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副主席对全球增长表示悲观

英国《金融时报》 吉纳•肖恩 华盛顿报道


 
美联储(Fed)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指出,低迷的劳动参与率以及美国楼市复苏乏力,是全球经济增长令人失望的两大原因。他表示这种状况可能会长期持续。

费希尔的评论反映了人们对经济的持续担忧。正是这种担忧令人们对如下问题的争论愈发激烈:考虑到美国就业率和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都十分强劲,美联储是否应该比预期更早地提高利率。

周一在斯德哥尔摩的一次讲话中,费希尔表示:“这种令人失望的状况及(对增长率的)向下修正为决策者带来了首当其冲的根本性挑战。除此以外,这些决策者还面临着恢复增长——如果可能的话——所需解决的其他一系列问题。另外,由于根本性的供给因素的增长率较低,全球经济的低迷状况也可能反映了一种更偏向结构性问题的中长期趋势。”

目前,美国就业岗位已连续第6个月增长超过20万。不过劳动参与率(labou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依然令人失望,上个月只有62.9%。

费希尔表示,尽管劳动力供应量的减少反映了老龄化之类的人口变化,“令人吃惊的疲软程度”可能更由于许多劳动力因丧失信心而不再找工作。

美联储最近披露,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ederal Open Market Committee)相信,美国劳动力资源并未得到充分开发,还有更多提升空间。这可能会令该委员会等到劳动力市场状况更加好转之后才提升利率。

不过,美联储还面临着改变这一计划的一定压力。费城联邦储备银行(Philadelphia Fed)行长查尔斯•普洛舍(Charles Plosser)就曾在今年第一个对此提出异议。他表示,出于经济发展状况,他更支持收紧货币政策。两周前,据美国政府的报告,美国第二季GDP增长率达到4%,这为这番表态提供了有力证据。

费希尔表示,房地产业也在继续为复苏带来压力——这番言论再现了此前美联储主席詹尼特•耶伦(Janet Yellen)的担忧。他补充说,与此前几次经济衰退后,楼市业务出现强劲反弹不同,较为紧缩的信贷状况令眼下的楼盘开工量欲振乏力。

而在美国之外,发达经济体的复苏一直“大大低于平均水平”。与此同时,新兴市场的表现也大幅下滑——尤其是亚洲各国。费希尔表示,决策者面临的挑战是要将“周期性危机与结构性危机、临时性危机与永久性危机”区别开来。

他补充说:“需求与供给因素很难分清楚,从而使货币政策决策者的工作尤为困难,因为这会增大评估美国产能未充分释放程度的复杂性。”

费希尔表示,他相信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取得了很大成功。然而当美联储开始考虑那些会影响其资产负债表的未来举措时,货币政策会变得更加复杂。

他表示,提升超额准备金利率应该在短期利率正常化过程中“起到核心作用”,而隔夜逆回购机制则有可能用来为货币市场利率设置下限。

费希尔表示:“利用以上工具及其他可能工具,我们将有能力提升利率,并在合适的时间内将它们维持在目标利率附近。”

译者/简易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