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迫于形势,部分搬到偏远郊区的多伦多居民又开始回迁了
Some city dwellers went for country life in the pandemic are moving back

(大中网/096.ca讯) 据加拿大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说,疫情期间,因远程办公, 而且 大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特别是房价居高不下,导致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迁往郊区。随着疫情进入尾声,房价渐渐回落,这些人又准备搬回来了。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9月是美国预防自杀月 我们如何帮助那些想自杀的人?(一)
向房产主征收附加税是对靠以投资房产谋生的加国新移民的不公(观点、中英对照)
2020年CRA账户被黑后,近13,000名加拿大人集体诉讼渥太华,寻求经济赔偿



去年1月的一个寒冷的日子,帕金斯(Michael Perkins)和查尔斯(Christopher Charles)从多伦多驾车来到安省的Innisfil小镇,去看一处新上市的房产。当他们到达时,这座维多利亚式的庄园,被白雪覆盖的常青树枝和闪烁的灯光装点着,在昏暗中显得像圣诞爱情剧一样罗曼蒂克。

占地一英亩广袤无垠的农地也是吸引这对伙伴的一大原因,他们和许多城市人一样,厌倦了当时严格的疫情限制还要保持社交距离。

他们知道他们需要迅速行动,才有机会买下这所叫价99.9万元的房子。

帕金斯说:"该庄园有12个停车位,当时车道已经停满了车。当时郊区的市场非常火爆。"

这对伙伴迅速提交了110万元的报价,并给卖家两个小时的时间考虑。帕金斯在谈到这个高价时说:"这肯定是一个非常有多伦多特色的霸道报价(bully offer)。我们很幸运,他们接受了。"

帕金斯和查尔斯过去是生活在密集的城市中心的人们中的一员,他们离开原有社区,寻找有更多户外空间的大房子。这是他们反抗室内拥挤和拥抱隐私生活的方式。这一现象在一定程度上被指责为抬高了偏远社区和农地地区的房地产市场价格。



但是,当一年后的深冬到来时,这对伙伴开始谈论一个新的话题:乡村生活并不像他们预期的那样具有诗情画意和田园风光。现在,他们成为向反向流动的人群中的一员,在他们认为乡村住宅的价格仍然很高的时候,放弃了对更安静的生活的短暂幻想。

帕金斯说:"我远离这个城市的时候才开始欣赏这个城市,这就是距离产生美。我们是一大批在疫情中早早离开的人中的一员,我们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想念这座喧嚣的城市。"

帕金斯想到多伦多餐厅的热闹场景。他经常工作后在希腊社区的餐厅喝酒或吃饭。他说:"当你住在一个去餐厅车程都要一个小时的地方,那就没意思了。"

两人还感受到了安静乡村的孤独感。

帕金斯说:"没有人从你的房子旁边经过。没有人带着他们的黄金猎犬在街上散步。路上很难碰到人,没有可以休闲的公园,甚至没有一家咖啡馆。"

查尔斯医生是一名医生,在安省巴里的一家综合医院工作了很久。这对伙伴发现他们的社交生活是围绕着医院进行的。

他们也喜欢接待前来拜访的多伦多朋友,但这些聚会需要大量的计划。由于没有美食店或希腊面包店可去,所有的膳食准备都必须在家里独立完成。



帕金斯说:"如果饿了,这里只有酒馆的零食充饥。"

偏远郊区和湖滨度假屋的房地产经纪人最近更经常听到同样的感叹。

许多买家最终接受了他们新发现的森林小径和新鲜空气,并无法想象回到多伦多拥挤的人行道和堵塞的城市道路。但是,一些在疫情的前几年为城市居民提供偏远社区房源的经纪人,现在又因为这些人的离开挂出同样的房源。

Coldwell Banker R.M.R.的房地产经纪人莱克(Shawn Lackie)认为逃离大城市为目前的房地产冷淡创造了条件。加拿大的住房市场在过去也曾出现过变动,但这次是不同的。

莱克说:"我以前从未见过这种情况;因为人们能够在家工作,偏远地区的房价都窜上了天。意想不到的是,搬家的人们水土不服。"

莱克常居于安省Port Perry小镇,在该疫情的早期为来自多伦多的买家寻找房源。这些大城市的人们移居到诸如Kawartha Lakes附近的Bobcaygeon和Lindsay等偏远小镇,为他们新养的狗狗寻找宽阔后院。他告诫一些年轻的城市居民,他们将面临生活方式的改变。



最终,城里人意识到镇上没有星巴克,酒吧也在晚上11点早早关门。

莱克指出,高油价使需要返回多伦多办公室的员工重新考虑通勤的问题,而更高的贷款利率使大额贷款的月供难以承受。

他已经与不少正在考虑回城的潜在卖家进行了交谈。他注意到,许多人现在面临的困境是,如果他们试图出售他们在抢房大战购买的住宅,他们很可能会赔钱。不仅销售难以打开局面,库存也在慢慢增加。

"习惯于远程通勤"是莱克对陷入这种情况的房主的最好建议。莱克预计,随着越来越多的潜在卖家面临财务压力,上市房源量会增加。

从加拿大房地产协会(CREA)的数字中可以看出这种趋势。在房地产疫情的早期,许多地区的销售量和房价都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增长,但现在却出现了最大幅度的下降。

丰业银行的经济学家奥姆兰(Farah Omran)认为,加拿大各地的住房市场正在进行重新调整。

她指出,最新的数据显示,单层家庭住宅的价格下降幅度较大。在独立住宅中,偏远郊区的房价比市中心的核心区下降得更多。



奥姆兰说:"这是说的通的,因为导致偏远郊区价格大幅上涨的疫情状况现在发生逆转。"

她补充说,最大的销售跌幅发生在那些房价与收入差距最大的地区。

在丰业银行调查的31个市场中,安省St. Catharines市6月份的销售与上市比率最低,为32.5,其次是巴厘市,为32.7。安省的伦敦市排名第三,为38.7。

St. Catharines市房市遭到重创,6月份的平均房价与2021年6月相比下降了10.2%。

在Innisfil小镇,帕金斯感到非常幸运的是,他和他的伙伴最近能够卖掉房子并在交易中获利。因为在这场疫情中的前两年时间,他花了许多个月的时间来监督这所拥有150年历史的房子的翻新工作。

帕金斯解释,这所房子被以前的主人维护得很好,但它需要一些装修恢复原有活力。这项工作包括升级电表增容,增加新的卫生间和翻新弯曲的维多利亚式楼梯。

在今年1月和2月最黑暗的日子里,这对伙伴开始谈论返回多伦多买房的问题。



在看到偏远房屋市场的房价飙升后,他们认为他们可以把资产用于在多伦多购买一个较小的房子。他们于7月将房子挂牌出售,并以172.5万元的价格售出。

查尔斯医生将继续在巴里市工作,这对伙伴准备在椰菜镇社区(对gay友好社区)或他们的老社区Riverdale寻找房子。帕金斯已决定将其翻新房子的经验转化为自己的新职业,专门翻新在多伦多大量遍布的旧屋。

而且,由于没有明确预测加拿大的房地产市场会持续下滑多久,帕金斯认为,从长远来看,投资于城市房产更稳妥。

他说:"多伦多楼市将比这些偏远郊区市场稳定得多"。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