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各怀心事的身边人

作者:韩松落

 

 宁财神出事,让我惊心之处,不是“大密度写作”,而是他被抓的地点:公寓,以及被捕的诱因:被群众举报。        现代社会,隐私空间越来越小,隐私保护的难度越来越大,但要举报别人在公寓里的活动,还是比较困难,何况,当事人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行为的性质,一定不会敲锣打鼓、张明八榜地将自己的活动亮在方便观察的地方。要举报对面邻居在露台上种南瓜(作为一个被工作占用了大部分时间的植物控,我对此嫉恨不已),非常容易,但若要准确举报邻居在卧室里的不道德,难度极大。电影《后窗》里,受伤记者架起一个望远镜,对面公寓的一格一格窗子,就成了活动舞台,偷情杀人任由观看,这是电影赋予的透视功能,现实中绝无可能。

        联想这几年的若干事件,却不能不觉得,当事人几乎是活在透明后窗里。满文军被抓是在私人聚会上,张元是在工作室,含笑是在自己家里,李代沫是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都属私密场所,却能遭遇精准打击,非近身的关系,做不到这点。

        答案或许只有一个,身边人骤然发威。所谓“群众”可能并不是茫茫人海中,面目模糊的一员,而是各怀心事的身边人中的一个。

        中国人历来认为,“发人阴私”是不道德的,中国法律传统中,有“亲亲相隐”之说,西方人也提出“至亲不举证”。尽管,在“亲亲相隐”的对面,也站着一个“大义灭亲”,我们的法律价值观,也长期向着“大义”倾倒,但2012年3月2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做出规定:“除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的案件外,一般案件中近亲属有拒绝作证的权利。”为的是给人性和伦理留一点空间。

        当然,成文的规定里,用“近亲”限定了有这种回避资格和腾挪空间的人——得是配偶或者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人际圈的其他人,并不在其中。但它所提出的伦理命题,倒也可以适度延伸,人该不该去揭发自己的朋友同事,如果对方的行为并没伤天害理,并没威胁到世贸中心的安全。

         人们心里其实早有答案。满文军事件后,被怀疑是告密者的某明星,竭力证明自己的清白;宁财神被警方控制后,有消息说这和张元导演有关,张元工作室立刻做出澄清,说明人们都知道,那角色在世人眼中,会得到怎样的评价。

         我不认为吸毒有理有益,寻找灵感说值得推敲,但在毒之沉重之后,却有人生的另一份沉重,两份沉重,给身为围观者的我,带来的是同样的重击。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4b0d9f50102uvye.html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