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评媒:为什么中国人得吃最贵的抗癌药?

 新浪新闻中心出品
 
 

 

  一个因为工作便利的人,从印度代购抗癌药成了被告,他卖的药价格只有正常价格的1/15到1/20。

  “看病贵”已经是中国人老生常谈的话题,贵在哪里?贵在药上。

  可有些药品在印度、香港等地的价格却非常便宜。

  为什么?

  这名代购抗癌药的被告人违反了法律,理应受到法律的惩罚,但造成药物价格高昂令那些为了多活一天的患者倾家荡产的原因,不能随着案件的结束而结束。

内外有别,药品差价有多大? 

  近日,《现代快报》报道了一例因海外代购药品被公诉的案例,再次引起了社会对抗癌药品内外价格差异巨大的关注。

  据悉,被公司派往印度工作的孙平借频繁来往之便,先是零星帮朋友代购易瑞沙、格列卫等抗癌药,之后干脆开了家淘宝店,从印度药品代理商那里拿到低价药卖给客户,不料却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溧水检方提起公诉。

  因涉嫌销售假药被提起公诉,孙平夫妇卖得是假药吗?

  不一定。

  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药品进口须经审查,确认符合质量标准、安全有效的方可批准,并发给进口药品注册证书。未经批准生产、进口,未经检验即销售的,“按假药论处”。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规定,从事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的企业必须经过审查验收并取得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机构资格证书。而淘宝上的这些代购商家,并没有申请这些资质。此外,食药监总局多次强调,网上一律不准销售处方药,而易瑞沙、格列卫等均是处方药。

  既然法律明文规定不许从海外代购药品,人们前赴后继地铤而走险,肯定是有暴利可图。

  《南方日报》记者在《海外代购抗癌药:便宜没好货》一文中曾详细对比了几种抗癌药物在内地市场和网上代购的价格差异。

  例如,能够显著延长肺癌患者生存期的“特罗凯”,每盒价格约在19800元,而网上有卖家标价一盒3500元;治疗晚期乳腺癌效果显著的“赫赛汀”价格约为一支25000元,网上声称专业代购美国“赫赛汀”的标价6000/支。

  《光明日报》也曾做过调查,能够治疗肺癌的印度产“易瑞沙”每瓶1300元,内含30片药片。而我国从英国进口的“正版”易瑞沙,每片在国内要卖500多元。两者价钱相差10多倍。目前全球治疗白血病最好的药物格列卫在印度代购每瓶只需1100元,而正版的在国内要24000元,相差20多倍。

专利保护让国内药价远高于印度药?

  要了解内地药品贵在哪里,先要摸清药品研发行业的一些简单情况。

  一种新药从研发到临床使用大致需要十几年的时间(研制出来后为避免不良反应需要几年时间改进,然后要在动物身上进行毒性试验,再花5—7年用于临床观察)、投入数十亿美元,因此很多药物的首创研发者多为外国大型跨国制药企业。

  这些跨国药企研发的新药会申请专利保护,专利期过期后,才允许他国仿制。我国和印度、菲律宾、泰国一样,是仿制药大国。北京青年报报道,据国家药监局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批准上市的药品达1.6万种,绝大多数药品为仿制药。

  在我国原研药主要是指过了专利保护期的进口药。而仿制药就是我国或者泰国、印度等地利用逆向工程造出的仿制品。

  据北青报介绍,仿制药和专利药的差别可能比想像中要大得多。因为专利药只列出了药品成分,并没有详细解释制造药品的过程。仿制药造出的绝非专利药的复制品,而仅仅是药品的“生物等效性”近似。

  就连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也把生物等效性的合理范围规定得很宽泛:仿制药的有效成分在人体血液内的最高浓度必须不低于专利药的20%并且不高于25%。这意味着那些标榜着“原汁原味”的仿制药,其有效成分与专利药的差别可能高达45%。

  我国为何不仿效印度大批仿制进口药呢?

  2003年,世贸总理事会通过《多哈宣言第六段的执行决议》,明确发展中成员国和最不发达成员国可在发生公共健康危机时,不经专利权人同意,实施强制许可制度,生产、销售和使用专利药品。而癌症因波及面和危害程度有限,并不符合强制许可生产条件。

  但印度恰恰是个例外。印度是全球仿制药大国,据《南方日报》报道,其现行的《专利法》明确了规定:“在无法获得、支付不起或不能适当提供的情况下”,本地企业可以向印度知识产权局申请强制许可,获得强制许可的国内企业可以生产和销售仿制产品,但应向持有专利的公司支付特许权使用费。正因此,印度出现低于我国内价格好多的抗癌药。

关税和腐败让内陆药价高于香港 

  国内进口药与印度仿制药药效有差别,价格自然该比后者贵。

  可事实证明,同样是进口药,内地药品价格却比香港贵不少,这个问题就在于内地与香港的关税和医药体制不同了。

  由于实行免税,香港从衣服、奶粉到药品都能成为内地人赴港扫货的目标。而药品在内地的销售价格需要经国家发改委批准同意,上述几种抗癌药都非由市场自主定价,而享受发改委的单独定价权利。

  此外,香港医院药剂师学会会长崔俊明认为,香港药价便宜,得益于药厂到患者之间极其精简的销售链,没有中间盘剥。

  据《人民日报》报道,香港公立医院由医管局采购药品,不能收佣金,用药费用由政府负担,药品都是原价销售。

  而内地以药养医的大环境仍然没有得到改善,医院从药厂购得药品后加价卖给患者,以此盈利维持医院正常运转,还有医药代表为了多卖药抽给医生佣金,最终都会“羊毛出在羊身上”,折入药品售价,由患者买单。

  2013年曝出的医药巨头葛兰素史克利用贿赂手段谋求不正当的竞争环境,向政府部门官员、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行贿,导致药品行业价格不断上涨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而国家发改委价格司5人被查,这些人是否和药品问题有关,尚不得而知。

  药是救命的,涉及到每个民众的利益,看看别人的经验,药价完全可以降下来,药价降下来,既是对病人的呵护,那些代购者也不必铤而走险身陷牢狱了。(晓航)

 

来源:新浪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