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便溺指南

免费分享一个创意: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想发明一款App软件,详细标示全香港所有的公共厕所,然后根据定位系统,快速告诉使用者最近的厕所在哪里。

之所以有这想法,是目睹近年愈来愈多因为内地游客随地便溺而引发的矛盾。类似的照片、视频不断被摆上网,造成争议。这不,最近又发生了。原以为小小事件,大家该“习以为常”了吧?没想到视频在微博上竟然有数万转发。

在这段视频中,随地便溺的女童家长,和一名本港青年争吵,围观民众甚多。家长想要离开现场,但青年不放。家长声称,已经尝试去厕所排队,但人太多,女童忍不住。而本港青年则以女童母亲以童车推撞他为由,坚持要等警察来。这段视频亮点甚多,最值得注意的,不是双方的拉扯,而是中间一度女童的父亲竟然将女童扔向本港青年说:“我不要孩子,给你啦!”女童被吓得大哭,可怜兮兮地跑回来抱住父亲。而这名父亲则质问本港青年:“你有没有孩子!”只是希望父亲的行为,不会给女童留下心理阴影才好。

其实,仅仅看这段视频是不足以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的。香港传媒人闾丘露薇在转发这条微博时补充说道:“这条视频只是事件后半部分。孩子当街便溺,有路人拍照,遭孩子父亲抢走相机和记忆卡,孩子母亲打了路人一耳光。片中白衣青年看不过眼报警,并且阻止夫妻离开,双方争执,青年遭人用婴儿车推撞。警察到场调查后,父亲无条件释放,母亲涉嫌袭击被捕,准保释,五月中需到警局报到。”这样,我们或许就能明白为什么本港青年不依不挠了。

另一个有趣的发现是,近年频繁发生内地游客便溺的地点,旺角似乎独占鳌头。对这个现象,也有合理的解释。

旺角是全港比较特殊的一个商圈。在多数内地游客喜欢去的商圈,例如九龙塘、铜锣湾、尖沙咀……这些地方大多以商场著名。九龙塘有又一城,铜锣湾有SOGO、尖沙咀有海港城。而旺角,则是香港为数不多街面商店聚集的地方。身在商场,当然知道厕所在哪里。但在街上,尤其被誉为“全球人口密度最大”的西洋菜南街,若非熟悉地形,恐怕真的不易找到厕所。

旺角,曾经是很多人心目中最有香港味的地方,飘荡着“MK文化”。(旺角的英文缩写是:Mong Kok。“MK文化”,是指旺角特有的一种潮流文化,经常混迹旺角的本港青年,从衣着到举止、谈吐,都与香港其他地区有微妙的不同,加上近年在西洋菜南街兴盛的街头表演,使得这里几乎成为全港最有特色的地方。)但是,现在的旺角变样了,通街都是拖着行李箱的内地游客。而很多不文明的行为,往往集中在这里发生,时不时也有大大小小的争执。

不过,事情是否可以退一步想想呢?

就在前几天,我正好和一位本港朋友聊起随地便溺的话题。这位本港朋友倒是很宽容的,说小孩子的尿又不脏不臭,尿就尿吧。经他提醒,我也突然回忆起巴黎地铁站的那阵令人难忘的尿骚味,以及在巴黎街头目睹成年男性躲在角落里方便的场景,觉得是不是真的没有必要太过大惊小怪?反思一下,是不是香港真的干净得“过分”了?

可是,这样说的毕竟也不公道。因为说这话的,并不是这座城市的清洁工。说小孩子的尿不脏不臭,是因为我们都不必亲手去处理它们。即便这次事件中的父母,用纸尿布接住了女童的尿,据说还没有马上弃置,难道他们会带回家吗?

再进一步想,难道只有香港人热衷于在网上上传随地便溺的照片?平心而论,这几年的微博上,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哪座城市没有发生过网民拍照、声讨随地便溺的事件呢?但是,却几乎没有一座城市的“文明人”,会遭到像香港一样的围攻。似乎,只有香港人反对随地便溺是“歧视”,而其他城市则是在“维权”。内地网民的反应,是不是很吊诡?

有时候,我会同情香港人。而最应该负责的,则是本港的“有关部门”。因为在面对同样的“不文明行为”时,香港的“有关部门”确实是区别对待的。前段时间看“锵锵三人行”,听主持人窦文涛说了一句话叫:“见着火人搂不住怂。”用这句话来形容香港的“有关部门”,实在太合适不过。香港的各种法例法规,有时候也只敢用在中规中矩又守法的香港人身上。

以下,分享一件我亲身经历的“趣事”。

去年有天,我从福田口岸过境,来到香港这边的落马洲,看见有一群内地人拉着横幅在维权,要求有自由出入境的权利。好奇者如我,当然想要看个究竟。但很快,就被香港入境处的工作人员劝阻。一位先生很严肃地对我说:“你是香港居民,应该配合我们工作,不要凑热闹。”我反问:“他们在堵塞通道,怎么不去劝他们?”那位先生说:“当然不行,我们香港讲人权的。”这话,真是说得我哭笑不得——应该理解我不是“人”呢,还是理解我没有“权”呢?

香港“有关部门”的选择性执法,我在旺角也见过。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旺角突然多了一些老年行乞者。根据香港《简易程序治罪条例》第228章第26A条,关于“对乞取施舍的人的惩罚”规定:“任何人到处流浪,或在任何公众地方、街道或水道乞取或收取施舍,或导致、促致或鼓励任何儿童作上述事情,均属犯罪,定罪后——(a)如属第一或第二次定罪,可处罚款$500及监禁1个月;及(b)如属第三次或其后定罪,可处罚款$500及监禁12个月。”但是有次,在西洋菜南街和登打士街路口,目睹一名警察查看一名街边行乞老妇的证件。老妇从怀中掏出港澳通行证,警察只是示意其离开。5分钟后,老妇见警察走远,继续坐在地上行乞。

在此声明,我是绝对反对香港这条所谓“对乞取施舍的人的惩罚”规定的。在我看来,人当然有行乞的权利。但是,反观香港“有关部门”对本港露宿者的“赶尽杀绝”,实在令人诧异。

据今年香港城市大学提供的数据显示,全港大约有1414名露宿者。而2011年本港报纸的一篇报道指出,香港“有关部门”对付这些露宿者的招数可多了。例如,一天在地上洒好几次水。又如,在地上铺满水泥障碍物。再如,给地上撒上俗称“臭粉”的樟脑粉。同样是面对弱势群体,“有关部门”的态度天差地别。

香港市民的愤怒,就是被这样的区别对待一点点激发出来的。倘使换做有香港市民在旺角街头便溺被抓到,几乎可以肯定会受到“严惩”。

但说回便溺这件事,有内地网民常在微博上问:“难道香港小孩就没有内急的时候吗?”实不相瞒,还真的不会。香港人膀胱之强壮,是从小锻炼出来的。

香港公民协会曾经做过民调,发现在40岁以上的港铁乘客中,有九成表示乘车时间中“有需要及有时很逼切”要上厕所。该协会频繁收到市民投诉,称乘坐港铁时内急,因为车站没有厕所,而感到狼狈。据资料显示,港铁84个车站中,只有40个设有厕所。港铁自说自话的标准是,车站附近200米范围内如果有公厕,就没有增设公厕的必要。所以,只有牛头角站及鱼涌站设有站内公厕。但这所谓“附近”的公厕,真是连香港人自己也未必完全知道在哪里。

某日,我在金钟站转车——内地游客过多,让候车时间增加,香港人多了很多观赏地铁站的时间——突然看见地铁站的告示上,羞羞答答地写着一行小字:如需使用厕所,请联系站内工作人员。这才像看见“懦夫救星”一样,知道以后乘坐地铁如果内急,再也不需要那么尴尬了。有次还真的试过,搭地铁时一阵腹痛,赶忙下车去找地铁站工作人员借厕所。工作人员带我从特殊通道出闸,用了员工厕所。之后又由另一名工作人员带领重新入闸,不用重新另付车费。但如此“精心设计”,试问哪个过境香港的游客会知道呢?

这场口水仗,不是个别事件,背后可以深究的原因甚多。而想要解决问题,也绝不是大家骂来骂去可以做到的,反而是无奈居多。所以,最后还是输出一点“正能量”吧。在那款指引本港公厕的App软件尚未诞生以前,温馨提醒一句:在街上如果想上厕所,请立刻寻找临近的商场。如果在港铁里内急,则请马上求助地铁站工作人员,他们会让你使用员工厕所。再不行,只能少喝水了……

 

 

 

 

 

 

 

 

(香港街头便溺的游客)

来源:许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