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怪病

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戴维•皮林


 

朝鲜一贯令人费解,部分原因是它极度与世隔绝,我们对它知之甚少。美国前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Walter Mondale)曾说,但凡有人自称为朝鲜问题专家,不是骗子就是傻瓜。平壤方面多次似乎渴望与西方对话,尤其是美国,但与此同时,它却在腔调上乃至行为上追求极端对立,例如它1983年一边寻求谈判,一边却企图在仰光炸死韩国内阁成员。它既想孤立,又想接触,令西方不知如何应对。

保罗•弗伦奇(Paul French)的这本著作虽然篇幅过长但颇有见地,它描绘了一个通过游击战建立起来、心理上仍处于战争状态的国家。朝鲜的偏执催生出弗伦奇所说的“武士共产主义”(warrior communism)。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朝鲜人表面上的被动性——他们忍受着羞辱、贫穷和不时爆发的饥饿,但从未明显尝试过推翻政权。如果说许多有关朝鲜的报道是歇斯底里乃至荒诞不经的话,那么弗伦奇采用了另一种表现手法。他的著作枯燥、严肃,充斥缩略词,但透露出胸有成竹的自信。他也不时展现出自己的有趣一面,将金家王朝的三代领导人称为“金一代”、“金二代”和“金三代”(Kim1, Kim2, Kim3)。

美国与朝鲜交往不顺,时而接触时而制裁,结果往往不如人意。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1994年签署的《美朝框架协议》——朝鲜承诺暂停核武器计划,换取防扩散的民用核技术——被朝鲜自私地利用。金正日(Kim Jong Il)一边榨取美国的资金和技术,一边继续提取浓缩铀。小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以“邪恶轴心”讲话为代表的强硬政策也好不到哪去。有关朝鲜改朝换代的论调建立在朝鲜政权覆灭在即的错误想法之上,结果只能促使平壤方面加紧研发核弹。然而,就连小布什也没有像美国封锁古巴那样压迫朝鲜。自始至终,涓滴式的人道主义援助维持了平壤政权的活力。

弗伦奇将朝鲜称为现存唯一未改革的斯大林主义指令性经济体。他的论点是,只有领会一个陷入“必输”局面的经济体的困境,方能理解平壤方面看上去极端而自相矛盾的立场。弗伦奇探索了朝鲜三心二意的市场经济改革,他得出的结论是,朝鲜体制几乎对改革无动于衷,产生不了任何反应。改善经济状况和维护政权生存的双重目标,终究证明是不可能的。


早期,朝鲜经济似乎比韩国更成功。但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朝鲜日益被苏联抛弃,只能在中央计划的矛盾下挣扎。如今的朝鲜严重缺乏电力,以至于红绿灯已经被疏导交通的女性代替。空军飞行员飞行时间严重不足。营养不良问题——上世纪90年代演变为饥荒——对朝鲜产生了毁灭性的影响,以至于朝鲜军队入伍的最低身高要求是4英尺11英寸(约合149.86厘米),为世界上最低。与中国、越南乃至古巴不同,朝鲜未能开辟出一条介于指令性经济和市场经济之间的中间道路。

维持独立自主——体现在强调自力更生的“主体思想”政策中——意味着采取“先军”方针。这反过来导致一种恶性循环:失败经济取得的仅有果实也被投入了臃肿的军队中。韩国曾经估计,朝鲜只要削减5%的军事预算便可解决它延续已久的饥饿问题。弗伦奇表示,朝鲜被称为“闭关、僵化、精神分裂、奥威尔式、时代错误、贱民、自杀式的国家”。他表示,朝鲜归根结底是按照某种内在逻辑运转的。

尽管本质上是失败的斯大林主义国家,但朝鲜仍然成功地生存下来。金正恩(Jim Jong Un,“金三代”)接替父亲担任领导人,再一次维持了朝鲜的生命力。弗伦奇总结道,试图将一个内在不稳定、但顽固不化的政权往死里逼,无异于招引灾难。这就还剩下一条难以接受、但可能不得不走的“建设性接触”道路,即用人道主义援助这根“有毒的胡萝卜”,引诱朝鲜尽可能地走上经济改革的道路。

如果弗伦奇所言不差,那么朝鲜之所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原因并非这个国家是由一群疯子掌控,而是它实行了一套疯狂的经济体制,它无法从中安然脱身。只有促使它走上改革之路,才有蜕变而不引发灾难的希望。

本文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亚洲版主编

《朝鲜:偏执之国》

(North Korea:State of Paranoia )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