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遗少在中国

提要:

◤苏联主义网的年轻人们仿照苏维埃政权架构形式,将会员的级别由最低的苏维埃人到最高的元老分六级,最高管理机构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论坛还设立了“克格勃组织”,执行舆论监督和人员控制,保卫来之不易的苏联主义阵地。

◤徐镇问身边上街抗议的俄罗斯同学是否想回到苏联,对方回答说:“苏联让人怀念,但俄罗斯才能抗议。”

 

“他们都背叛了我们。”2013年6月末的一天,当看到动画片《前进,达瓦里希》中的小姑娘嫩声嫩气的结束语时,25岁的国企职工曹文明再忍不住泪水。他按下暂停键,在百度“苏联贴吧”中发帖:“前进!最后的苏联红军!”

“信仰苏联的同志们,你们在哪?”在这个独自悲伤的夜晚,曹文明在帖子里这样追问,给予他回应的大多是和他年龄相仿的网友。这部八分钟的动画片,是北京电影学院一群毕业生的毕业作品,讲述一个小女孩在苏联解体前后的心灵蜕变,隐喻表达对苏联时代的怀念之情。

除了感动众多中国年轻人,影片还传播到俄罗斯。在一家知名视频网站上,俄网民纷纷追捧,一天内的跟帖数量甚至超过了对同期美国大片的讨论。其中一条评论是:谢谢中国同志,想不到几乎被我们遗忘的时代,竟然在遥远的中国被人提起。

像曹文明这样的“中国同志”还有很多。22年前,这个曾骄傲无比的社会主义大国落幕以来,中国的一些追随者们仍执著着他们的信仰。他们有白发苍苍的老者,失落愤懑的下岗工人,还有仅仅因为迷恋历史传奇的懵懂少年。

“苏联主义”者们对苏联的认知大多有着从文化到制度循序渐进的过程,他们认为自己有独特的价值信仰,不认可自由主义者,也不愿与“五毛”为伍,苏式共产主义的衣钵传人是他们更认可的标签。

 

“终于找到组织了”

上世纪大部分时间,苏联一直是中国的“老大哥”和向往之土。当年“以苏俄为师”的一代现在已是耄耋老者,一些还有赴苏联留学经历。而在耳濡目染下,他们的后辈,诸如大型国企、工厂的子弟,也大多对苏联有着天然的好感,在沈阳铁西区长大的刘洋便在《前进,达瓦里希》中看到自己的青少年时代。

如果说第一代和第二代苏联粉丝对苏联有着天然的历史亲近,新一代兴起的“苏联主义”青年则有着更为复杂的背景和原因。

17岁高中生孙亚男(化名)喜欢苏联的原因就有些简单。还在读初二的时候,他迷上了二战史,并被强大的苏军吸引。此后,一款叫《坦克世界》的电脑游戏又加深了这种印象。“就这样,我就爱上这个已经不存在的国家。”

过去20年来,随着电脑和网络的普及,孙亚男这样的第三代苏联粉丝的产生不再受家庭、环境、教育的限制而变得更加多元。他们大多是受影视文艺作品或是电脑游戏的影响对苏联产生感情,某种程度上还非常炽烈。

2001年8月,上班族兼军迷“米沙”第一次在个人网站首页摆上列宁、斯大林的肖像。2年后,他创立了“苏联主义网”,并在随后开设了专属论坛。

10年时间,“苏联主义”已成为中国苏联粉丝们最重要的网络聚集地之一,最多时曾有注册会员近8000人。根据苏联主义论坛上的一项调查问卷,超过50%的论坛用户为20岁以下的年轻人。

2012年4月,苦于在现实中找不到志同道合者的孙亚男发现了“苏联主义”网,“终于找到了组织”。

 

保卫来之不易的苏联主义阵地

31岁的站长“米沙”对苏联主义网的定义为:著名左翼理性爱国网站,对抗新自由主义的利器。“任何非马列主义者,都只是暂时的同路人。”“米沙”说。

苏联主义网的成员们大多都有着苏联名称ID,如“契尔年科”、“斯大林”、“安东诺夫”等。但网站的苏联色彩的不仅是这些,更多的来自于其严格的组织架构与管理模式。

在苏联主义网下属论坛,普通会员的级别由最低的苏维埃人到最高的苏联主义元老共分六级,管理员则为中央委员,级别最高的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中央委员的产生由全体会员投票决定。“主席团成员大多年龄在25岁以上。”主席团成员“BAHR”介绍说。

网站组织示意图显示,苏联主义网的价值核心是“以阶级斗争原则和坚持公有制经济”。除了管理帖子,中央委员们还需要时刻监控论坛成员的精神动向。“要严防叛变的出现。”ID为“沉默”的中央委员说。

中央委员的权威在论坛置顶公告中便有体现——“严禁普通会员以苏联主义网名义对他站发表看法,一经发现,立即开除”。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则是,一旦加入苏联主义论坛,成员一切行为便都要提交中央委员会报备,包括建立网络聊天群以及线下聚会等。

在米沙看来,这是论坛能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下存活的关键。2012年,包括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在内的一批苏联主义网盟友网站被关停,“风雨飘摇”。

当时,“米沙”在一封公开信上联署签名,呼吁左派团结行动起来。随后,论坛内部也加强了管理。“集体负责,分时轮值”,当年就有超过2500个“不听话”的会员ID被清除。

此外,论坛还设立了“克格勃总部”,负责执行“全面的舆论监督和严格的人员控制,保卫来之不易的苏联主义阵地”。

例如在2012年论坛“克格勃”换届中,初级苏联主义者“U86”因提出批评意见而引发小风波。他被一位名为“马列主义者”高级成员发帖揭发:“这个人似乎不太可靠……同志们审查审查他的发帖记录,看看他是不是一个社民分子。”

中央委员“沉默”也对“U86”表示,今后会“特别关注你的言行”。

“克格勃”中还下设“义务警察”一职,颁发克格勃证章,负责协助监督管控论坛成员。2013年4月成为“义务警察”的“伊卡洛斯-斯大林”介绍,工作内容是“赶走一切美帝、社民党、白匪”。

2013年6月,夏志军成为苏联贴吧吧主,“当时像做梦一样”。但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伟大苏联并不好守卫”,贴吧里总是出现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整整一个月时间,夏志军都睡不好觉,“必须24小时巡逻,清理敌人。”

 

清除“叛徒”

即便从“苏维埃人”到“中央委员”,无数双眼睛盯着苏联主义论坛,但仍难免遇到敌对力量攻击。

2013年8月4日,刚刚高中毕业的“义务警察”、中级苏联主义者“索雷德利”发现中央委员“timshenko”及其他成员另立门户,建立了以苏联为主题的QQ群和相关网站。

“有叛徒出现!”“索雷德利”立刻向主席团和“克格勃”汇报,随后他与“伊卡洛斯-斯大林”组成潜伏小组,卧底收集“叛徒”名单,并“逐步进行肃反”。

8月6日,在“克格勃”们的努力下,“伪苏联主义”网站被封禁。随后,在QQ群中,部分苏联主义成员开始了自清行动。论坛成员“瓦日喵”、“布列斯特”交待了自己所在的涉苏群,并随后主动退出。

除了对外斗争,苏联主义论坛也会与价值观相近的网站进行结盟。但后来,大部分盟友网站纷纷关闭,只剩下了“红梅在线”。

线上盟友的减少使会员们加大了线下“外交活动”频率,但即便是盟友意见也并不一致。在身处左派阵营的苏联主义会员们看来,只会做正面评论的“五毛”们虽然是盟友,但理论水平太低。

网络和现实中盟友的日渐稀缺使得苏联主义者们开始求诸于幻想,在苏联主义网首页常年贴着一篇论坛成员梦见“与列宁、斯大林沟通并获得指导”的帖子。

 

“左翼同志找个女朋友不容易啊”

但在现实中,这些“苏联主义者”感受到更多的是孤独与失落。

暗恋5年后,初级苏联主义者赵晨翔终于与女友牵手走到一起。但没过多久,他便发现巨大的隐患——女朋友根本不支持他的苏联主义理想。“左翼同志找个女朋友不容易啊。”赵晨翔担心地说。

“革命者注定是孤独的。”同样因政治取向被心上人抛弃的论坛会员安慰他。

从初中时代起,孙亚男便是最坚定的苏联卫士。上高中后,他在学校里成立了“苏共××中学党支部”,还自制了一枚一级卫国战争奖章别在衣服上。但没多久,便被老师批评“思想过激”并解散了他的“支部”。

通过观察,孙亚男统计出班级里75人中亲西方的有47个,中立18个。由于力量对比悬殊,孙亚男不得不与“五毛”结成同盟。在孙亚男看来,只有斗争才能胜利。

斗争的方法分为文斗和武斗,文斗指的是辩论,武斗则是通过电脑游戏“坦克世界”决出胜负。

文斗的对象不只是同学,还有老师。当历史老师在课上讲到斯大林经济路线的缺点时,无法忍受的孙亚男起身便喊:“你这是反动!”说完之后,他走上讲台,给大家讲了一堂课的斯大林保卫战。

斗争的极端最终会演变成斗殴。一次在与“西方阵营”辩论二战苏军战斗力问题时双方发生了争执,“那个美帝直接被我骑在身上打了。”

最严重的一次甚至动用了武器,孙亚男和战友们用黑火药填满可乐瓶制成手榴弹扔向对方,又买来“窜天猴”(一种烟花)架在三轮车上充当喀秋莎火箭炮发射。

最终这场“战争”以众多同学被学校记过收场,唯一一个伤员是运“武器”时胳膊脱臼的。

理想在现实中的破碎使得“苏联主义者”们更加珍惜网络家园,国内时政与历史敏感话题在论坛内被明令禁止。与因游戏、动漫迷恋上苏联的年轻人不同,论坛里的“老人”成为“苏联主义者”更多是因为理想与现实的冲突。。

“BAHR”告诉南方周末,自己在1990年代后期看到社会上、企业里、资本主义不断蔓延人性也随之扭曲,“西方文艺中也越来越看不到人生的任何希望”。渐渐地,他把自己的喜好与信仰都转向北方那个曾经的红色大国,“都寄托在苏联身上”。

    32岁的刘洋参加工作后看到自己曾经生活的铁西区工厂倒闭,工人下岗,他开始越发怀念曾经的集体主义生活,“社会相对公平”。在刘洋看来为伟大理想献身、集体至上、与法西斯血战到底才是真正的苏联,“但我认同它的精神而不是制度”。

“没人关心这些了”

在“苏联主义者”们看来,苏联的解体是一个巨大的悲剧,而解体后的苏联人民无疑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苏联主义论坛专门开设了“当代苏联”板块,其主题便是:揭露苏联各族人民因为解体所经历的困窘、惨景以及反思。

2013年8月,一篇关于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现状的文章再次引发关注,俄罗斯的历史选择之辩也再次成为网络热点话题。苏联主义网也进行了激烈讨论,主要集中在对戈尔巴乔夫、叶利钦的批评上。

纵使苏联主义者们在虚拟世界得到了慰藉,但一些“走出去”的人却触摸到了与想象不同的现实。

2010年,从俄语系毕业的程峰被派往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工作,苏联解体22年来,这座城市人口增长一倍多,已成为中亚最大城市。

在俄语系学习时,最让程峰感兴趣的便是苏联历史文化。到阿拉木图不久后,一次坐车时程峰问车主是否怀念苏联。“完全不,有苏联就不可能有阿拉木图的今天。”司机说。

和他拥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四十多岁的刘剑平,从小受爷爷影响向往苏联的他在几年前来到白俄罗斯。让刘剑平没有想到的是,除了他,那里很少有人怀念过去。刘剑平曾试图寻找原因,最后得出结论——“他们都被洗脑教育了”。渐渐地,他也不再和身边人谈论苏联,“没人关心这些了”。

俄语系学生徐镇(化名)曾于2010年赴俄罗斯留学,他看见的是一个处于转型期、复杂多变的大国,而且身边的同学时常走上街头抗议。他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多不满,苏联是否更好?”同学想了下回答说:“苏联让人怀念,但俄罗斯才能抗议。”

在网上看完俄罗斯网友被《前进,达瓦里希》感动的帖子后,曹文明在一段时间里觉得真正的“知音”在远方。他把影片下载到手机上,特意跑去北京俄罗斯人聚集的日坛路附近。碰到了一个俄罗斯美女,掏出手机就放,不出所料,姑娘真的被感动了。

“那么,你是想回到苏联了?”他充满期待地追问。但俄罗斯姑娘收住了表情,打量了他几眼,走了。“好像我问了什么怪问题一样”。曹说。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徐之明看来,中俄两国都有怀念苏联的人,但俄罗斯人主要怀念当时的国际地位,中国的年轻人则更多是一种对现实不满的宣泄方式。

“在这群年轻人的成长经历中,较有影响力的两个强国一个是美国、一个便是苏联。如今有人崇拜美国文化,自然也会有人喜爱苏联、怀念苏联。” 徐之明对南方周末说。

2013年3月,苏联主义网开展了一项投票——如果苏联还在,会怎样对待网络?一半的用户选择了“独立建设网络服务器,自成体系与西方网络不关联”,另一半的则认为会是“允许访问西方的网站,但设置防火墙过滤信息”。选择“和全球网络浑然一体,无限自由浏览”的为0人。 

 (感谢丁朕对本文的帮助)

 

来源:邵世伟

链接:http://blog.renren.com/share/472483761/17272264488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