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定要阻止想要自杀的人?

曾经自杀过,很幸运的被家人及时发现,抢救了回来。之所以匿名是因为,现在的我还是没办法坦然的面对那个居然选择自杀,懦弱的自己。


生活一直优越平顺,直到遇到一场车祸,男朋友因此去世,我受重伤左边手臂落下终身残疾。那之后的日子,每一天都成了煎熬,父母的担忧不用说了,一个左撇子要适应没有左手的日子,从前看似简单又理所当然的事情,突然变得难于上青天,吃饭穿衣洗脸这样的小事都要重新练习。这些表面的困难也许可以克服,心里的伤口却越来越深始终不见好。

记得刚出院回家那段时间,一天我妈做饭我站旁边和她聊天,她习惯性的跟我说:“递个盘子给我。”我也习惯性的用左手去拿,盘子哗啦一下就碎在地上了,愣了一下,突然间心里特别生气特别忿恨,伸手又去拿,一直拿,一直掉地上......疯了一样想拿起一个盘子,看着满地碎片,听着我妈一个劲儿跟我道歉,说她错了,她忘了她不对......第一次想到死了算了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呢。此后去见了心理医生,表面强撑着,但那个念头像种子一样种在了心里。

小学三年级开始打网球到车祸发生,将近10年,家里原本只是想我混个二级运动员为了高考加分,顺带锻炼身体。我却意外狂热的喜欢这项运动,花了比学习还要多的时间来练球,大大小小的比赛拿了无数奖,18岁以非职业选手成为国家一级运动员。这是我的骄傲后来成为我的伤口。

20年来习以为常的生活要全部推倒重建,而这个过程完全是一个人的事。父母围在身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为了不让他们痛苦只能强装着平静,装着积极生活,去看心理医生说不出几句话只知道一直流泪。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闭上眼睛就觉得他站在床边,我知道那不是小说里写的思念,那是害怕。不敢关灯睡觉,一直觉得他就在那儿......

半年的时间,1米7的我瘦到70多斤,父母能想的办法都想了,我觉得谁都救不了我,完全不认识自己了。因为芝麻绿豆的小事气急败坏,对来关心的朋友口出恶言,过后又非常沮丧,不停质问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这样循环往复,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看不到尽头的煎熬,折磨着我折磨着爸妈。那时候我想死也许真的是种解脱吧,这样大家都自由了。

下定决心之后,突然觉得轻松了。像从前的每天一样6点起床跑步,之后去球场训练;跟爸妈一起去逛街,挑了自己喜欢的衣服鞋子;和好基友们去看电影唱K吃火锅;最后一个人去拜祭了男朋友,只是遗憾没有见到在外地当兵的哥哥最后一面。大家都以为我挺过来了,慢慢恢复了。那天的早餐,牛奶里有谷乐脆和老鼠药,我觉得这样应该不会太苦太难喝了吧。

喝下去一瞬间,我就开始后悔了,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五脏六腑都绞痛起来,万分后悔!车祸那么痛苦都活下了啊!一只手慢慢就会习惯吧。不打球就不打呗别人不打也活的好好的呀!爸妈怎么办!!脑子里嗡嗡的,有什么往上涌,之后就没有意识了。得救是因为我哥跟部队请了假回来看我,正好在我喝下去几分钟后到了家。计划好了一切,以为他会坐火车回来,可以参加我的葬礼陪着爸妈我就放心了,没想到他坐飞机赶了回来。

想要自杀的时候,不管用什么方式,在你付诸行动的一瞬间,绝对会后悔,那瞬间你开始明白其实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但太迟了。为什么我这么笃定的说你会后悔,不只是依据我的经历。后来出国读书,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team,大多是跟一样我曾患PTSD(创伤后心理压力紧张综合症)的人,组成团队做义工帮助别人。其中有几人跟我一样曾经有过自杀的经历,大家一致的反应都是后悔莫及,做义工的时候接触到自杀后被救的人也都感到很庆幸。这虽然不是科学统计的数据,但我个人经验一次次验证了它的正确。所以在论坛,只要看到有人想要自杀,我一定会一直劝阻,哪怕100句他能看到一句也够了。能做的只有这么少,如果能给别人创造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会觉得自己的路也宽了许多。

不知道国内有没有这样的互助小组,我觉得这对于帮助走出困境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说说我是怎样加入这个小组的吧。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家健身房,每天都会过去跑步,我去的那个时间段总是有一个教练在教柔道,围观了几次觉得很有意思,教练非常幽默很有感染力那种的,大家互动的气氛特别好。每次看他们练习都有想加入的冲动,但想想自己的胳膀就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太勉强了。

后来跟我妈打电话说起这件事,她说去咨询一下教练,可以最好,不行也没什么损失。去找教练,说明了我的情况,他说:“如果你不参加奥运会,一只手足够了。我会看着你,保证你不会受伤。”慢慢跟教练熟了起来,觉得他是个非常有魅力的人,乐天、幽默、善解人意、学识丰富,总之跟他在一起总会觉得很轻松。有一次练习完,手机没电了,去他办公室借电话。敲门进去,好像感觉有什么不对,看到他坐在椅子上,但是,他的腿,一只腿却放在一边,突然间意识到,他竟然装着义肢,他竟然是残疾人,我有点失态的惊呆了。他恶作剧般笑着说:“没想到吧,吓到你了吗。”我就那样呆呆的站着。

那天跟他聊了好久,他曾在伊拉克服役,一次任务中负伤变成现在这样。很多战友牺牲了他活了下来,那段日子特别难熬,靠酒精麻醉自己,消沉了好久。后来通过心理医生介绍,加入互助小组。意识到很多人都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但我们不能总是沉浸在那种痛苦里,催眠自己一蹶不振,只要你愿意改变一点,总会走出来。

我是这样被教练介绍加入互助小组,大家像朋友一样吃饭聊天,看似平淡的说着自己的伤痛,我静静的听着,觉得自己的痛苦似乎并不是那样不可逾越。我想,所有悔恨自责都留在这一刻吧,不为别人只为自己,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更努力的生活,战胜那些痛苦。往后的日子里我总是记得在小组里听到的一句话:Pain is the payment for each precious thing.任何珍贵的东西都需要付出代价。

 

 

来源:知乎

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033820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