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坦厂中学:漂浮着的“神话”

采访毛坦厂中学并不顺利,在采访还没有开始,毛坦厂中学的一名副校长就找到我所在宾馆。
  他希望我不要报道,即使是正面报道。这名副校长说,现在毛坦厂中学树大招风,你说好也会有人在你报道的基础上做负面文章。
  据他讲,毛坦厂中学的应试教育模式曾被中央有关领导批评,要求加强素质教育,“那些素质教育搞的好的学校是怎样?不过多了些形式感的内容。”
  所以,他们对外的宗旨是不宣传不报道,保持低调。

  6月3日,71岁的潘奶奶送饭到学校给孙子吃,老人一直端着盛菜的碗,等着孙子夹菜。
  学生:“老师说…老师说…”
  6月2日到6月5日,我没有再和校方接触,采取直接接触陪读家长和学生的方式,来了解学校的教育状况。
  我没料到学校的防范工作如此深入细致。接触到的学生往往都会说,老师说了,不能接受任何记者采访。而一些家长也会说,孩子说了,学校不让接受采访。
  即便如此,在放学和下课时间,我在校内和校外也接触了一些愿意和我聊天的学生,不过,觉得学生获知外界的信息少的惊人,缺乏自我的思考。
  聊及一些热点事件时,他们显得信息严重缺乏,而如果涉及到政治,他们会说,老师说不要碰政治,不然以后会有大麻烦。
  “老师说……老师说……”,这是从他们的口中最常听到的话。

  6月2日晚,毛坦厂中学东侧围墙外的一棵据说有百年历史的柳树,被当地居民称为“大神树”,每天都有家长来此烧香祈福孩子高考“金榜题名”。
  家长:“只要能上好大学,什么都值了”
  虽然有家长不愿多说,不过,毕竟有上万陪读家长,愿意和我聊的还是有的。
  来自淮南陪读的徐先生是一名退休的知识分子,他说,孩子入学前很活泼,而现在变得不爱说话,每天有十几个小时都在教室里,用于睡觉的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生活的节奏就是上课、自习、考试。
  据徐先生讲,学校对复读生的管理和应届生不同,复读生被当做社会青年对待,“学生不听话,挥手就是一巴掌,抬脚就踢,都是真打”。
  家长李青胜说,常听孩子说有同学挨打,真心疼,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望子成龙,都是为了孩子能出人头地。
  我采访了百余个陪读家庭,对于学校的这种教育,虽然路人皆知,但认同的家长占大多数。他们多会说,反正就一年,忍一忍,只要能上个满意的大学,什么都值了。
  徐先生算是少数,“孩子现在胆小,恐惧,压抑。”他说,这样教育孩子太残忍,我是持不同观点的,但没办法。

  6月4日晚,毛坦厂中学内,两名高三应届女生,一阶一叩首,祈祷“金榜题名”。数百级多级台阶,叩了大约一个小时。到达塑像下,无法站立,坐了大约五分钟才离去,很多路过同学对此表示惊讶。
  教师:付出取得成绩是应该做的
  香火旺盛,成为这里的一处壮观景象。
  在毛坦厂中学东北角有一棵大树,当地人称之为百年“大神树”,大家口口相传说,拜过神树的都考上了大学。
  临近高考,每天成百上千的家长来这里烧香祈福,有的时候,家长还带着孩子烧香,有的孩子不愿意烧香磕头,被家长训斥,最后不得不屈服。
  这棵“大神树”“邻居”,70岁的童先生说,这颗树不过是一棵几十年的老柳树,“比我年龄都小,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它就会被供为神树。”
  毛坦厂中学内的公园,通向山顶的毛主席塑像有数百阶梯。6月4日晚,两名穿校服的高三毕业班女生,一步一叩首,大约用时一小时叩首到塑像下。到达时,已经无法站立,坐了数分钟后才起身离开。
  对此很多围观同学表示很惊讶,在现场我还看到有一些老师在塑像前和毕业生合影,这两个学生叩拜到塑像下时,几个老师主动让开,重新选择合影角度。
  一名老师给我发来私信说,“你好!我是毛坦厂中学教师。今天从微博上关注到你所发毛中女生跪拜毛泽东像的照片,惊。作为教师我实在无法理解这种行为,也为此而痛心。”
  这名老师说,“我们生存于现今教育体制下,我们是教育体制的末端执行者。或许作为基层教师我们视野太狭隘,但现行机制下,通过实干和付出取得办学成绩是我们能够做到和应该做到的。我们的心声是安安静静地教书育人。”

  6月4日,毛坦厂中学补习中心的教室课桌上,离开的学生在课桌上或写或刻上这些字句。
  座右铭:“本来十八一支花,硬被残成豆腐渣。”
  6月4日中午,毛坦厂中学补习中心8000多学生放假,将回原籍参加高考。
  从早上6点开始,来自安徽各地的车辆涌入这座小镇,全镇水泄不通。毛坦厂中学校园内的各条道路,也被上千辆车占满,而学校的三个进出口,仍然有很多想进校园的车被堵在门外。
  接孩子们的车有中不乏宝马、奔驰等豪车,毛坦厂镇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机关几乎出动了所有的工作人员上街配合警察维持秩序,但很多接孩子的家长火急火燎,不听指挥,相互间冲突不断。
  在一间间在人去楼空的补习中心教室里,我看到了很多或刻或写在课桌上的字句,其中有斗志昂扬的激励,也有痛苦无奈的心声:
  “什么都是假的,高考才是真的。”
  “死后必定长眠,生前何必久睡。”
  “留后路——留死路!!!”
  “毛坦厂就是一魔窟,本来人家也是十八一支花,硬是被摧残成四十一堆豆腐渣。”
  “逃离毛坦厂。”
  说实话,我被这样语句震惊,不知道这些学生写下这些语句时是怎样的心情。
  虽然这里的应试教育模式饱受争议,但巨大的利益和家长望子成龙的强烈愿望,驱使着这所巨无霸中学势不可挡地向前发展。
  而那些孩子,则像一叶小舟,任由外力推向前方。

 

来源:新京报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