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吸文艺青年的血

作者:@饱醉豚在简书

 

锤子发行,TL上又出现了一大片对锤子和老罗的吹捧。我写了2条微博嘲笑老罗:
锤子手机应该是这样做出来的:罗永浩和他的产品经理朱萧木坐在星巴克咖啡厅。罗永浩一拍脑袋,出来一个idea。朱萧木一拍脑袋,又出来一个idea。后来他们的脑袋都肿了,锤子手机就出来了。
居然有人在夸罗永浩有情怀,特立独行,你们可不可以别这么糟蹋汉语。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会在传销火热的时候当传销讲师、出国英语培训最热的时候去教GRE、博客最红火的时候搞牛博网、智能手机最挣钱的时候卖锤子么?
以老罗的人品,当然不能算一个恶棍,只能算一个普通的奸商。老罗在成为傻逼老愤青之前,当过文艺青年,所以他熟悉文艺青年,所以他一直以文艺青年为市场营销自己。罗永浩在新东方的时候,被人惦记的不是他的GRE讲义,而是老罗语录。罗永浩卖锤子手机的时候,被人惦记的其实不是手机,而是他的情怀演讲。为情怀买单的人,不会是奸商和那些实惠的市侩,只能是文艺青年。

以情怀之类做营销的,并非只有老罗,苹果之类的公司也是一贯用这种手法,只是人家除了情怀之外,别的地方做得比锤子好。

我又想到另一个情怀十足的地方:松鼠会+果壳网。

刚刚看到Puna Zhao写的一篇文章:《我还年轻,让我再穷一会儿》。Puna说起她的贫穷生活:“果壳阿姨中午烧的饭,我通常会留一些当晚饭。早饭就忽略了。”,即便是这样的节俭生活,她欠下的几千元钱也花了半年才能还清。

像果壳网这样有理想主义情怀的地方,总是可以用很低廉的工资招到一些干活很卖力的人。那些对工资不满的雇员,也只能不断强调自己的情怀,才可以获得内心的平衡。

比果壳更过分的是李英强的立人图书馆。基层的志愿者,每人每月只有800元人民币生活费,还不到上海最低工资的一半。而这些志愿者默默无闻,基本上没有任何出头的机会。名声和好处,都是上层的。

榨取血汗有各种手法,最精明的就是榨取文艺青年的血。利用他人的情怀,支付远远低于市场价的工。而这些文艺青年为了给自己的行为找到合理解释,只能继续用情怀欺骗自己,也欺骗后来者。有一个心理学实验是让一些被试做一些极其无聊的事情,有些给1美元酬劳,有些给20美元。拿20美元酬劳的对新来的人说:实验内容无聊顶透。而拿1美元的说:啊,实验内容有趣极了。——这就是情怀营销的核心奥秘:因为吃亏了,必须说有趣,因此总能骗到更新鲜的血液补充哪些疲倦的离弃者。

罗永浩用情怀让本来就不阔绰的文艺青年掏钱买他的试制品。姬十三用情怀让员工拿着远低于市场价的工资为他挣第一桶金。李英强用情怀让志愿者的血汗成就他“当代晏阳初”之梦。

如何吸文艺青年的血成就自己的事业?他们三位就是榜样。

 

 

来源:http://weibo.com/p/1001603780876952554801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