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巴西看球忒贵:罪恶都市萨尔瓦多

作者:刘阳子

 

“去巴西看球忒贵” 是我们在世界杯期间的现场专栏,看球之余聊点别的,由我们自费飞去巴西的特约撰稿人 刘阳子 不定期(但频繁地)发回现场报道。“我 6 月至 7 月要去巴西看世界杯,22 天 6 场球,” 他在 自己微博上 说。“本人比较能写,足球本身和新奇怪青年文化都喜欢;不过写不了文化人游记,写不了厚重历史观。想开一专栏,挣点赞助费补贴住宿,忒贵。之所以在这个点[编者注:某天的凌晨两点半]发这么一条,是因为我感觉能起来看这场比赛的都是真爱足球。”

Bandai Namco 授权的航空公司版 PAC-MAN
下午3点半,我坐在 Avianca 航空公司的飞机上等待飞往萨尔瓦多。Avianca 是哥伦比亚的国家航空,空乘小姐美则美矣,办事却不大讲究,登机牌行李票之类事情说不明白,还没等你生气呢,她先瞪起眼来了(样子可以参照《摩登家庭》里杀邻居家狗的 Gloria)。南美妞儿净是蛇蝎美人,不碰为妙。所以我在 Avianca 航空的飞机上玩了一路愚蠢的足球游戏 Football Cup,后来换成了 PAC-MAN(竟是 Bandai Namco 授权版本)。此时,伴着下山的夕阳,萨尔瓦多出现在舷窗外面。
这个城市在夕阳下显得无比漂亮,之前就在电视转播里看到了新水源体育场的外景,傍着大海,坐落在湖边,上哪找这样的天堂体育场?难怪在这踢的比赛场场都是大比分。萨尔瓦多是一个 “V” 字形状的半岛,V 的两边都是海岸线,交点上有一座著名的灯塔,FIFA Fan Fest 设在灯塔边的沙滩上。
但萨尔瓦多治安的名声不好。一到青年旅馆就听到消息:昨天一位中国来的女孩,下午5点,在酒店门口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正在发微信,一个经过的人掏出一把半米长的刀,架在脖子上把她手机抢走了。
萨尔瓦多历史悠久,是葡萄牙殖民时期的第一个首府,也是非洲黑奴的登陆地和交易中心。到现在,这里仍然有着巴西最大的非洲裔人群。上街一转,直感也是如此,黑人和棕色的混血占据大多数,白人比例远少于里约、圣保罗等城市。
我抵达萨尔瓦多的这一天,正是巴西独立运动中萨尔瓦多解放纪念日,当地人称为独立日。广场刚刚狂欢过,警察戒备森严,广场上每10米一队,一队5人,荷枪实弹,表情严峻,有人接近时先摸枪套。先到的朋友说,在这出门别拿手机,别揣超过50块钱,沿着街上的警察点走,应可保万无一失。
正好,我最烦出门拍照片!
跟朋友在广场大排档吃喝的一小会,不下20个各式乞丐和流浪汉来讨要东西,千方百计、花样百出,有的要吃的(我还没动呢),有的要烟(整盒给他们分都不够),有的要把你刚喝了一口的饮料罐拿走。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没完没了,给我烦得不行,我拿起桌上一瓶防蚊的六神花露水给他胳膊上喷了点,走吧,他又伸出另一个胳膊让我喷,喷完,小孩表示要把整瓶花露水要走 …… 过了一会,两个流浪汉打起来了,一个抡起了棍子,差点伤了正吃饭的欧美小伙子,引发一阵喧闹,30秒不到,一队警察赶来,用膝盖把两人顶在墙上,反锁双手,迅速搜身 ...... 就这样,广场上的外国游客都看了一场巴西警察以暴制暴的实景演出。

摄影/Francisco Osorio
萨尔瓦多着实漂亮,建筑物颜色极为鲜艳丰富,大红大黄大蓝大绿,每一面破败的墙上都有巨型涂鸦。这里更靠近赤道,太阳颇毒,仿似盛夏北京。伴以凉爽海风,里约的潮气一扫而空。阳光让明暗对比特别明显,为色彩平添层次。往左看,是波光粼粼的南大西洋,停着轮船、游艇、帆船、渔船;往右看,到处都是古典建筑,市政厅、议会厅、教堂。市内有300多座教堂,所以有“黑罗马”之称,但有大批废置的房屋无事可做。除了巴西的银行、通信公司等 “大型国企” 和邮局等 “事业单位” 之外,看不到成规模的企业公司,再之下都是小商小贩、个体商户、本地连锁药店和小超市。
萨尔瓦多有一个人工名胜:连接 “上城” 和 “下城” 的电梯。这上下城不是英语里的 Uptown、Downtown 之说,而是物理意义上的上和下。上城在山上,大教堂、政府部门遗址在上城,是老城区,风景漂亮,治安问题也更严重;下城在山下,是萨尔瓦多的新城,一般现代城市有的东西都在这里,中产市民在此安居乐业。
萨尔瓦多的古典不止体现在建筑上,从经济形态上也可见一斑。数不胜数的推车小贩中,除了卖小吃和果汁的,居然还有许多卖糖果,这在中国90年代就已经绝迹了。街上还有卖布的布店。此外,在中国已经被淘宝、京东挤兑到不行的外贸服装店、电器店,在这里又多又红火。看得出来,这儿的人生活里肯定不包含收货地址、快递电话之类的事。
超市收银倒是引入了扫码系统,不过我在两个超市结账,第一个电脑死机,第二个收银员怎么也扫不出我买的 “雪碧 Zero” 的品名和价格。可能电脑也和这个古典城市格格不入吧。
回到青旅,在楼下客厅看电视新闻,巴伊亚州本地电视台正在直播 Breaking News。电视上出现了监控摄像头的画面:贫民窟街边,一蓝衣一白衣青年正站着闲聊,一吉普车从他们身后缓缓开过。蓝衣青年感觉到什么似的,回头看了眼吉普车内,一怔,然后他抬膝盖踢了一下同伴,两人拔腿就跑。吉普车副驾蹿下一人,举起手枪追逐蓝衣青年并开枪,路上行人大乱。镜头切到另一个监控摄像头,蓝衣青年奔跑中摔倒在街角,后面人追上来对准脑袋开了一枪。又切回到第一个监控镜头,杀手快速跑回车上,吉普车一溜烟开走了。
看得我目瞪口呆,简直是 GTA Vice City Story 啊!直升机在天上盘旋,女记者高亢地发布现场报道,警车在贫民窟街道巡视。蓝衣青年的命是找不回来了。
我拿过电脑,下午就在青旅看书抽烟好了。

 

 

来源:VICE

 

链接:http://www.vice.cn/index.php/Read/on-the-ground-at-the-world-cup-salvador-the-vice-city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