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弗斯通不满中国禁拍文革

  凤凰网娱乐讯本来一场波澜不惊的论坛,却因美国著名导演奥利弗-斯通的几番“火爆言论”而引起巨大争议。4月17日,第四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中外电影合作论坛”在北京饭店举行,而参与这个论坛的包括了两位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得主奥利弗-斯通(《野战排》《生于七月四日》)与阿方索-卡隆(《地心引力》)。

  会上,美国左派导演奥利弗-斯通不满主持人对中外合拍“报喜不报忧”的官腔做派,几次呛声打断主持人发言,“放炮”称自己曾感兴趣的一个“文革故事”以及自己准备的08年奥运会宣传片,都因遭到中国官员的审查而全部流产,斯通表示:“中国什么时候让拍文革,什么时候才会成为真正开放的国家,那时也才有真正的合拍片。”会后,有记者采访了本届电影节评审之一的导演宁浩,这位也曾遭遇过类似尴尬的青年导演表示:“我作为中国导演老憋着去你们美国拍911,你乐意吗?”

  以下是论坛争议始末。

  论坛概况:主谈中外合拍《地心》导演当“好好先生”

  当奥利弗-斯通最后一次在论坛上甩出“The Cultural Revolution”这个词后,主持人收缴了他的“发言权”——论坛的后半个小时斯通再没被邀请讲过话,取而代之的是旁边两位商人在探讨“他们如何用700万收获了票房4个亿”的话题。论坛最终在一片友好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出于对这位两朝奥斯卡最佳导演的尊重,斯通还是被留下合影,并充当了那家中外合拍公司全体员工拍照时的背景板。

  这场“中外电影合作论坛”的主持人,显然更愿意回顾和展望合拍话题的积极面,所以我们没有听到《钢铁侠3》及《超验骇客》那两个“合拍惨案”的案例分析。每个在场的工作人员,甚至是每个与会嘉宾,其实都明白这种论坛其“意义”是什么——“不惹事、不说错话”是这类活动的最重要标准,大家都遵循它,其中也包括凭《地心引力》拿到奥斯卡奖的阿方索-卡隆。这个正处在事业巅峰期的墨西哥导演是最不愿得罪世界第二大市场里的任何人的,他态度谦卑、说话客气,哪怕女主持人意识流地提出能否就她自己在墨西哥城游玩时发现的一个“中国姑娘”明信片而搞个合拍项目时,卡隆都拍手称赞、频频点头。卡隆也又一次不厌其烦的谈起自己在创作《地心引力》时如何让中国的“天宫一号”拯救美国宇航员,他“接地气”的演讲也博得了现场的阵阵掌声。

  相比之下,奥利弗-斯通是在场唯一一个不解风情的人。

  交火实录——斯通:“文革故事屡屡被禁”主持人“改革开放好题材更多”

  斯通第一次开炮是在主持人问了他一个毫无重点的问题之后。斯通先扬后抑的称赞了中国上世纪70年代的功夫片,然后便叹息这些电影如今已经消失,旋即他摆出立场“我经常批评自己的国家,按说我也有权批评其它国家了吧。”然后他话锋一转,开始谈及自己在中国的“和谐史”:“我三次要拍真正的合拍片,却都没有成功。一方面你们请我来谈合拍片,一方面你们又不愿意正视历史。所以归根结底,你们还是不想拍。”斯通甚至详细介绍了他其中两个项目的碰壁经过——一部关于文化大革命的电影和一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宣传片:“我先是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谈过一个剧本,讲述的是文革中一个漂亮的女孩,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其中还涉及一些同性恋情节,但最终却被政府拒绝了。第二次是2000年,北京申奥之际,我又来中国做关于北京奥运会的纪录片。我想以‘中国面孔’为主题,在街头用最直接的方法来记录中国人的面孔,并收集了100-200张照片。但中国官员不喜欢这些面孔,因为他们不够正面。”

  这些话多少让在场的观众和其它嘉宾有些吃惊,主持人也感到有些“下不来台”,她稳住情绪,以颇具外交辞令的言语回应通:“斯通先生……不是说某个题材不能拍就不好,只是我们要彼此尊重,(你的)剧本要‘接地气’,要被中国人接受,而不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们也要保护我们孩子的,毕竟中国电影市场没有分级。”

  斯通听完这段话变得情绪更加激动,他频频祭出“但是”的措辞,努力在撕破脸皮和表达观点之间平衡着:“你说你们要保护,要分级,这是事实。但,你要明白历史的真实是什么。是的,你们因为要保护国家不受分裂势力干扰而不碰一些敏感题材,这个我理解,但,上帝啊,你不能不面对你的历史啊。”斯通最后把话题收回到合拍本身:“我真的非常努力非常希望在中国做合拍,但,我失败了。”

  这一次,主持人没有再反击。仅仅一两个回合,斯通在演讲中的措辞和强大煽动性便让中方主持人疲于应对,而现场观众在斯通讲话后越来越高的欢呼喝彩声也让这个论坛逐渐“变味”。此时,主持人开始以“让其他嘉宾也有发言机会”为由把话题扯远,而其他嘉宾颇为配合的“白开水发言”也让论坛成功回到了中国式论坛的一贯风格上。

  然而女主持人在又一次提起了她在墨西哥城看到的“乡下姑娘明信片”时,斯通截下了本应传给墨西哥导演卡隆的话筒:“别避重就轻了,什么农村明信片这个那个的,又不是要我们拍风光片,我对这种陈词滥调根本不感兴趣。我们真正感兴趣的是文革,它影响了这间房子里的每个人。”

  他的一番话也让这间屋子里的每一个人拍手称快,主持人显得手足无措,她缓慢的拿起话筒,在磕磕巴巴的说了几句“打圆场”的话之后,就这次争执说了最后一句话:“我希望大家清楚,中国在后来改革开放的30年里,好题材、好故事要更多。”

  宁浩回应斯通:中国问题没那么简单他这是挑事

  而在当天进行的北影节评委受访环节时,《环球时报》就此事采访了本届评委之一的中国青年导演宁浩,在听完《环球时报》记者对这件事的描述之后,宁浩对斯通的观点也颇为不满:“这个事儿他不能这么说,如果咱要老憋着去美国拍它那个911去,他能乐意吗?有些问题或有些区域它就是敏感的,他那么说是有点儿挑事儿,中国的问题也没那么简单。”宁浩随后表示,中国电影需要把自己的方向搞清楚,“好电影坏电影不能全是外国人说了算,中国电影需要一点一点的把话语权给夺回来。”

  斯通的“革命往事”:专注“反美”30年钓鱼岛问题力挺中国

  如果你仅仅听了斯通在北影节上的发言,并且不了解奥利弗-斯通之前的作品和他的立场,你会误以为他是境外势力“那一小撮”的一份子,然而翻看这位导演的作品:《刺杀肯尼迪》揭露美国高层阴谋、《华尔街》批判资本主义丑恶、《野战排》等越战三部曲怒斥美军暴行、《布什传》讽刺美国时任当权者……大导演奥利弗-斯通所有“政治先行”的电影都充斥着对美国政府和资本主义的愤恨。而除此之外,他在电影里歌颂越南人民,通过纪录片给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唱颂歌,屡次到中国寻求合作,谋求到伊朗为内贾德拍传记……通过斯通的履历表你会发现,这位导演其实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反美斗士”:凡是美国当局反对的,斯通一律支持。  

  就在去年8月,斯通还在“原子弹爆炸纪念日”之际访问广岛并发表讲演,言辞激烈地批判日本和美国,他直言不讳的表示“美国助安倍抢夺钓鱼岛,就是帮助日本军国主义精神死灰复燃。”斯通还表示,美日把中国当敌人的做法愚蠢至极,而日本应真诚向中国道歉。他还多次在国际场合表示:“我们美国就是恶霸。”

  但斯通所支持的那些国家却并没有几个因此对他流露好感,比如伊朗。几年前,奥利弗-斯通曾几次联系伊朗官方,希望为时任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拍摄传记片,但内贾德方面不仅拒绝了斯通,还留下了一句让这位反美斗士颇为心寒的话:“我知道这个美国人自己也反美,然而反撒旦者亦是撒旦身体的一部分。”

  不仅是伊朗,在早已张开双臂“拥抱资本”的当下中国,斯通和它的立场也变得如此尴尬。这不仅体现在斯通那些不合时宜的“文革”言论中,还体现在当万达老总与好莱坞大佬在论坛上兴高采烈的预测中国票房潜力有多少个亿时,斯通那有些呆滞的眼神。

来源:凤凰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