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诈骗1100万的安省公务员有巴拿马身份,海外注册公司 在滑铁卢有三处房产


 
(大中报/096综合讯)据星报报道,调查人员发现诈骗了1100万元安省Covid -19 家庭补助金的公务员,拥有巴拿马的驾驶执照和永久居民卡。

 
调查人员还指控说,任职于安省教育厅iAccess Solutions Branch ,年薪高达$176,608的Sanjay Madan,在巴拿马注册了一家名为Newgen Ventures Inc.的公司。

文件称,Newgen Ventures 在安省的滑铁卢拥有三处房产,其中包括一处是有109个单位的学生公寓楼,这栋公寓上周仍以7,999,900元的价格挂牌出售。
 
根据法院记录,Sanjay Madan于2013年在印度Hyderabad,购买了两栋别墅,并于2017年和2018年购买了两艘游船。
 
根据提交给安省高等法院的文件,政府指称Sanjay Madan,其配偶Shalini Madan,其儿子Chinmaya Madan和Ujjawal Madan”,以及其同伙Vidhan Singh实施了“大规模欺诈”,将COVID-19援助款项直接支付给数百个他们在道明和满地可银行的开设的账号。

指控尚未在法庭上得到证实。

安省七名警察侦探正在调查此案,但未提出任何指控。

Sanjay Madan通过其民事律师Christopher Du Vernet和其刑事律师Stephen Hebscher都未对这些指控发表评论。

 
本周提交的新文件称,KPMG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人员发现的证据,将Sanjay Madan与巴拿马(一个与加拿大没有引渡条约的避税天堂)联系起来。
 
法院文件称:“KPMG在Sanjay Madan的政府电子邮件帐户中,识别出他的巴拿马共和国的永久居民卡和驾驶证的图像,”
 
法庭文件显示,Sanjay Madan去年在巴拿马获得永久居民身份,他的巴拿马永久居民身份证于2019年9月13日签发,有效期至2023年。其中列出了他的加拿大国籍,
 
调查人员还发现“注册文件……在巴拿马共和国注册的名为Newgen Ventures,Inc.的公司”。
 
那家公司(由Shalini Madan担任主管)和另一家公司Intellisources Inc.列出了Madan的家庭住宅为公司总部,在滑铁卢拥有三处物业。其中包括在400 Albert St.在售的公寓大楼。
 
根据房地产清单,该学生公寓的租金每年可带来55万元的收入。
 
正如《星报》先前所披露的那样,政府已获得禁止出售Madan 家在北约克一间七居室豪宅和在多伦多其他六个共管公寓的禁令,以及9月份100多万出售的4 睡房的房屋的资金。盗窃COVID-19救助金 Madan一家7处房产被法院冻结

 
滑铁卢的房产不是最初禁令的一部分,但现在也被冻结了。
 
政府称,“家庭支持计划”(Family for Families)失窃了1100元,这个计划为父母提供给每个12岁以下的孩子200元,给每个特殊需要的21岁以下的孩子和青年250元,以抵消与大流行相关的教育费用。
 
文件声称Sanjay Madan作为计算机应用程序的信息技术负责人“利用他的深入知识”“指示未经授权的规则更改以允许欺诈性...付款。”
 
他妻子Shalini Madan是安省政府和消费者服务部电子政务支持的经理,年薪132,513元。

他们的大儿子Chinmaya Madan在政府和消费者服务部担任技术产品经理三年,然后于8月辞职,现在在西雅图为Microsoft工作。
 
这对夫妇的小儿子Ujjawal Madan是亚特兰大乔治亚理工学院的学生,曾在他父亲的信息技术团队担任政府合同雇员。
 
这些最新文件还声称,Sanjay Madan购买了两艘船----2017年10月8日以25,000元的价格购买了2008年的Bayliner Cierra,以及2018年6月12日以10,000元的价格购买了2001年的Crownliner Bowrider。

 
KPMG调查人员还据称“在Sanjay Madan的政府电子邮件帐户中发现了两项买卖协议,涉及到2013年在印度Hyderabad购买了两栋别墅。”
 
这些文件称:“Sanjay与印度共和国有着历史和文化上的联系,看来他可能在那里拥有商业和财产利益。”
 
KPMG确认了一份贷款文件,表明Sanjay在位于印度的一家银行有9770万卢比(约175万元)的个人贷款。贷款文件上指示的地址似乎与印度新德里的一家酒店的地址匹配。”
 
他们的同伙Singh据称,在6月开设的30个新的满地可银行帐户,并收到170笔支持费,价值$ 42,500,但他的律师Christoph Pike也未对此事发表评论。
 
在上周一的另一份宣誓书中,Sanjay Madan要求法院释放一些被冻结的资金,以支付家庭的法律费用,包括他于9月29日出售的Deerling Crescent房屋的收益。
 
“自2016年1月1日以来,我用自己的资金购买了这所房子。该日期早于(政府)指称我犯了欺诈罪的任何日期,”他在宣誓书中说。
 
Sanjay Madan已经向刑事律师Stephen Hebscher支付了最初的90,400元的固定费用,他说法律费用正在增加。
 
他的宣誓书说,Chinmaya Madan的律师Louie Genova估计费用在173,750元至211,250元之间,而Ujjawal Madan的律师Lalit Kalra估计费用为50,000元。
 
Shalini Madan的律师Scott Pearl估计费用在50,500元至73,500元之间。
 
对于民事事务,Christopher Du Vernet代表整个家庭,最初他们每个人的花费为75,000元,总计225,000元。

Sanjay Madan在宣誓书中说:“我已同意使用...(Deerling Crescent房屋)的出售产生的资金,为我的儿子和妻子的这些刑事和民事律师预算提供资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