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副国级”

能和内马尔范佩西抢戏的,大约只有中纪委打老虎了。

全国政协副主席这个头衔确实更像退居二线后的“闲职”,但毕竟那也是个“副国级”——前天傍晚17时整,中纪委网站宣布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使其成为十八大后落马的首位国家领导人。

第一时间,中国媒体都注意到了这条超越此前最高查处官员级别——正部级——的公告。@头条新闻帮着@新浪新闻客户端一起高喊“看世界杯也要关注打虎:十八大以来首位副国级官员落马”,并介绍有关苏荣仕途的背景知识:“曾任青海、甘肃、江西省委书记;在他长期担任‘一把手’的江西,近半年来已有三名副部级官员被查。”

只不过,面对满屏“副国级”,被吊高了胃口的@朴抱一说那“纯粹是个笑话”:“全国政协总共有23位副主席,全国人大还有13位副委员长,退休的省委书记,只要身体健康,大领导跟得紧,基本上都会去两大养老院挂个副职,后来板凳不够用,专门委员会的主任委员也是荣退中转站,减少心理落差而已。不进局,不算大老虎的。”没错,根据@王星WX统计,“现任在职副国级干部共62位”。

@床运专家也认为,“所谓副国级,就像国嘴国脸国足一样,都属于经不起甄别的模糊性概念”:“通俗意义的副国级,是指在党务系统以外宪法意义上的五副两高(国家副主席、副总理、国家军委副主席、副委员长和政协副主席及两高首长)。这些和常委以外的政治局委员一起被列入警卫系统二级保卫范围。国务委员乃有争议的过渡性职务。”仍嫌意犹未尽,稍后他又有补充:“若非要套副国级这个概念,与其解读已经曝光的苏案,不如稍安勿躁,等过几天解读徐案。”

的确,过去一周里,甚嚣尘上的中纪委曝光对象实乃那只“绿皮大老虎”,然而,也并不能因此说苏荣完全就是个“大冷门”。在他2007年至2013年间主政的江西,从去年12月起陆续有三名省部级官员被中纪委查处,包括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副省长姚木根以及省委秘书长赵智勇。

最能说明苏荣早已被盯上的,莫过于财新网发表《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被调查》的速度之快。中纪委公告面世后尚不足一小时,这家在反腐报道中一马当先的媒体即已通过网站及微博微信张贴出长达4000余字的独家特稿——绝对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顺着中纪委公告之“东风”,财新网回溯江西那一场“不亚于四川、山西的官场地震”以及中央巡视组当初表态,以示“苏荣涉及违法违纪案件,早在一年前即有传闻”:“2013年5月27日至8月20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江西省进行了巡视。期间,原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的前妻姚敏建,向中央巡视组公开实名举报苏荣妻子涉及新余市土地交易和建设工程的贪腐问题,因周建华曾向纪委监察部门举报苏妻等人,遭苏荣等人构陷。2013年9月18日,巡视组向江西反馈巡视情况,组长王鸿举说,巡视中干部群众也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包括有的领导干部及其亲属存在插手工程建设项目、谋取私利、节假日收送红包礼金等;此外,干部群众还反映,一些地方在矿产资源保护、开发、管理工作中存在漏洞。巡视组还收到反映一些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已按有关规定转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有关部门处理。”

财新网何以能这么快?最直接的原因,就是他们正在密切关注周建华案中的“举报风波”。2012年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周建华接受组织调查,而后被江西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是,在律师会见、法庭审理过程中,他多次辩称自己是因举报苏荣之妻涉及贪腐而遭苏荣等人构陷。根据财新网引述周建华代理律师李金星、周泽公布的会见实录,周建华曾透露了他对苏妻的举报内容:“新余市内某金矿主找到苏荣妻子,苏妻通过赵智勇找到时任江西新余市委书记,‘让’并‘催’新余市允许其因污水关停的金矿主恢复开采;新余高专对老校区300多亩土地公开拍卖时,某浙商陈某托请苏荣妻子,苏妻通过时任新余市长,中断拍卖程序,并使得陈某以70万/亩的价格获得该地块,而新余内地段相对劣势的市委党校地块拍卖时,地价为325万/亩;与苏妻关系密切的邓某,承建新余市至分宜县公路三个标段,之后转包给当地人,并且实际承建了行政中心;新余市某个体户李某,通过苏妻承揽了新余市一项老城区整体改造项目。”

另有一场事关“瞒报”的风波:“苏荣还曾被指在2010年江西抚顺唱凯决堤时瞒报死亡事故。当年6月,唱凯决堤后第三天,时任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唱凯堤决口10万人被困,无一人死亡。’……但中国经济时报之后刊发报道称,该报记者刘建锋查证有人死亡。该报道曾一度引发关注,记者称曾收到封口费。”

而这篇独家特稿中所发掘的昔日苏荣反腐表态,此时更显荒诞:“在担任领导职务期间,苏荣曾多次就反腐工作做出指示和部署……2009年12月6日,人民网曾刊发题为‘看苏荣反腐那股子狠劲’的文章,文章写道:‘12月3日上午,江西省纪委召开会议,部署全省2009年度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检查工作。省委书记苏荣对认真做好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检查工作提出要求。从苏荣讲话里,我们不难看出,江西省委对反腐防腐是怎样地动真劲,动狠劲。我们感到江西正以更加猛烈而切实的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贪污腐败。’该文还提到:‘江西从重、从严、从密、从深的反腐,充分地显示了以苏荣为班长的江西省领导班子,对腐败充满了极端的仇恨,与腐败不共戴天。这不奇怪。凡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痛恨腐败,何况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2010年8月5日,光明观察刊登文章《省委书记苏荣做的“第一等好事”》……2012年7月,苏荣带领省委班子参观江西省反腐倡廉教育馆。据江西省政府官方网站报道……在参观过程中,苏荣指出,加强反腐倡廉建设,思想是先导,教育是基础,领导干部是重点。2013年,离赣赴京前,苏荣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章,提出要大力加强纪律、作风和反腐倡廉建设,努力营造‘三清’政治环境。”

这种官员落马前后的言行对比,既是中国市场化媒体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亦可谓那些痛恨“满嘴仁义道德,背后男盗女娼”者最感痛快之处。就这样,人民网在所难免地被苏荣拖下了水,在微博微信上受尽奚落詈骂。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财经网的示范效应下,那篇《看苏荣反腐那股子狠劲》被民间意见领袖接力张贴,极尽嘲讽。@人民日报当晚那段微评——“苏荣成十八大后落马的首位副国级官员。在此之前,江西多位官员先后被查,主政江西7年的苏荣显然难辞其咎。权力有任期,清廉无时限。班子出了事,‘班长’走不了。无论什么人、职位有多高,只要触犯党纪国法,就必将受到严厉惩处。为官者,请自重!”——也丝毫无助于解围。

这不,昨天一早,@王鹏律师仍揪着江西日报和人民日报这两级喉舌的把柄不放,逼问“媒体职业道德何在”:“随着副国级苏荣的落马,各路媒体开始声讨笔伐,各种丑闻黑幕纷至沓来,爆料人、举报人、官员同僚等现身说法,眼花缭乱!落马前,怎么不见你们媒体们任何一篇负面报道、监督评论,尽是歌功颂德、精明能干只事,如今却痛打落水狗般,职业道德何在?”

考虑到中国媒体的生存环境,王鹏对媒体的追问固然有苛责乃至以偏概全之嫌,但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一夜“变脸”的现象确实发生了。昨天,除了江西日报旗下媒体“沉默是金”以外,中国各地多有都市报以苏荣落马作为头版头条,现代金报更因摘录财新网稿件《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被调查》,而成为各大门户首页热引信源——这也导致财新网迅速发布声明,指责对方“以‘综合新华社、央视’为名发表报道,大篇幅抄袭”。事实上,新华社迄今为止也只是发布了寥寥几十字简讯,并直接导致中国绝大多数纸媒止于引用中纪委通报。

唯有网络媒体勇往直前。连人民日报海外版下属微信号“侠客岛”都来了一段江湖告急,执笔者东方求败声称自己在中纪委公告出台前半小时就已接获一名人朋友求证“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昨晚双规”,当时便知“八成坏了”:“半年内,江西3名省部级干部落马。这种烈度,不亚于四川、山西。赵智勇是苏荣在江西期间‘大秘’——省委秘书长。自2008年6月起,赵智勇即任此职务,而彼时苏荣刚到江西半年。说明,苏对赵较为信任。‘大秘’出事,书记心中定有难言之隐……当然,我们不能从‘副省级干部出事,且是某省委书记任职期间提拔’,就推导出‘该省委书记就一定有问题’的结论。但如果一省半年内先后有3名副省级干部出事,均是某书记任职期间提拔,且其中一人为其‘大秘’,那基本可以断定——这名书记至少‘用人失察’……岛君一个朋友,在苏荣升任政协副主席后,曾与苏多次接触。谈及最大感受,朋友提到两词——‘两眼无神,心不在焉’,并说‘相关传言,早已有之’。”

最后一段中,“侠客岛”更以周泽博客上的周建华实名举报信为据,比那些市场化媒体还要娴熟地运用文字技巧:“6月10日,苏荣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在自己曾主政的青海省玉树,苏荣感慨地说,前后对比,玉树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过程,‘让我们更加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更加证明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描述‘伟大’和‘优越’,周建华的用词则是——‘我坚信党中央的反腐决心和能力’。”

媒体的轮换与现实的更迭互为映照。郑渊洁之父郑洪升昨日即在微博上扩散消息:“正要午睡,电话铃响起,原来是我在南昌的一位老友来电话说:昨晚南昌市鞭炮几乎响彻通宵。我说,又不是中国队取得世界杯开门红,放什么鞭炮?他说是人民群众热烈欢呼大贪官、原江西省委书记苏荣被拉下马。我说:那就痛痛快快地放吧,这比世界杯还有意义。世界杯是往网子里进球。咱们是把老虎关进笼子。”

即便没有兴奋到要去放一串鞭炮,即便仍有“政治斗争”之论间杂,但眼看高居“副国级”的苏荣落马,围观者的激动心情还是显而易见。周泽律师自是扬眉吐气喜不自胜,微博友人的道贺私信便可视为对其奔走呼吁的告慰;除了那些如今看来格外讽刺的反腐语录,苏荣、宋晨光、姚木根、陈安众四人并立船头眺望的旧照也被好事者找出,斥之以“同上一条贼船”。

罗昌平躬逢其盛。甚至,他就是最早在微博上暗示苏荣危在旦夕的记者,早在6月3日,这位因反腐而闻名的《财经》杂志前副主编就发布留言:“十八大以来,江西落马三名省级官员……数量已经不少了,级别能否再突破?尤其是经历一轮举报后,那位岌岌可危的副国座,会否以南昌为引线迅速撕开口子?”

如今,口子已经被中纪委一纸公告撕开。罗昌平便得以通过微信“闲话‘苏荣信号’”:“年初受邀,去江西人大讲堂交流,台下上百名厅处级官员聆听。事后,他们乐意于分享当地政坛的故事,那里有官员的苦闷,百姓的血泪。当下态势,只要你掌握了官员的贪腐铁证,无论是谁,都有可能将其绊倒,甚至送入大牢。但是,这样的机会,未必一直存在。苏荣始得今果,并非偶然。”

据其总结,苏荣由“吉林出重臣”而登顶,查处者实乃“手法巧妙,一举多得”,“此番被查,夫人儿子小弟均已入网。外称离婚的夫人未能幸免,倘若这也突破,是否更有他指?”

接下来,更有两段天下大势之观察心得:“自成克杰以降,这是二度涉及边缘国级,与核心之中的两陈一薄不同。历史轮回,有待革新。苏荣仅是再下一城的垫脚石。目前的反腐态度造就了官不聊生的现实,已成骑虎难下之势,必须走下去。当初创业者接连露脸,显然并非简单的刷存在感,而是博弈白热化的表象。我相信未来七年的变化,只是,短期内不同层面都会付出代价,无论左右,不顾远近,就像当年那些创业者所付出的代价一样。但愿一路走好!”

所谓“创业者接连露脸”,应是指继江泽民、曾庆红等中共元老之后,近日更有宋平、胡启立公开参加活动之报道。

天机莫测,苏荣可测。落马消息传出后,微博上多有宣告早获风声者,声称“三年前就得到苏荣一堆资料”的杨海鹏是一个,推论“或牵涉华润集团腐败窝案”的@新闻已死是一个,自言“早在去年3月就实名向中央写信举报苏荣集团”的@京A老记徐祥是一个,今天,财新网又请来刘建锋详细叙述“苏荣乱报灾情与抚州封口费事件始末”。总之,早年劣迹仿佛都是昭然若揭,只待今朝尽数倾泻。

进击的中纪委,打倒了苏荣不算,还要警告社科院里的异议分子。6月10日,中央纪委驻院纪检组组长、院党组成员张英伟批评社科院内意识形态存在“四大问题”,包括“穿上学术隐身衣,制造烟幕”、“利用互联网炮制跨国界歪理”、“每逢敏感时期,进行不法勾连”、“接受境外势力点对点渗透”。随着这一消息经由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网站披露,并获人民网转发,知识精英多有议论。

毫无悬念,微博上最著名的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被人们“对号入座”地认定为警告对象。昨天晚间,他终于借“副国级”之事发布调侃式回应:“敌对势力如此强大,将苏荣同志也渗透了?同志们啊,要警惕,千万不要忘记敌对势力的渗透!”;“这两天好多朋友来电话或来信,甚至有从外地来一定要见我,大家关心我是否‘被渗透’了。感谢大家的关心。这只是院领导在其它所的学习辅导讲话。我只是社科院普通研究人员,无党派非人士,教书,画画,发微博,没有这么重要。到目前为此,院里没有任何人找我谈这个事。”

贴出一幅烟波浩渺孤舟独桨的山水画作,于大V询问诸位围观者:“这幅画叫‘不摸石头也过河’如何?”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责编霍默静 mojing.huo@ftchinese.com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