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活着

文/李柯儿

 

记得看过一个故事

    一位科学家想证明什么事情才是最可怕的,后来他和一个孩子的爷爷谈起了这个话题,在一旁玩耍的孩子并没有参与这个严肃的话题,但后来科学家终于知道什么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了,那就是一个孩子的好奇心,因为这个孩子在他吃的东西里加了点巴豆,只是想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结果差点让他脱水而死。

 

最近看了一些报道之后,我又想起了这个这个故事,什么才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是昆明恐怖分子的肆意砍杀,29人的死亡,100多人的受伤;还是马航失联,200多人的生死不明?似乎每一天都有意外在发生,谁都不知道下一秒自己是否还能安然无恙的活着,是否还能陪着家人共进晚餐。

 

      也许在生与死的瞬间,面临灾难的人们会感到恐惧,但恐惧过后想必便是永远的安息,所以真正的可怕的事情不是死亡,而是活着面对至亲之人的死亡,因为死亡的人已经永远的解脱,而活着的人却要时刻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当我看到新闻图片中,那些失去亲人的家属们,一张张痛哭流涕的脸孔时,深深地感觉到了那种来自心底的绝望,失去儿女的老人,失去父母的孩子,失去挚爱的爱人,又该怎样面对以后的生活?

 

      一场带来死亡的灾难,伤痛不会是一时的,它会是一种永远的延续,在活着的人的心里持续的疼着。特别是那种只有一个儿女的老人,失去唯一的孩子以后,他们面临的不单单是老年丧子的痛苦,更多的时候,他们还要面临以后生活的窘迫,因为不会再有人回来看他们,不会有人关心他们是否吃得饱穿得暖,更不会有人在他们生病的时候领着他们去就医了。

 

看过一个纪录片,讲诉的是失去独生子女的老人们,他们保留着孩子所有的遗物,电话卡仍然充费,想起孩子的时候,他们会拨打孩子的电话,然后接听,再然后独自对着电话说着很多关心的话,让孩子多穿点衣服,多吃点饭菜,不要熬夜等等,尽管他们知道自己的孩子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除了这些以外,他们的晚年生活会更加凄凉,逢年过节时候,他们只能躲在家里,因为他们害怕遇见别人,害怕被人问起孩子什么时候回来,他们需要找各种理由,告诉别人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回家过年。孩子出国了,或者是工作太忙,但是再多的借口,仍然无法改变已定结果,生病了,老了,不能动了,甚至老死家中都不会有人知道。对他们来说,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活着,清醒地面对亲人的死亡,然后在缅怀中消耗为数不多的生命力。失去父母孩子也许还会慢慢长大,失去孩子的父母却忘记了该怎样活着。

 

当然,也有很多生命之花绽放在灾难之后,就像在汶川地震中的活下来的残肢舞者,尽管在那场地震中失去了女儿,失去了婆婆,还有她健康的双腿,但她仍然坚强的活了下来,并且利用假肢重新站在了舞台上,用她的经历去鼓舞更多人,告诉他们在灾难中逝去的人们,同样希望活着的人可以坚强。

 

我不知道午夜梦回,这位残肢舞者会用怎样的心情,想起她活泼可爱的女儿和婆婆,失去亲人和双腿之后的活着,对她来说究竟是一种幸运还是一种残忍,但她别无选择,活着的代价是必须背负着伤痛继续走下去,也许这是一条比死亡更加辛苦的道路。

 

每一天都有意外在发生,也许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每一个“今天”,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度过,去珍惜每一个可以和家人相聚的时刻,至少过好今天,才不会在明天去后悔。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