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专家忆大跃进乱象:工厂不讲科学 蛮干乱干

本文摘自《跌荡一百年》(下卷),作者:吴晓波,出版:中信出版社 

中苏关系自斯大林去世,特别是赫鲁晓夫发表了秘密报告之后,就变得别别扭扭。1958年初,毛泽东提出反教条主义 ,对苏联发展经济的做法提出了批评,他认为苏联的根本问题是见物不见人 ,依靠官僚技术阶层和他们制定的规章制度管理经济,其要害是限制了广大群众的积极性。苏联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战略也不能理解,该年7月26日,新华社《内部 参考》刊登一篇电讯稿,透露部分苏联官员和专家对中国的 大跃进 和人民公社不以为然,甚至在报纸上对热火朝天的人民公社运动只字不提,这很是让中国领导人恼火。

这种矛盾很自然地反应到数千名援华专家身上。曾任鞍钢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的马宾在30年后对历史学者罗时叙讲过一段回忆:1958年,他在北戴河亲耳听了毛主席关于钢产量由535万吨翻番达到1 070万吨的讲话,会上群情激昂,有人当场作诗曰: 坐八百看一千,土办法不花钱,大家一起努力干,年底一定会实现。 马宾对这个目标很是怀疑,可是却不敢公开质疑,回到工厂后, 苏联专家规定的章程不要了,高炉拼命装料,眼见就是胡来,不合格的钢也出炉了。炼钢车间把规章都烧了,对产品质量也不进行检查了 。后来的结果是,鞍钢生产出来的一级钢轨的产量由过去的93%降低到了42%。

这种跃进做法让苏联专家很是不解。广西有了新建的炼铁厂要请苏联专家去指导,可是专家们从报上看到那个厂炼铁是用木柴烧的,就死活也不肯去。齐齐哈 尔的富拉尔基钢铁厂是完全由苏联人援助建成的,为当时国内规模最大、技术水平最好的特种钢厂,在生产汽轮机的大型锻钉时,中方为了创造纪录,违反既定的工 艺规程,热火朝天地一阵猛干,结果炼出大量的废品。一些苏联专家对钢铁领域发生的盲目过热很担心,他们向苏联使馆作了反映,再由使馆向中方上级提意见,结 果当然引来很大的反感。

发生在钢铁领域的冲突并非个例。第二机械工业部的二 二厂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这个工厂是研制核武器部件的,当时正处在设计阶段,苏联专家按常规提出设计工作应分为三步,即初步设计、技术设计和施工设计。但 中方认为,在当前大跃进的大好形势下,应打破常规,三步并做两步走,取消技术设计环节。为了说服苏联专家,中方特别组织他们参观了创造万斤亩产纪录的徐水 县,试图用中国农民的 放卫星 精神打动他们,谁料,专家们一到田头,又对粮食产量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在争执不下的情况下,中方决定不听苏联人的意见了,结果在后来的施工过程中,不断 遇到麻烦,大大小小的修改达几百次之多。

在水利和电力系统服务的别斯托夫斯基报告说: 中国同志决定简化电力装置,这将降低它们的可靠性,其结果不可避免地将导致事故的发生。 哈尔滨火电厂专家组组长克利莫夫在1959年7—10月间向中方递交了十多封抗议信和申诉信,报告工厂违反锅炉的操作规章贸然跃进,但一直无人过问,最后 引起工厂大爆炸,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最可笑的是北京航空学院,它要求苏联专家帮助设计时速3 700公里的飞机,这让他们十分为难,因为只有火箭才能达到这样的速度。

1959年初,很多苏联专家向国内抱怨,中方的一些企业撤销了按苏联技术方案和技术规程设立的技术部门,取消了必要的技术规格和标准,他们表面上仍 留在岗位上,享受薪金,承担合同规定的生产责任,但实际上已无法履行自己的职责。武汉冶金公司的12位苏联工程师说他们已经有三个月没有工作了。第一机械 工业部第一设计院的中方领导有8个月没有与苏方专家见面。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