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问题今天还有吗?

在古代,人们相信咒语能拯救孕妇

早在上古时期,孕妇分娩就有了专业的助产士团队予以协助。按古罗马医学家盖伦的定义,他们拥有检查妇女的子宫,开堕胎和难产的处方,以及产出优秀后代的秘诀。

 

索兰纳斯被称为“欧洲妇产科学之父”,在他的著作《妇科疾病》中,列举了古罗马助产士接生的必备品:油、热水和海绵皂。接生过程中,用盐来恢复母亲的精神,羊毛用来覆盖母亲的私处。

 

听起来很简陋?但在当时的医疗卫生水平下,孕妇能有这样的助产工具待遇,已经很不容易了。

 

到了中世纪,助产士有时会给孕妇喝下薄荷花,确保胎儿的安全,下一步是热水配上牛膝草,助产士相信可以使胎儿顺利产出,若是胎儿死亡,再灌上一杯酒里泡过的玫瑰水,死胎也能顺利产出。

 

燃烧草药和香料的熏陶疗法也是中世纪助产士常用的。麝香、琥珀一类名贵的草药给富人闻,薄荷、媒墨角兰一类的给穷人闻。有时候难产,就燃烧胡椒让孕妇打喷嚏,让子宫受力扩大,胎儿方便出来。

 

如果上述方法仍不起效果,那就只有念咒了。没错,以前的助产士们喜闻乐见的终极助产手法,就是咒语。11世纪有一部名为《秘方》的著作,记载了多段助产士常用的接生咒语。举个栗子:

 

“让她进入死去丈夫的坟墓,在坟墓前踏步三次,说三遍这样的语句,这个秘方可以抵制可恨的缓慢分娩,这个秘方可以抵制邪恶的分娩,这个秘方可以抵制胎儿残疾的分娩……”

 

中世纪的倾听者相信“三”有魔力,所以才在咒语中出现这么多次。至于有没有效果,也只有神才能知道了。

 

经过一代代助产士的不懈努力,让孕妇分娩的死亡率一直保持在1.5%的高水平,也就是说,如果一个女性一生中按正常频率生产5~8次,她死于分娩的概率是1/8。

 

到了近现代社会,随着科学医学理论的逐步建立,孕妇的助产才终于有了系统靠谱的方法,死亡率也有了大幅下降,这种下降的趋势在20世纪最为明显。以我国为例,孕产妇的死亡率由1949年的1500/10 万降低到1997年的63 .3/10万,婴儿死亡率也从200 .0‰下降到31 .4‰。

 

保大人保孩子的纠结,现在基本不会发生

如果你在现代背景下的国产电视剧中,看到一个医生从产室出来念着“保大人还是保孩子?”的台词时,请记住,这种场景在现实生活中基本不会发生。

 

这种情况通常只发生在三四十年前或更早的时候,那时孕妇保健的意识相对淡薄,剖宫产手术少,麻醉技术、手术技术、抗生素等一系列卫生手段都不够成熟。更不用提产后出血、羊水栓塞等连今天的医疗水平也颇为棘手的症状。

 

而所有危及母亲的情况,肯定都是危及胎儿的。如果对难产处理不及时,要命的并发症会随即而来。比如子宫破裂或大出血,会使母亲和胎儿同时悬在鬼门关旁边,这种时候,医疗技术的落后才迫使束手无策的医生去询问“保大人还是保孩子”这个伦理问题。

 

而现在发达的助产技术,使得大人和小孩二选一的问题基本不存在。比如剖宫产的普及,虽然也带有一定的风险,却比难产并发症的风险小得多,还能既救了大人又救了孩子,新生儿和孕妇的存活率才得以大幅上升。

 

所以说,科学技术才是第一生产力。

 

保大人是人之常情,也是当今我国医院助产的基本准则。毕竟母体本身的系统也是以维持自身生命为先,胎儿可能因为母体的不良情况而出现缺氧,严重的话,即使保住了生命也可能带来残疾。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被送进医院的孕妇刚出了车祸,抢救已经没有意义,这是才会以保孩子为优先。

 

一般情况下,保大人和保小孩的问题会在术前就向家属交代清楚,而不会在术中临时反应。这时的情景通常是胎儿非足月情况下,产妇有妊高症、心脏病、胎盘前置等问题,情况危险,需提前结束妊娠。

 

按照国家卫生部施行的《病历书写基本规范》,会有一份“知情同意书”让孕妇签字。再简单的医疗操作,只要可能对患者造成损害,就必须提前签订,为的是确保医疗质量,防范医疗事故。

 

谁有替孕妇决定生死的权力?

但总有特殊情况,比如孕妇送来产房前已经陷入昏迷状态,“近亲签字”的条款,使得家属替孕妇做出“先保谁”的决定;或者是在个别医院尤其是民办医院,即使有术前的“知情同意书”为担保,医院还是左右摇摆不定,会征求家属的现场意见。

 

接下来就涉及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其他人有没有为孕妇决定生死的权力?

 

壹读君首先来说一说“知情同意权”。这个权利是属于患者的,是对患者自主权和自我决定权的尊重,使病人有权对医务人员所采取的防治医疗措施决定取舍。

 

所以,把要求病人签字当做医院推卸责任,那都是彻头彻尾的误解。

 

除非患者实在不能签字,才由法定代理人、监护人或相关人员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注意,是“授权委托书”,而不是“知情同意书”。

 

也就是说,当孕妇面临危险的时候,她的丈夫、亲属都只是被她授权委托而已。

 

再从法律地位上说。我国法律规定,胎儿只有从出生起才享有独立的人格,虽然这一点在不同的法律体系中还有争议,但按现行法律,在出生之前,胎儿并不能算作“人”。所以从生命权的对比上来看,孕妇似乎应该被选择活下去。

 

当然,现实的情况要比理论复杂太多。壹读君只能希望,每一个女孩子都能找到一个三观正确、心智健全的男人,也希望技术的进步,能让母亲们承担的风险越来越少。

 

参考资料:

《正确认识患者知情同意权》,《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第34期 ,伍晓光 田侃;

《从李丽云事件看生命健康权、患者自主权和医生干涉权》,《医学与哲学》第366期,樊辉 平晓月等;

《中世纪西欧助产医学研究》,陕西师范大学,孙宛宜

 

 

来源:壹读

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OTE4MzAyODYx&mid=201852230&idx=1&sn=7fe3a251a8dd76851f5ac30b9a641a79#rd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