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可能影响你一生的最新案例!卑诗省最高法院:在家请客聚会,主人无需对客人喝醉后驾车出事负责
B.C. Supreme Court ruling on party-host liability breaks new ground




(大中报/096.ca讯)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驻温哥华记者Ian Bailey 的报道,称卑诗省最高法院关于聚会主办方责任的裁决认为两名父母举办了一场有青少年客人饮酒的聚会,无需对其中一名青少年随后受到的伤害负责,是一个新的突破。

在卑诗省大学(UBC)Allard法学院研究侵权行为的Lachlan Caunt 教授表示卑诗省最高法院首席法官Christopher Hinkson的这一裁决将在加拿大法律中产生重大影响。



Caunt教授在6月17日周三接受采访时认为裁决的扩张性推理是其优势之一。首席大法官Hinkson判决书长达424段,真的是相当详细地指导了未来任何案件的审理,让人清楚地知道要想认定聚会主办方承担责任,还需要很多东西。不能因为仅仅是主办方开了个聚会,有人酒后开车受伤就提出诉讼。

Caunt教授称本案清楚地表明,需要有大量合理的可预见性,适用于最终的伤害和聚会主办方的预期行为标准。

首席大法官Hinkson裁定,Stephen和Lidia Pearson夫妇无需对2012年在盐泉岛(Salt Spring Island)发生的车祸负责。该车祸导致18岁的司机死亡,并对17岁的乘客Calder McCormick造成了改变生命的伤害(life-altering injuries)。

在诉讼中,McCormick的律师认为Pearson夫妇应该对McCormick负有注意义务,他们允许这名少年在他们的家中聚会里喝酒至醉,并且没有阻止他离开,从而违反了这一义务。

因为与裁定有关,首席大法官Hinkson就什么是合理的问题书写极其详细。

首席法官Hinkson 在判决书中写道:“作为聚会举办方,Pearson夫妇必须采取一切合理的措施,尽量减少对客人,包括对原告的伤害风险。这个标准是合理性的标准,而不是完美性的标准。”

首席法官Hinkson认为Pearsons 一家采取了保护措施,包括收集车钥匙,并指出Pearson女士开车送了五位客人回家。

首席法官Hinkson还指出原告提出的标准基本上是一种完美的标准;预测所有的可能性并避免任何风险。这根本不是世界的运作方式。他还认为永远不可能消除所有风险,况且被告也没有被要求这样做。

虽然Hinkson 发现被告Pearson夫妇和聚会的客人之间是一种家长式的关系,但他发现本案中没有确立任何注意义务,因为所投诉的伤害不是被告的行为所能合理预见的。因此,原告律师在注意义务的分析不成立。



McCormick因为聚会结束后的意外车祸遭受了创伤性脑损伤,并持续出现认知障碍。自2018年以来,他一直在维多利亚市的一家康复中心接受治疗。

安省伦敦市Lerners LLP的高级合伙人Peter Kryworuk表示该裁决在省外不具约束力,但他补充称如果发现证据有说服力,其他法院可能会考虑并采用这些理由。

被告的律师Jim Doyle认为这个案例是一个新的突破,因为它是第一个未成年客人在聚会主办方场地饮用酒精后受到伤害或伤害他人的案例。

代表McCormick的Michael Wilhelmson律师还没有决定是否上诉,但他担心可能的法律错误导致他的客户的索赔被驳回。

Wilhelmson律师在一份声明中称他在官司中提交了相当令人信服的证据表明在聚会上发生了什么,但其中的许多内容没有被审判法官所接受。他并不完全清楚法官为什么没有接受。

加拿大最高法院在2006年的一项一致裁决中处理了聚会主办方的责任问题,该裁决维持了安大略省上诉法院的一项裁决,即新年前夜聚会的两名主办方无需对Zoe Childs的痛苦和折磨负责,Zoe Childs曾于1999年1月1日在渥太华被聚会客人Desmond Desormeaux驾驶的车辆撞倒,成为一名截瘫患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