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熊身自由与人身自由

活熊取胆在中国少说也有二十多年的历史,关于这个涉及动物福利的问题近来在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中医药老字号归真堂因取胆的事业红火而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新一代中国人就像时兴过圣诞节、情人节一样,也“拿来”了同样源于西方社会的动物保护主义了。
 
全中国有上百个类似归真堂的企业,把近万头野生或人工繁殖的熊长年累月地关在笼子里,用一根管子从它们腹部切开的深达胆囊的瘘口引流出胆汁,这就是在临床上发挥清热解毒、清肝利胆、解痉镇痛功效的天然熊胆。于是,熊们天长日久遭受巨大的痛苦换来人们解除病痛后的幸福。熊身自由被剥夺了,人身自由因为改善了健康而被拓展了。可是,早在1983年由沈阳药科大学联合辽宁医药工业研究院通过7年的实验研究证明:廉价的人工熊胆可以一比一地替代天然熊胆,而这在统计学上无显著差异。这项研究随后被全国几家医院和药学院重复进行,结果一致。那么,为什么在完全具备由人工熊胆来覆盖市场对熊胆需求的情况下,还要保留这种连朝鲜、越南等国都立法禁止的活熊取胆的落后方式呢?国家药监局的回答是:人工熊胆是否真能替代天然熊胆还需进一步研究,需要更多的专家论证。
 
当年立法禁止虎骨、麝香、犀角等名贵药材时可没有这一套说辞,关键还是牵涉到的利益面太广,加上“熊瞎子”在官老爷眼里地位不够珍贵,所以就一直把它们关到今天。无数只熊来到世界上几乎不能走上一遭,只能在腹部挨一刀并插上管子禁锢于笼中,在伤口感染的灼痛、肠粘连的钝痛、胆囊炎的绞痛中苦海无边地困死在那一个立方米内!在同一个国家里,熊的近亲熊猫却得到比人还要高贵的多的待遇,那种殷勤周到的呵护即使呱呱坠地的新生儿或者耄耋老人也是无福消受的。人类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让熊猫过着皇帝般的生活,也可以让禁锢着的狗熊痛苦一生。想到这些,笔者对自己的同类产生后背起凉风的感觉!再看看那些身着狐皮夹克、貂皮大衣的美女们,从她们身上我能轻易联想到动物们被剥皮流血时的惨叫。为了剥皮顺利以及获得更好的毛皮质量,通常都是活剥动物皮。那些女人们消费的是被残忍杀戮的生命,享受的是舒适和虚荣,而她们的神态是那么悠闲,举止是那么高雅……
 
动物保护主义者在中国算是思想新潮的人群,他们无疑是社会进步的象征。这些人往往过于激进,他们甚至乐于见到人类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保护动物;他们对宠物狗的关爱有可能超过那只狗的主人。动物保护主义者走向极端后就沦为素食主义者,他们主张禁杀一切动物,人类全体吃斋!须知,人类社会从属于大自然,人类是最高等的动物,所以也必然与其它动物一样遵循大自然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但是,人类在顺应丛林法则的同时,又以自己的精神文明改良了这些法则。例如,在屠宰肉畜方面就开始做到了最大限度地减少它们的痛苦。另外,动物保护者谴责归真堂剥夺熊的自由时,可能忘记了这样一个事实:熊的身体被关在有形的铁笼子里,没有自由;但是作为中国人,他们自己却被禁锢在一个无形的笼子里,这个笼子是一个更大的“归真堂”设制的。熊的自由看来指日可待,因为有老虎、马麝、犀牛等家族解放在先;而中国人的自由,包括言论、出版、新闻、结社的自由,似乎遥遥无期。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