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邵一:贝儿姐姐刺穿了中国人的泪腺

 第一次看雪是在济南,那也是我唯一的一次看到雪景,那时候我在想,人世间还有如此圣洁的美景,可惜跌落人间,自然被糟蹋了去。雪再美也有融化的时候,就如天使总是在天上,而童话也只是在书里。
尽管生活在珠海,我依然觉得这个冬天有点冷,这种冷透心凉让人莫名的沮丧。1月16日放学回来,爸爸告诉我,姚贝娜走了。我当时没有听懂,也没有反应过来。我以为他在描述来访的朋友。直到后来看新闻才知道,贝儿姐姐真的走了,永远的走了。
第一次知道贝儿姐姐,是在中国好声音,爸爸听着《也许明天》竟潸然泪下。也许是经历不一样,也许是年龄不一样,我感受不到那种穿透胸膛的震撼。后来,听贝儿姐姐讲述自己身患癌症的经历,我才去百度搜寻,原来,姐姐竟有那么多惊艳的作品。
我不禁纳闷,为何她那么低调。今天我明白了,她只是一个挚爱音乐的女子,这种挚爱,无关名誉也无关财富。
人们说;爱音乐的孩子都是天使,我也是的!
姐姐离去已经三天了,明天是她的告别仪式。几日来,网友铺天盖地的流言悼念。当然不乏违和的杂音。比如,有人就把娜姐和一个上将相比。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可比性。一个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副主席,一个是活在我们视听里的最软弱的触碰者;一个是高寿辞世,一个是英年花落;一个是高官,一个是百姓;一个是硬汉,一个是弱女子......
人们能记住秦皇汉武,但也能记住了孟姜女王昭君。
在这个寒意阵阵的冬天,人们太冷,太脆弱,太需要慰藉,太需要挥洒悲伤。而此时,姐姐走了,一个有着天使般笑容,至真至善至纯至柔的女子走了,是个人都不免黯然神伤。凡是听过姐姐歌声中国人,泪腺瞬间被刺穿,难以抑制。
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的世界,是一个个性消费的时代,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时代。而生老病死则是唯一的共性。每个人的内心都有最脆弱的神经。这根软弱的神经被姐姐的离去拨动了,久久的悲鸣,绕梁不绝......
记得姐姐自爆患癌时,有网友说她博同情,时至今日,这样的网友一定非常的内疚和懊悔了吧。那么一个面对死神毫不畏惧的歌手,唱到自己吐血。你难道还不信,这是用生命在歌唱?我不想用歌星来称为她,甚至不想用歌手二字。这明明是一个歌与心、与灵魂和生命融为一体的天使。
诚然,唱歌不能夺回我们失去的土地,唱歌不能解决国际争端,唱歌也不能让敌人陈尸百万,但歌声可以让我们温暖,让我们感动。让我们暂时不用去想这尘世的种种不平。不去想军委谁被抓,不去想国安局是否安全,不去想钓鱼岛被谁占领,不去想法律是否公平,不去想有没有房子住,有没有饭吃,有没有学上。
姐姐的离去,唤醒了中国人作为人最本质的同情心。她让人们明白:在病魔面前,谁都无能为力。我们渴望美好,我们期冀美好永存,然而美好始终都如过眼云烟,正因为短暂,才弥足珍贵,正因为短暂,失去才让人痛彻心扉。
2011年,姐姐身患癌症,那一年,我爷爷也是身患癌症,但今天,娜姐走了,我爷爷还活着。
我们所有活着的人都应该感到满足和骄傲。对待他人,少些指责,多谢宽容。对待亲人,少些抱怨,多谢珍惜。而对于执政者更应感心怀感恩,因为,中国百姓最听话。一个政党从上到下都腐败成那个样子了,百姓也只是抱怨几句而已。并没有如毛主席老人家当年,揭竿而起,打到独裁。
天是冷的,但人心是暖的,如果每一个人都感到温暖了,那都幸福了。姐姐走了,但千千万万的国人记住你了,也记住了你的歌声,你在你貌美如花的年纪带着最好的歌声离去,何尝不是一种悲壮的幸福,何尝不是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幸运?!
 也许,明天,你会在无数人的祝福下回到湖北,你的故土。也许明天,你会在另一个世界重新开始歌唱。原谅我们,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亲自送你最后一程,但我会在心里祝福,也希望姚爸爸姚妈妈能走出阴霾。
如果此生可以选择,我也愿意灿烂的死去,至少不为世俗的目标去活,也无需为人造的责任去苦痛。只为有机会选择自己的最爱,学业或者事业,生活或者爱人。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