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新华:最简明的降息经济学

邓新华 |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网友悲风曾说,小时候他对一件事情非常困惑:既然大家穷是因为没钱,政府多印些钱发给大家不就行了?这个故事我在很多场合说过,我觉得自己重复太多次了。但是降息以后,各路学者、分析师的评论让我认为,这个故事值得讲一万遍。因为他们还没明白这个道理。

其实我自己也曾有过相似的困惑。那时候政府大讲引进外资,我就困惑:为什么要引进外资呢?难道政府不会自己多印些钞票吗?

当然现在我已经明白:引进外资不是引进外国的钞票,这些钞票是要用来购买外国的资源的,引进的是资源。

钞票的问题都是资源的问题。大家穷是因为资源效率低。在每张钞票上加个零,每个人的贫穷程度不变,是无用功。

每次政府增发钞票,当然不是均匀地在每个人的钞票上加上一个乘数,而是有人免费或低息得到,有人得不到,但这比均匀地乘以一个数更糟糕。一些人有关系(特别是国企),凭新增钞票抢到资源,别人就更少得到资源。

明白“钞票的问题都是资源的问题”,就可以明白,对钱无论怎么折腾,都不可能解决融资难。“钱荒”实际上是资源荒。政府增发再多的钱,都没有增加一毛钱资源,但是抬高了资源价格。有些人获得了钱,抢到了资源,就意味着另外一些人更加“钱荒”。国企的“钱荒”解决了,民企就更加“钱荒”。民企本来就难得到贷款,现在还得面对更高的成本。

降息是不是就缓解了融资难?降息不是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吗?道理还是一样:一些人得到低息的钱抢走了资源,另一些人就更加“钱荒”。

实际上,由于政府干预导致的资源错配,降低了效率,会加剧“钱荒”。

道理就是这么简单吗?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那些学者、分析师的文章会列一大堆数据,让你觉得他们比我更令人信服。因为你很难相信金融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比如你会问:“政府增加货币供给、降息会不会激活闲置资源呢?”“你知道‘克鲁格曼模型’吗?”“你知道中国经济面临怎样的结构性问题吗?”……相信我,所有这些谬误,都已经被市场派分析过了。限于篇幅,本文不能罗列所有谬误和对谬误的批驳。而且,你也该自己动动脑筋了,对不对?

“永动机”的设计师们,他们的”工作”就是寻找质能守恒定律的例外,为此,他们也会列很多数据、模型。这些人不是物理学家。真正的物理学家是可以看穿他们的模型、数据的人,是不相信例外的人。

不要跟我说理论是理论,现实是现实;不要以为央行这么做必有凡人意料不到的高明之处……这些都是被“不明觉厉”催眠的产物。

如果有学者说“降息缓解融资难”,那他一定不是经济学者。他们只是数据模型版的幼年网友悲风的而已。

那么怎样才能缓解融资难呢?办法是:放开民间金融,取消利率、汇率干预。这个方法为什么有效?因为这不是折腾钱,而是让钱随着价格信号流动,也是让钱背后的资源随着价格信号流动,提高资源配置效率,让真正有效率的企业胜出,资源就会越来越多,这才是真正解决资源问题。

 

来源:人文经济学会

链接: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jQ3MDMxMA==&mid=205776366&idx=1&sn=90c2aefceb2b2358b5ab76b8e1f2f7a6#rd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