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有些加拿大人开始从超市偷人为抬价的食物 且毫无悔意
Canadians are now stealing overpriced food from grocery stores with zero remorse

(大中网/096.ca讯)据资讯网站DailyHive报道说,一些加拿大人"自豪地"宣布他们一直在加拿大的主要杂货店行窃(或支持那些这样做的人),以报复猖獗的"贪婪通胀"(greedflation)。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多伦多东约克的校园枪击事件令教育局工会深感不安,呼吁增配人手来帮助学生
加国房价去年第四季度同比下跌2.8%,连续三个季度下跌是市场崩溃吗?
11万年薪加福利招不到护士,安省一边缘地区将报酬升至16万加元


一些加拿大消费者开始失去耐心,因为食品杂货价格的上涨远远超过通货膨胀率,而企业巨头的利润却创屡创新高。

一些人似乎对生活开销上升感到厌烦,以至于他们愿意冒着被刑事指控(5000元以下的盗窃)的风险来行窃,或者避免饥饿。

经常在媒体发表评论的沙勒布瓦(Dr. Sylvain Charlebois)教授是哈利法克斯达尔豪斯大学农业食品分析实验室的负责人。他认为,虽然食品杂货盗窃"一直是该行业的一个主要问题",但过去一年多由于通货膨胀(或以此为借口)导致的食品价格上涨,现在的生活"比以前更糟"。

他在1月1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及:"根据一些行业数据,加拿大一家规模中等的食品杂货店每周可能有价值2000至5000元的食品被盗。"

"由于食品杂货业的利润率相对较低,这一失窃数额就显得巨大。为了弥补损失,杂货商需要提高价格,所以最终所有顾客都为杂货店被盗付出了代价。"

据预计,今年一个典型的四口之家在食品杂货上的平均花费将超过16,000元,比2022年大约多出1,066元(或7%),而且食物银行的使用飙升至历史新高。(详情请阅读:报告显示,加拿大各地食物银行的使用量创下历史新高,比疫情前高35% )

本周一位推特用户针对这一趋势气愤的说:"加拿大食品零售商巨头Loblaw前任执行总裁,加拿大第二富豪威斯顿(W. Galen Weston)和他的家人是几十年来牟取暴利的窃贼,如果你认为为了生存而偷窃食物(货品已投保)是错误的......你就是个伪君子。"

另外有网友说:"如果你太穷了,买不起食物,而政府又不给你任何选择,从一家杂货店连锁店拿食物来生存,听起来不像是偷窃。"

沙勒布瓦教授在转发该推特的作者时写道:"你认为在杂货店购物时偷窃是合适的,只是因为你认为食品价格太高?这太疯狂了。"

他自1月10日(周二)下午2点左右发布这条言论后,现在已经被浏览了620多万次,获得了4300多条回复,但只有不到1000个赞。

大多数人似乎强烈反对行窃是 "疯狂 "的说法。

有人反驳说:"你认为在人们挨饿时提高食品价格是合适的?这太疯狂了。"

许多人现在似乎认为,入店行窃是对加拿大食品杂货价格飙升的恰当反应,其他消费者应该避免告发那些偷窃者,因为他们可能处于绝望的境地。

另一些人则对沙勒布瓦教授个人进行抨击,谴责他是富豪威斯顿的的代言人。

有人在推特上回应:"一方面是正在挨饿的人。另一方面,杂货连锁店的利润创下新高。与杂货连锁店站在一个战壕里的是真正的书呆子。"

现在,关于资本主义的优点、人权、企业的贪婪、过度的食物浪费以及到底谁才是始作俑者等许多辩论正在激烈进行。

一位多伦多的医生在回复沙勒布瓦教授时写道:"法律是为富人和/或有权势的人服务的,在这种情况下,对保护最脆弱的人没有任何作用。对一个为生存而偷窃食物的穷人提出指控,对解决贫困问题毫无帮助,而且变相鼓励了那些利用疫情偷窃普通人财富的大企业家。"

许多人在转发该话题时,都加了这样一句话:"你看到有人入店行窃了吗?不,你没有看到。"

尽管许多加拿大人可能很有同情心,但重要的是要注意,入店行窃是一项联邦罪行,根据《加拿大刑法》,最高可处以2000元的罚款和监禁。

比起富豪威斯顿的潜在利润损失,更多的人愿意冒着被指控的风险来为他们的餐桌提供食物,这也许是值得人们关注的事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