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贝娜前主治医师:她有时就忙得忘了复查

 北京青年报报道,作为姚贝娜2011年乳腺癌手术的主刀医生,曹迎明这两天的生活完全乱了,“我明天的手术也取消了”,曹迎明昨日对北青报记者说,他的神色既悲伤又纠结。
  曹迎明是任职北大人民医院乳腺中心的主任医师,是姚贝娜因病结缘的朋友,曹迎明对姚贝娜的去世惋惜痛心,此时此刻非常不愿意在外人、尤其是媒体面前谈论刚刚逝去的生命,而作为一名医生,他又认为姚贝娜的病例十分特殊,需要澄清一些事实,否则会造成大家、尤其是年轻人对乳腺癌的恐慌。
  正是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下,曹迎明勉强接受了北青报记者的采访,但他依然会在言谈的间隙露出反悔之意:“这个时候,我真的不应该出来说话。”
  唯一不好的“指标”就是姚贝娜太年轻了
  2011年5月31日,姚贝娜做了乳腺癌的切除手术,她曾经说过,以后的每年6月1日就是自己的重生纪念日。而对于手术的日期,曹迎明却已经记不清楚了,“我们每天的患者实在是太多了。”
  曹迎明开始只是把姚贝娜当做一位普通的患者,“她第一次来我这里时,带了一名助理,助理跟我介绍说她是个歌手,可是我这个年纪,从来不会关注这些流行音乐的事情,也根本不认识她。”检查后,曹迎明发现姚贝娜的左乳乳晕区局部皮肤有凹陷,凭着常年的经验,他直接建议姚贝娜马上做手术。此后,姚贝娜出于谨慎考虑,又去了别的医院,而别家医院的诊断都是“正常”,顶多是炎症或者纤维瘤。但两周后,姚贝娜又回到了人民医院。曹迎明回忆说:“我当时还跟她开玩笑:‘怎么过了这么多天才回来做手术?’,她说上别的医院看后,还是认为我的诊断和她的自检情况更符合,而且她觉得我的经验更丰富些,就很痛快地说要做手术。”
  曹迎明不觉得自己异于其它医院的诊断是因为自己的医术有多么高超,在他看来,姚贝娜很容易被误诊,因为姚贝娜实在是太年轻了,29岁的年龄怎么会和癌症有关系,而且她以前得过乳腺炎,“不过以我的经验判断,用炎症解释不了,我们医院的会诊结果,也认为十有八九是乳腺癌。”
  就这样,姚贝娜做了乳腺癌切除手术,整个手术分为三部分,先是做病理化验,半小时出结果,确认姚贝娜是乳腺癌;第二步则是做了左乳切除手术;第三步则是整形再造手术。曹迎明透露,整个手术是充分准备好了,而且手术后所有的结果都显示非常优秀,对于姚贝娜而言,唯一不好的“指标”就是她太年轻了,所以,曹迎明建议她做化疗,“如果是四五十岁的高发人群,手术后有这样好的检查结果,我们根本就不会让她再做化疗。”
  在化疗即将结束时,姚贝娜对曹迎明说,自己收到刘欢让她去录歌的邀请,她向曹迎明征求意见,曹迎明说那时姚贝娜身体恢复得非常好,朝气蓬勃,“我对她说,她可以和正常人一样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后来在参加《中国好声音》前,姚贝娜也去征求了曹迎明的意见,于是,不看流行音乐节目的曹迎明也成了姚贝娜的粉丝。
  去年6月27日已发现转移
  患者都会定期去医院复查,每次都是曹迎明和姚贝娜联系,“你该来医院复查了。”可是随着姚贝娜因《中国好声音》而走红,她越来越忙碌,忙得有时就忘了复查。
  去年,曹迎明又给姚贝娜打电话督促她来复查,姚贝娜说行程太忙了,只有一天可以来医院,“在我们医院一天检查完所有的项目不容易,为此我还专门帮她联系,尽管约在一天都能给她查完。”
  那天是2014年6月27日,也是从那天,曹迎明的心里有了阴影,“那天的检查结果是她的肝脏、骨头都出现了问题,这么短的时间就出现了癌细胞的严重转移,让我十分惊讶,她这么年轻,而且当初恢复得那么好。我跟她说别太劳累,‘让你爸给我打电话。’”很快,姚贝娜的父亲从深圳来到北京,“我跟她父亲也是在这间办公室谈了情况,我说,现在又要面临重要选择,我希望姚贝娜化疗。”不过这个建议,被姚贝娜否决了,曹迎明说:“姚贝娜太热爱自己的事业了,宁可牺牲很多其他东西。”
  在姚贝娜牺牲掉的东西里,就有健康,曹迎明说那时看姚贝娜的朋友圈每天就是飞啊飞啊,有时一天恨不得要去两三个城市,她不仅唱歌还要跳舞,“因为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她的肝脏和骨头了,所以一定不能累着,我提醒她不要跳舞,容易造成病理性骨折,我也提醒她注意休息,不要熬夜。”
  曹迎明表示,姚贝娜病情恶化得如此厉害是因为她是通过血型转移,先是肝脏、骨头,后来传出的咳血就是已经转移到了肺,而最致命的是脑转移,“而她的乳腺没有问题,切除的左乳和好的右乳都没有病变。”
  对于姚贝娜成名后的忙碌,曹迎明很是感慨,“签约后身不由己,而是属于公众了,成了明星就没法过普普通通的日子了。”
  总带给大家正能量
  2014年6月27日后,因为没有接受曹迎明的化疗建议,曹迎明就再也没有参与过姚贝娜的治疗,两人平时在微信上聊天也不会涉及任何有关治疗的话题,“作为医生,我会遵守自己的职业道德,不会指手画脚,平时也就是普通的问候,去年底,她给我发微信说要关闭微信了,我想这条消息是她群发给朋友的,但是,心里一直有不好的预感,可是也无能为力。”
  曹迎明说自己原本和姚贝娜就是普通的医患关系,后来能成为朋友,实在是因为姚贝娜太可爱、太与众不同了, “刚来医院时,她就表现得特别聪明、理性,说做手术就做手术,说切除就切除,不哭不闹也不悲观消极,作为医生,我最喜欢和这种患者打交道,因为他们明白事理,姚贝娜这么年轻就能做到这点,真的让人佩服。”
  曹迎明说开始姚贝娜都是自己来医院,瞒着父母,“我看到新闻报道她最后说:‘爸,劝劝妈,别难过’,我相信这就是她说的,她真是这样的人,理解父母、体贴父母、坚强乐观,有着超出其年龄的聪慧和坚韧。”
  人民医院乳腺中心的病房气氛偏于沉静压抑,病人的神色间有一种凄惶,而在曹迎明的记忆中,姚贝娜做化疗的那四个月,就像是天使降临人间,“每次来化疗的人都是差不多住两三天,姚贝娜也跟大家一样,但她在这里跟大家聊天,给大家做思想疏通工作,拿自己举例做心理辅导,这里的医生、护士和患者对她印象都特别好,你很难想到,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生了这样的病,每天还能笑得那么开心,还能帮别人去建立信心。”
  姚贝娜的遗嘱是捐献眼角膜,这在曹迎明看来实在是正常,“她就是这样的人,她的性格就决定了她会做这样的事,像她为粉红丝带乳腺癌防治运动代言,这些都是她真心要去做的,谁年纪轻轻地愿意老提起自己得乳腺癌这事呢,我们医院也治过比她还有名气的明星,可是人家不愿意出来说,那我们就严格保密,而姚贝娜却没有这种顾虑。”
  曹迎明透露,有一次自己参加电视台关于预防治疗乳腺癌的节目,想邀请姚贝娜,姚贝娜本人十分爽快地答应了,最后是因为她的经纪公司不同意而作罢,“但是,她的心是真诚、明朗的,她总想以一己之力帮助到别人。”
  姚贝娜这种情况复发的概率不到5%
  姚贝娜香消玉殒的消息,曹迎明也是在网上看到的,随后他赶紧给姚贝娜的父亲打电话,得到了确认,曹迎明说:“这两天心里特别乱,在这样的情况下,姚贝娜的父亲还不忘感谢我之前对她女儿的照顾,听她这么说,我又欣慰又难过。”
  姚贝娜的去世,对于见惯生死的“医生”曹迎明也是一个打击, “根据姚贝娜最初的治疗状态,复发的概率不到5%,可是这么低的概率,在姚贝娜这里却变成了100%,可见目前的医学发展水平还远远不能深入了解肿瘤这个未知领域。”
  不过,曹迎明很反感“既然是癌症,治不治都一样”这样的说法,“虽然科学发展还不能攻克癌症难关,但是还是需要治疗,治疗癌症的关键是一个‘早’字,这是大的概率的指向。”
  也正是出于医学的名义,曹迎明昨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每次一有明星因乳腺癌去世,就会引起门诊量的大幅增长,姚贝娜受到病魔的摧残,更让不少年轻人恐慌,我觉得对自己的身体保持一份警醒是对的,但是,不要因此而盲目地恐惧,用乐观理智的心态去善待身体、善待生命,才是自己能够给自己的最好祝福。”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