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为何再次挑战美元

英国《金融时报》 社评


 
自上世纪60年代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创造出“过度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这个词以来,法国政治家就一直在徒劳地抱怨美元的霸权。

法国人对美元的敌意上一次爆发是在3年前。当时,法国即将担任20国集团(G20)轮值主席国,时任法国总统的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对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宣战。但嘴上谴责了几句之后,萨科齐就草草收兵了,他承认美元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还将维持世界头号货币的地位。

自那以来,情况并没有发生多少改变——欧元危机当然是一个例外,它让欧元挑战美元的能力不升反降。美元仍占世界各地央行储备货币的61%,欧元占比则略低于25%。这样看来,法国财政部长米歇尔•萨潘(Michel Sapin)发出的、对全球支付中所用的货币进行整体“再平衡”的呼声,就很难说有多少实质意义。

我们或许有办法提高欧元在贸易中的使用比例,欧洲航空公司从类似空客(Airbus)这样的公司购买飞机,看起来也确实没有必要用美元结算。但人们选择用何种货币支付不取决于行政命令,而是取决于市场接受何种货币。


没错,有些国家,比如中国和俄罗斯,确实出于战略考虑迫切希望降低对美元的敞口。但即便如此,这种转变大概也是缓慢的,不会一蹴而就。

当然,萨潘的兴趣不仅限于哪种货币符号出现在石油或机械设备订单发票的底部。他内心想的应该是另外一件事: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最近因违反美国对苏丹和古巴的制裁,而被美方处以89亿美元罚款以及刑事定罪。

法巴并不是第一家被美国监管机构抓住的金融机构。汇丰(HSBC)、荷兰国际集团(ING)和渣打(Standard Chartered)都曾被罚。但法巴被处以的罚款金额之高,让人们不禁想问:华盛顿方面是否日益将美国金融体系用作外交政策工具,以及这一点对非美国金融机构构成了多大的监管成本和风险。

毕竟,在此案中,是一家法国银行在与第三国做生意,而法国政府并未规定这种业务往来是非法的。法巴的罪行之所以发生,完全是因为在支付中使用了美元,从而与美国的体系沾上了边。

法巴也不是毫无过失。该行对通过其纽约办事处开展的交易进行了伪装,以避免受到监管机构的骚扰。没有任何理由能为这一行为开脱。任何想在一国开展业务的银行都应遵守该国的法律。美国也有权限制其领土内的银行开展受到禁止的业务。

然而,考虑到美元在全球体系中享有的不可替代的地位,美国也背负有特殊的责任,以确保它制定的规则不会导致全球金融大动脉过度拥塞。在确实需要监管的地方,监管的运用要适当而透明。但对法巴处以的罚金(以及对其从事美元业务的能力所做的限制),远远超出了类似案件中其他过错者所受的任何惩罚。

过去一年里,美国对银行的追查已变得更为有力。这反映出,美国认为金融企业未对一系列违规行为充分负起责任。由此引发的罚款、刑事定罪和其他制裁(比如业务限制)都有所增加。

不过,尽管美国认真履行其监管职责没有什么错,但它应该牢记金融权力也伴随着责任。法国的担心看起来也许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然而,如果人们认为美国的所作所为是报复性和主观的,美国终将为此付出代价。

译者/阑天、简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