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价:降也中国,升也中国?

英国《金融时报》 Xan Rice 报道

 

 
就在几个月前,铜看起来还最不受投资者的青睐。今年1季度,铜价大幅下跌10%至每吨6430美元,为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铜是最著名的贱金属,开采历史可以追溯到1万年前,被广泛应用于建筑和电子行业。

此轮下跌是中国事件引发的——中国铜消费量占到全球的40%以上。中国国内首例债券违约不仅令人担心中国经济状况,而且还让人们担忧,用铜作抵押的融资协议可能遭到解除。由于今年铜产量料将大幅飙升,铜价似乎还有进一步的下行空间。金属研究公司——汤森路透黄金矿业服务公司(Thomson Reuters GFMS)在今年4月发表的年度行业调查报告中表示,今年铜价可能试探每吨6000美元的关口。高盛(Goldman Sachs)预计年底铜价在每吨6200美元上下。

这种预测似乎与当前铜价相距甚远。6月,由于中国青岛港金属欺诈风波引发市场焦虑,铜价出现波动,但从3月算起,铜价已经反弹了8%。昨日下午,伦敦金属交易所(LME)三个月期铜报每吨7140美元,今年以来仅下跌了3%。

铜价反弹有多层因素。首先,投资者对大宗商品的情绪总体上发生变化,这也拉动从钯到镍和铝等其他金属价格上涨。中国经济数据好转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中国工业产值保持增长。


大宗商品咨询公司CRU的分析师马修•旺纳科特(Matthew Wonnacott)表示:“4月前后,许多基金看空中国。现在,认为今年中国形势不会太糟糕的观点利好铜价。”

供需预期的转变也有利于铜价。麦格理(Macquarie)贱金属分析师薇薇恩•劳埃德(Vivienne Lloyd)表示,尽管一季度中国需求疲弱,但自那以后已有所上升,同比增长率看来有望达到5.5%左右。美国和欧盟的铜需求也保持稳健。

尽管铜矿产量在增长,而且智利的两个新精炼厂也在今年6月开始运营,但精炼铜的供应状况仍令人失望。

上半年中国一些精炼厂或是出了问题,或是因为维护而关闭,这限制了精铜产量。此外,全球最大金属交易商之一的一位分析师表示,一些精炼厂故意在铜价低于每吨7000美元的时候减产。

这位交易员表示:“这些家伙们在铜价上涨时能赚更多的钱,因此他们不急着生产。你尽可以大量开采铜矿,但你仍得依赖(中国的)这些家伙们将铜转化为精炼产品。”

因此,铜业分析师不得不调整各自的预测模型。CRU本来预计2014年精炼铜过剩10万吨,但它现在认为铜市场将达到供需平衡,而且,如果中国国家物资储备局(State Reserves Bureau)像其定期做的那样,“从市场中吸纳一大块供应”来充实储备,那么就会出现供小于求。

旺纳科特表示:“供大于求的观点不如年初那么有说服力。”

铜价的另一个支撑来自印尼为刺激当地制造业而出台的新规。印尼政府在今年1月颁布矿石出口禁令,主要受影响的是镍和铝土矿的生产商。但铜矿商也受到出口关税提高的影响。这点意义重大,因为印尼生产大量的含杂质很少的“干净”铜精矿,中国对其产品有很大的需求。按照新规,自由港迈克墨伦铜金公司(Freeport-McMoRan)和纽蒙特矿业(Newmont)都没有出口铜精矿。自由港旗下的格拉斯伯格(Grasberg)矿场是全球最大铜矿之一,而纽蒙特则拥有Batu Hijau铜矿。

印尼仍有可能在出口关税上做出让步,但总统大选使得印尼政府不再优先考虑该问题。因此,纽蒙特关闭了其矿山,并向国际仲裁机构起诉印尼政府。

天达资产管理公司(Investec Asset Management)的基金经理乔治•切维利(George Cheveley)表示:“印尼与(铜)价格上涨有很大的关系。印尼何时放开出口仍然不确定。近几天的报道说一项和解方案即将敲定,但我们以前也听过这种说法。”

消息面也并非全都有利于铜价多头。随着铜价上涨,以及精炼厂较少有关闭计划,今年晚些时候中国精炼厂的产量有望上升。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分析师史蒂芬•布里格斯(Stephen Briggs)表示,没有足够理由认为铜价将持续上涨并突破每吨7000美元大关。

麦格理的分析师们对此表示同意,他们在一份报告中写道,今年下半年“我们预计铜价将会下行”。

译者/邹策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