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安省卫生厅长坦言没有快速的解决急诊科和重症监护室被临时关闭方案
No easy way to stop ER and ICU closures: Ontario health minister

(大中网/096.ca讯)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说,由于人员短缺,安省的部分医院急诊科和重症监护室被临时关闭,安省卫生厅长琼斯(Sylvia Jones)坦言没有快速的解决方案。
 
省长福特和卫生厅长琼斯因为此事一直饱受反对党批评,在7月医院危机加深时一直保持低调。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违反性协议不戴避孕套,卑诗省男子性行为会构成性侵
从一分钱逃税的耻辱,到十元钱头像的荣誉
中国纪录片《二舅》是中共宣传机器洗脑的经典(观点)

 
琼斯在6月2日省选结束后获得卫生厅长一职,在8月初长周末看到十几家小型医院关闭急诊科后,她打破了沉默。她在8月2日(周二)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是一个全国性和国际性的人手短缺问题。"
 
这些医院包括安省Perth, Listowel, Seaforth 和Bowmanville,他们暂时关闭了其重症监护室,并在长周末将病人转移到其他医院。大型医院也不能幸免:两周前,多伦多的大学健康网络(UHN)通过使用护理专业学生和住院医生勉强避免了急诊科关闭。
 
新民主党卫生评论员盖利纳斯(France Gélinas)在一份声明中说:"重病患者正在被转移。漫长的等待和走廊上的病床越来越常见。而有些人赶到急诊科,却发现门被锁上。"
 
琼斯表示,暑期休假再叠加医护人员被感染了COVID-19的高传染性BA.5亚变体,使整个疫情中一直未解决的人员配置问题更加恶化。
 
她支持医护人员的正常休假,因为需要保证他们的身心健康健康。另外她透露,更多的外国培训护士很快能获得安省的认证证书,这样能保持医院完全开放。

 
琼斯表示,过去数周,已跟医疗行业的组织及个人会面,听取他们的意见。
 
她说:"这种反馈有着难以置信的帮助,因为这样可以确保我们所做的调整和改变是那些真正需要调整和改变。"
 
一位最近在Don Valley East选区当选为自由党议员的急诊科医生沙姆基(Adil Shamji)注意到,随着越来越多的医院急诊科在长周末关闭,政府显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他认为,在COVID-19在秋冬季节蔓延力度更大之前,需要解决关闭和长时间等待等医疗护理的问题。
 
他表示,在省选的时候,福特说可以搞定(get it done),现在人们都在等着这一刻。
 
除了加快认证外国培训的护士之外,政府还增加了培训护士、医生和护工(PSW)的名额。
 
安省卫生厅的首席官员安德森(Matthew Anderson)在8月2日(周二)承认,"有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情要解决",如需要护理的病人积压,卫生工作者罹患COVID,以及病人在养老院等待床位的长期问题。

 
因此,他表示,安省医疗保健系统 "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沙姆基医生和自由党卫生批评家、渥太华议员弗雷泽(John Fraser)呼吁安省政府废除大多数公共部门(包括护士)限制工资增长1%的124号法案,进一步加快对外国培训的医疗工作者的认证,为所有安省工人提供10天带薪病假,并通过为初级保健、社区卫生机构和长期护理院提供更多资源来缓解医院的压力。
 
由于工作条件和在疫情期间的高病人负荷造成的倦怠,护士已经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离开这个行业。弗雷泽认为,安省政府应该立即采取了一些措施。
 
弗雷泽还补充,废除124号法案不会解决所有问题,但这个做法将向护士们发出一个善意的信号,起码也算是"亡羊补牢"。
 
在6月2日省选后,福特曾表示他将取消2019年为护士和其他一些公务员推出的124号法案的工资晋升限制,但目前没有任何进展。
 
琼斯表示,为经历过疫情的护士提供的5000元保留奖金的后半部分将在9月中旬发放。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