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记者的柏林墙游记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被推倒,结束了德国的分裂。

2014,正值柏林墙倒塌25周年,英国《卫报》记者Paul Sullivan踏上柏林,带着读者游览柏林墙,重温那段并不久远的历史。

在他的文章中,Paul Sullivan以作家的笔触写下一路走来的观感,其中既有灰色历史后的酸楚故事,又有柏林墙周边美轮美奂的自然景观。即使读者无法亲临柏林,也仿佛行走在柏林墙边的沧桑小路上。 

《外滩画报》还为读者精选了柏林墙的三处隐秘景点,这几个去处并不为游人熟知,但倘若去过,定会终身难忘。

 

柏林墙游记

陪伴我的柏林墙之旅的是一个压抑、昏暗的阴天,云层像厚重的花岗石、堆积在一起,仅让几缕阳光透过。这让柏诺尔大街旁已经斑驳、残缺的水泥墙体更加阴森恐怖。

在柏林墙推倒25周年之际,络绎不绝的游客穿梭在这条长155千米的路上,他们聚集在Conrad Schumann的塑像旁边,迫不及待地与这名标志着自由的“围墙飞跃者”合影。

这是一幅经典照片。Hans Conrad Schumann 是一名东德士兵。1961年柏林墙建成后,这名士兵跨过阻隔两德的铁丝网,逃到西德。历史性的一幕被对面的摄影师捕捉下来,成为德国历史上自由的象征

 

围绕着柏林墙发生的故事大多集中在这条街的东方,官方纪念墙也被设立在这里。尽管此刻踩在我脚下的水泥地面并无特别之处,它的底下却蜿蜒着多条用于探查的秘道。所踏之处皆是历史,这让我的步伐变得庄重起来。

1961年8月,安全感越来越低的东德领导人下令士兵使用水泥填堵柏诺尔街上所有楼房底层的门窗,这让已经神经紧绷的东德人民越发恐惧,寻找逃向西德的手法。大多数人选择借助西德装备有长梯的消防车,从高楼跳向另一边。

为了摆脱东德,住在柏林墙边的东德居民选择翻窗越墙

 

Ida Siekmann也是其中一员,不幸的是,在她的双脚跃出窗户那一刻,消防员的长梯正在搭建,59岁的她成为柏林墙建成后死亡的第一人。

顺着柏林墙向南走去,一扇铁窗显赫地立在尽头。这是为了纪念死于柏林墙的人而搭建的,厚重的铁块布满橘红色锈迹,遮盖了原本的颜色。

136名受害者的照片被展示在这里,这些人中大多是年龄处在16-30岁之间的年轻男人,少数女人,甚至还有6名年龄不满9岁的小孩。照片中的他们看起来很安详,但是我知道,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经历过地狱般的恐怖,身与心的双重折磨。

柏林墙纪念馆

 

柏林墙步行街就建在东德警察的巡逻路线上,翻土、修路、安装指示牌、修建纪念馆,步行街的建造总共花去德国政府1千万欧元。

我看到一颗枝干粗壮的大树从柏林墙损坏的空隙长出,枝繁叶茂,它的树枝就像天然屏障围绕着紧靠的、搭建在柏林墙上的树屋。树屋由土耳其移民Osman Kalin建造。

柏林墙还未拆除前,墙边有很多寸草不生的荒地,东德政府对它们不屑一顾,Osman Kalin就住在这样的土地上。在他的灌溉下,贫瘠的土地长出花朵、树木,Osman曾经因为栽培的向日葵长得太高、超过围墙的高度而受到东德政府的警告。

直到今天,树屋依然牢固,成为柏林墙上鲜明的一处风景

 

顺着步行街还有很多与树屋一样,让游人惊奇得合不拢嘴的奇妙去处:东德展览馆、手工奇石坊、涂鸦墙、枝繁叶茂的树丛、艺术家Ben Wagin的作品……每一个地方都藏满悲喜交加的故事,拼凑出一幅详尽的历史画卷,值得细细感受。

从地图上看,柏林墙的轨迹大多远离市区。柏林墙游览线修建初期,策划人的定位是:一个存放记忆,感受德国田园生活的旅行线。这里没有城市的高楼大厦,却有一望无际的湖泊、丰茂的森林、丰腴的水鸟、德式风味十足的乡村景象。

这一点我深有感触。从柏林勃兰登堡国际机场走来,我体会了从摩登到田园的非常对比,好像前一秒还被机场超现代的白色建筑重重围住,下一秒就头顶蓝天、站在广阔的绿色草地。在这之间还路过著名的摩天大楼格罗皮斯塔茨加尼(Gropiusstadt),重温了电影Christiane F的经典场景。(Christiane F:1980年代的德国电影,很多场景中都能看到Gropiusstadt。这部电影由于David Bowie的加入闻名全球)

摩天大楼格罗皮斯塔茨加尼

 

115千米长的步行路线上,38千米临湖而建。可以说走过这38千米,就游览完柏林最清澈的几大湖泊,包括格里博尼茨湖(Griebnitzsee), 格利尼科湖(Gross Glienicker)和万湖(Wannsee) 。

走在湖边小道,秋日的阳光明媚却不激烈,暖黄色的光线透过树叶的缝隙,碎片似的洒在被游人踩得发亮的泥土道上,沙滩边的芦苇从也被染上金色,任由偶尔刮起的风吹起须茎。远处,白色教堂藏在茂密树丛中,若隐若现。我这辈子去过很多地方,还是被这里的湖景深深震撼。

北部路线是一条关于“木”的行程,斯潘道森林(Spandau)就在这里。所有的树木都呈现积极向上的趋势,高且密。几座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眺望台隐秘在交错的树枝间。

我来到弗里斯风景区(Tegeler Fliess),指南册不约而同提到这里的沙滩景色。我看到几只马几乎静止地站在沙滩上,偶尔拍动马尾,鬃毛在风中有节奏的拂动,双眼微闭。

不远处的人们或与家人、朋友一起盘坐在沙滩上,三明治的香味传到我的鼻子里。他们喝酒、聊天,偶尔传来男人女人被逗得咯咯笑的声音。动物与人互不打扰,享受自然带来的愉悦。

Griebnitzsee湖边景色

 

几天之后,我的柏林墙之旅即将画上句号。我来到最著名的伯恩霍尔默大街(Bornholmer Strasse),1989年11月9号,柏林墙最初被推倒的地方。

路旁的照片展记录了水泥墙被推倒后的情景: 墙外的人群潮水一样涌来,他们狂喜地推攘着,脸上全是兴奋的表情,和前几日看到的饱受痛苦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

照片中的人都是幸运的,他们撑到了围墙倒塌的那一天。踩在路边的废墟上,他们头也不回地走向自由,将历史留给越来越远的那个背影。

 

柏林墙三处隐秘宝地:

Bernauer Strasse Berlin Wall Memorial 柏林墙纪念馆

 

严格来说,这里不能被称作纪念馆。

柏林墙最早建设时只是一道铁丝网,后来才改造成混凝土墙,由混凝土墙及上部防止翻越的水泥管和铁丝网组成,沿墙修建了大量的瞭望塔、碉堡和壕沟。柏林墙截断了大量的公路和铁路,甚至连湖泊也停止通航,使西柏林完全与东柏林隔离开来,成为东德境内的一座孤岛。

纪念馆建于1998年,在两德统一之后,柏林市政府选择了这段横穿贝尔瑙街的柏林墙残墙和周边的空地建立纪念馆,人们批评政府强迫自己回想起那悲惨的历史,不过最终还是建立起来。

十字架、纂刻着逝者姓名的石碑、相片展安静地立在露天墙体的旁边。在这条仅有1.4千米长的街道上,45年的辛酸历史全部收录其中,是重温历史的最好去处。

 

“二战”历史徒步路线:格里博尼茨湖(Griebnitzsee) to 万湖(Wannsee)

 

格里博尼茨湖和万湖分别是位于柏林墙步行线路的两处地名,位于柏林西南郊,全长15km。

这条游览线首起格里博尼茨火车站,沿途经过多处自然景点,包括:格利尼克桥,格林尼克汽车站,格林尼克公园,孔雀岛,孔格斯特赛森林直到目的地万湖。

这里同时是二战和冷战遗址。一堵残墙孤独的立在格里博尼茨火车站外的绿树间。1962年,两名德国士兵试图越墙逃跑,在这里,二人的生命被画上了休止符。

行走其上,既能感受德国乡村田园景观,战争留下的痕迹又时时提醒着勿忘历史。

从Griebnitzsee到Wannsee的沿途美景

 

Parliament of Trees 树丛纪念馆

 

大多数游人都不知道Parliament of Trees的存在。为了纪念在柏林墙死去的258人,艺术家Ben Wagin在墙边种起树群,并埋下一系列花岗石。

在他之后,更多的艺术家来到这里,他们在墙上涂鸦、花岗石上纂刻,进行各式各样的艺术创作。

Parliament of Trees也成为一个用艺术纪念死者的特别纪念馆。

 

来源:外滩画报

链接:http://www.bundpic.com/2014/11/56680.shtml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