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过去三年来,我们经历的岂止是抗疫疲劳(观点)
Opinion: How has the COVID-19 pandemic changed our lives?

新冠疫情的肆虐已有三年,世界各地的民众疲惫不堪。中国内地的情势更不容乐观,虽二十大后仍强推封控清零,但一些极端做法产生了副作用遭致反弹,迫使当局不得不作出些许调整和改进,毕竟蛮干硬上实乃不可持续。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民调: 1/4的加拿大人经不起经济衰退的打击
统计局:加拿大去年与帮派有关的凶杀案达到16年来的最高水平
医院是否可以随意安置轻度患者?安省民间团体上法庭挑战安省这一做法



加拿大的新冠疫情虽有所缓解,但随着新近变异病毒的传入以及天气寒冷伴着流感,新一波疫情的潮起不容忽视。安省及多伦多本市的儿童病床趋于紧张;感冒退烧止痛药物的短缺,一段时期以来仍不见改善。形势逼迫省市地方政府,不能自甘抗疫疲劳,而应该全面系统地改善公共服务。

面对雪季的来临,多伦多市府宣称准备了1亿多的清扫资金。虽说没钱是不行的,但钱却不是万能的,关键要看大雪清扫的工作是如何操作执行的,庄得利的第三任期会做得怎样,马上将见真章。至于廉价屋建造项目的完成,还早着呢,况且还要受联邦拨款的是否及时,以及省府与市镇对建商发展税率的争拗之何时摆平的影响。

上周六上午9点去住所附近的某图书馆还书,示意服务员还书扫描,该员不耐烦地回:扔箱中即可。晚上天黑时分查询多伦多图书馆总线,那两本书仍处外借未还状态。这两书是新出版刚到的图书馆,可能笔者是首借者。去电图书馆询问此事,馆员小姐反质疑是否扔错了地方。申辩:是根据小姐您的明确指示放入的箱子,箱旁坐着一位三哥保安,并详述箱中尚有杂志一本,尤其是强调上方天花设有摄像监视器。那小姐应该一直拿着电话,数秒后回答看到了,一会儿再处理。笔者斩钉截铁地要那馆员必须立即扫描,否则笔者将再次去电图书馆总部。数分钟后,再次查图书馆总询问线,书已入归还档。



疫情三年,应该很少有人光顾图书馆,笔者偶而光顾亦是快进快出。若大的图书馆,最多小猫两三只在电脑前,馆员的工作实在轻闲的可以。为了尽可能地减低感染机会,大概实体书及音像碟借还的人少得可怜,但这并不意味着馆员能将例行工作视为乌有!毕竟多伦多的图书馆仍由本地的纳税人供养着。或许此事不易与抗疫疲劳直接链接,但多少有点影响,至少是监管部门疏于检视,以致于本地传统的赖散和官僚主义习气在抗疫疲劳助推下,令这项本不难做的公共服务为市民颓叹。

福特政府为了面子和斗气,几乎把全部精力放在对付教师增薪要求的争拗上。大概因为本地的疫情控制并不太糟糕,他和卫生部长等一干人,弃戴口罩在议会厅大言不馋地口沫飞溅,安省首席卫生官也不戴口罩与众人跳舞饮酒娱乐,在疫情可能回潮的情形下,这是对国家最高卫生官呼吁民众尽量在室内戴口罩的莫大讽刺。



说福特政府有抗疫疲劳,实乃是对其善良的开脱。省选前福特的省府严厉限制保险公司对汽车保险的涨价,选胜后却大面积开放保险公司的加价。对付教师,福特可以违宪立法限制罢工,面对疫情回潮的可能,福特和他的官员亦毫不在乎防疫措施。如此等等,福特凭借的是省议会的绝对多数。正是因为多数执政,他才不在乎积极防疫,凭着议会多数,他可不顾民众的宪法权利禁止罢工,凭着多数保守党省府为保险业财团输送利益,而不顾普通大众在通膨中的生活艰辛。凭着多数执政,福特以立法践踏长护老人的基本权利及尊严。更凭多数执政,福特保守党政府放任零售商家的恣意涨价,以资本阶层代言人的面貌,俯视民众在通胀及经济萧条中煎熬。

这就是典型的多数暴力。加拿大的政治体制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否则平民百姓的日子难能改善。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