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皇家骑警总长回答国会委员会聆讯时否认渥太华政治干预新省造成22死亡的枪杀案 称是误解
Both Lucki and Bill Blair denied interfering in the RCMP investigation of the Nova Scotia mass shooting at a Commons committee hearing

(大中网/096.ca讯) 据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说,加拿大议会公共安全委员会7月25日(周一)召开会议,探讨加拿大皇家骑警在调查 2020 年 4 月新斯科舍省枪击事件时是否存在政治干预。
 
2020年4月18至19日,新斯科舍省发生一起杀戮事件,51岁的沃特曼(Gabriel Wortman)冒充警察杀害了包括警察在内的22人,伤害3人,纵火多栋建筑。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不用担心被忽悠而头脑发热 卑诗省准备实施买房3天冷静期
一些断网的非罗渣士用户也能获多达5天的信用补偿
“罪”有应得!网络和手机瘫痪重大事故后,Rogers终于将首席技术和信息官炒鱿鱼

 
事件发生后的两个星期不到(即2020年5月1日),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政府宣布,将禁止拥有、销售以及进口1500种型号的“攻击性武器”, 包括在新斯科舍省枪击案中使用的武器。而推进枪支管制措施是自由党在2019年竞选时做出的承诺之一。
 
加拿大皇家骑警总长勒基(Brenda Lucki)将电话会议的误解归咎于她曾向新斯科舍省大规模枪击案调查人员施压,要求他们公布敏感信息,以利于自由党政府即将出台的枪支管制立法。
 
7月25日(周一),骑警总长勒基在议会公共安全委员会作证时,否认她曾敦促同僚公开新斯科舍省枪击案凶手沃特曼使用的武器细节,并否认这种压力来自当时的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Bill Blair)和总理特鲁多。
 
勒基说:"我没有干涉围绕这一悲剧的调查。具体而言,我没有被指示公开发布有关凶手使用的武器的信息,以帮助推进长期未决的枪支管制立法。"

 
前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在勒基之前作证时,也否认了勒基受到来自自己和总理办公室(PMO)的压力。
 
加拿大皇家骑警副总长坎贝尔(Darren Campbell)的手写笔记中发现,勒基向当时的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和总理办公室承诺,警方将发布这些信息,因为这与正在制定的枪支管制立法有关。
 
警长坎贝尔的笔记得到了加拿大皇家骑警公关主任斯坎兰(Lia Scanlan)以前的委员会证词的支持,描述了4月28日新闻发布会后的一次有争议的电话会议,沮丧的勒基责备同僚不公布沃特曼的枪支信息,声称她已经向布莱尔和总理承诺将公开这些信息。
 
勒基将这一丑闻归咎于电话会议期间的误解,解释说她已经告诉布莱尔,4月23日给该部的一份机密备忘录中详细列出了从沃特曼住所查获的枪支清单,这些信息将于4月28日公布。
 
勒基说:"当我的公关团队告诉我(缴获的枪支清单)将包括在(4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将这一信息反馈给布莱尔部长的办公室主任和公共安全部的副部长。"

 
当时,在这种情况下,勒基作证说她很不高兴,因为她已经向布莱尔保证关于沃特曼枪支的信息将被披露。
 
她说:"由于误解,情况并非如此。我觉得我误导(misinformed)了部长,进而误导了总理。"
 
骑警一直没向公众发布有关枪击案武器的讯息,包括加通社在内的媒体当时在法院曾争辩要查看这些讯息,最终于同年11月才透过资讯获取法才向外发布,公告显示凶手的枪支是在美国非法购买的,然后走私到加拿大。
 
勒基作证时称,如果被告知公布信息会危及调查,她就不会做。
 
她说:"如果我知道我的话和我的做法有这样的影响,我肯定会尽快把事情处理好。"
 
然而,在那个的电话会议中,其他人有不同的回忆。



 
退休的加拿大皇家骑警成员和前新省指挥官伯格曼(Lee Bergerman)告诉委员会,她感到勒基 "钻牛角尖了"(blindsided),认为勒基对同僚的行为是不恰当和不尊重的。
 
前指挥官伯格曼作证说:"她(勒基)说话的语气和她对我们所有人说的话都表明她并不高兴。"
 
她作证说,警长坎贝尔和公关主任斯坎兰都对勒基的行为感到特别不满,另一名皇家骑警副总长莱瑟(Chris Leather)也感到 "大吃一惊"。
 
莱瑟作证说:"那次电话会议在时间上非常引人注目,在悲剧发生后仅10天。"
 
"电话内容充满了情感,专员勒基还提到了悬而未决的枪支管制立法。"
 
前指挥官伯格曼随后打电话给副指挥官布伦南(Brian Brennan),表达了对勒基的失望。
 
伯格曼说:"这次电话会议和内容是专员的一个非常大的失误,我认为她没有意识到她的话对我们的工作人员产生了影响。"

 
在被保守党委员会成员丹乔(Raquel Dancho)询问时,勒基称自己不记得对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承诺"过什么
 
她说:"我可能有--我不会质疑警长坎贝尔的回忆,但那是在确认要求我提供的信息的情况下。"
 
不过,勒基质疑公关主任斯坎兰的证词,她认为自己没有说过被高层施压以发布信息的话。
 
勒基说:"不,我不记得说过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她是否有误,因为我的记忆里不是这样的。"
 
前指挥官伯格曼不同意勒基的说法。他说:"电话会议内容是同僚们不了解大局,部长有压力,要求公布大规模伤亡事件中使用的武器的口径、品牌和型号。"
 
伯格曼还特别记得勒基提到与即将出台的枪支管制立法有关的承诺。
 
委员会成员在当天早些时候听取了时任公共安全部长布莱尔(现任应急准备部长)的发言,布莱尔否认他和总理向专员勒基施压。

 
布莱尔作证说:"在任何时候,我都没有指导加拿大皇家骑警的任何行动事项,包括公共通信。我没有要求他们发布任何具体信息,当然我也没有得到他们会这样做的承诺。"
 
布莱尔在2020年4月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担任公共安全部长,他否认了对政府依靠这些信息向加拿大人证明加强枪支管制的必要性。
 
他还声称,特鲁多政府的早期就有加强枪支管制的决心。
 
布莱尔作证说:"新斯科舍省的悲剧只是巩固了我们的决心。"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