多数海外交易都有严格的上报要求。 虽然拥有外国居留权或公民身份的人可以更轻松地将资金转移出国,但在当前环境下这样做可能会惹恼中国政府。

“你得尽快脱身并尽可能将资产转移出境,机不可失,”莱斯佩兰斯先生说。 他补充道,让你牵挂得不仅仅是钱,指出中国会利用出境禁令来惩罚那些它认为已经逃往海外者的家属。



2018 年,美国的兄妹Victor 和 Cynthia Liu 曾前往中国看望生病的祖父后,被困在了中国。 他们的父亲、面临欺诈指控的交通银行前官员刘昌明于 2007 年离开中国,但他的孩子们坚称他们与刘先生没有联系,也无力让他返回中国。

他们终于在去年被释放,显然是因为美国检察官解决了针对华为高管孟晚舟案件,该案的了断这也促使被拘留的加拿大的两个迈克尔获释。

即使只是暂时离开这个国家也变得更加困难。

今年早些时候,北京宣布严格限制所有“非必要”的海外旅行。 虽然表面上以抗击 COVID-19 为名,但这些限制的出台恰逢出境旅行的激增和网上对“润”的广泛讨论,该词用于表达离境的愿望以及一些实用技巧和策略。

根据国家移民局的数据,2021 年中国仅签发了 63 万本护照,约占 2019 年签发数量的 2%。 申请人必须证明其迫切需要旅行,例如工作机会或外国大学的录取书。



也有报道称,移民局工作人员在中国游客回国时剪掉了他们护照的一角,阻止他们再次离境,尽管 移民局否认有这样的政策。

27 岁的上海居民 Eva Li 告诉《环球邮报》,她曾在 6 月份尝试更新护照,但遭到拒绝。

“我告诉他们我的护照即将到期,我想换一本新的,”她说。 “我有一张 [美国] 的 10 年签证,他们说不可能续签带有旅游签证的护照,因为现在的政策是人们应该避免不必要地出国。”

李女士说,她担心出国“可能只是未来的一个梦想”。

“我确实想多旅行,”她说。 “说实话,我很想明天就走,但怎么走?”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