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你能找到一件敲门做你生意的好事吗? 又一个不知不觉中房子被抵押的故事


 
(大中报/096.ca讯):近日,CBC的Go Public专题节目提醒房主都应该提防的“陷阱”,如果不小心签了有关冷暖气的所谓合同,要赔钱不说,而且多家公司相互勾结,在业主并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这份合同里头偷偷加上了与物业有关的留置权(lien),当业主需要用房屋再融资,或者要卖房时,才发现这个留置权就像紧箍咒一样,怎么都摆脱不掉,只有掏出上万资金来买断。
 
几年前在上门推销员说服下,患有痴呆症、现年82岁的加拿大老妪梅赛德斯·查辛·德·福克斯(Mercedes Chacin de Fuchs),糊里糊涂地拿房子作抵押,签了一份她不需要的10年冷暖设备租赁合同。
 
儿子马特·福克斯(Matt Fuchs)表示,为了给母亲请人来照顾她,于是拿母亲的物业作抵押办理银行贷款,想不到竟遭到拒绝。银行方面说,他母亲的物业有 $15,000元欠款,如果不按照合同付款,就无法办理line of credit。
 
儿子一问老母才知道,他妈妈确实签过一份合同。那是在2017年,当时有人上门推销,说是代表Nationwide Home Comfort公司,说服老人签了一份为期10年的冷暖气租赁合同。但母亲不知道合同中有这么一条:那家公司对她的房子拥有了留置权(lien)。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福克斯说,他母亲不仅老年痴呆,也患有帕金森氏症。她记得当时推销员告诉她,该公司是安省环境计划的一部分,而该计划可以为房主省钱。
 
福克斯对Go Public节目表示,“毫无疑问,我妈妈被骗了。他们显然利用了母亲因患病在认知上的障碍,买了并不需要的东西,签了本不该签的合同。”
 
价值1万2,500元的梅赛德斯房子的留置权,在合同签署不到一个月,由Home Trust融资公司接手,一年后,即2018年11月,又卖给了Crown Crest Capital公司,后者以自己的担保权益(security interest)取代了留置权,价值也涨至1万5,000多元。
 
从这些公司那里得到答复并不容易,因为他们很多网站都被关闭了,电话号码也无法使用,邮件也联系不上。
 
Home Trust没有回复媒体的请求。据该公司前主管Roman Berson说,“全国舒适家居”(Nationwide Home Comfort)公司已不再运营。而这个Roman Berson目前则是另外两家暖通空调公司的负责人。
 
Roman Berson也否认了关于销售人员欺骗老人的说法,他说任何关于销售人员虚报内容的说法都是“完全错误的”。Berson称,Chacin de Fuchs是通过预约邀请销售人员到她家里的,他们的车清楚地标有Nationwide的标志。
 
他说,Nationwide Home Comfort的所有合同现在都属于Crown Crest Capital和另一家公司。
 
Crown Crest Capital隶属于Simply Group,这是一家暖通空调业公司。他们也不承认自己有违规行为。在一封公开邮件中,他们表示,他们在“非常努力地对抗行业中的不良做法”
 
他们的客户体验副总裁Tasleemah Ladak则把锅推给了客户,Ladak写道:“有时,面临财务挑战的客户在多年无投诉租赁后,会声称在签约时被误导,从而试图违背承诺。”
 
福克斯家只好把相关公司统统告上了法庭,因为疫情原因,目前还在等待审理。
 
安省普雷沃斯特(Prevost)夫妇也经历了类似的事情。他们的父亲于2019年11月73岁时去世,随后他们发现,父亲在两年前签了一份暖炉和空调合同,留下来一笔近17,000元的冷暖设备物业留置权债务。其父亲是在去世的两年之前签的这份合同。
 
这对夫妇说,他们发现几乎所有文件上都涉及到Ontario Energy Savings公司,但是当他们打电话给这家公司时,对方回应说,“我们不清楚这个事,我们所做的就是安装工作,看你爸向哪家公司购买了合同,请与这家公司联系。”
 
这对夫妇最终查出来,这份合同是该行业的另一个主要参与者,称为Utilebill的公司所拥有。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当这对夫妇提出,希望解除这个留置权时,该公司表示,解除可以,但需要花$21,000元将合同买断。这对夫妇无奈,聘请了一名律师与该公司进行谈判,协商的结果是少付一点,但最终也支付了$15,600元。
 
这对夫妇对Go Public节目表示,他们感到很冤屈,很憋气,但别无选择,只能付钱了事。当Go Public的记者试图与这两家公司,包括Ontario Energy Savings和Utilebill联系,想了解更多详情时,两家公司均拒绝接受采访。
 
但是前面所提到的福克斯和她母亲不愿意付这笔冤枉钱,于是请了律师助理罗宾逊(John Robinson)来帮他们打官司。罗宾逊坦言,无论是福克斯和她母亲,还是安省Tillsonburg镇的Prevost夫妇,只是成千上万被困在类似“不合情理”交易中的两个典型案例。
 
他说据他调查所知,一般情况下都是多家公司相互合作,先由一家公司派人上门,说服业主签合同,再把合同卖给第二家公司,该公司用担保权益通知的形式在物业产权上登记为留置权,合同接着再被转卖到第三家公司时,这家公司又用自己的留置权代替了早前的留置权,以便尽量不与最初的合同买卖扯上关系。
 
罗宾逊说,福克斯母亲的个案就很典型,涉及到至少三家公司,包括冷暖气公司Nationwide Home Comfort,融资公司Home Trust,以及另一家融资公司Crown Crest Capital;其实Home Trust最初的留置权只有$12,500元,但是到了第三家公司那里,被增加到$15,000元。
 
这位律师助理说,这当中最要命的是,福克斯母亲最初签署合同时,上门推销的人并没有提到有关留置权的半个字。他说,“只要推销员哪怕透露一点点关于留置权的信息,就不会有任何业主会签这样的合同。”
 
罗宾逊说,他见过这个合同,不仅用的是小字,而且是用很“法律”的文字写成,称该公司拥有该财产的“登记担保权益的权利”,而业主放弃了获得该登记副本的权利。
 
而这些公司在得到合同之后,立即对所租赁的设备购买财产的留置权,而房主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直到再融资,或者卖房时才发现其中还有一个要命的留置权。
 
罗宾逊说,实际上在安省的一些城市,土地所有权管理部门允许公司注册担保权益或留置权,而且无需通知房主。
 
罗宾逊表示,这种留置权将消费者扣为“人质”,因为出售房屋或为房屋再融资的人别无选择,为了撤消合同,他们就必须解除留置权,从而不得不拿钱来“解锁”,很有点“破财免灾”的味道——安省Tillsonburg镇的Prevost夫妇就是如此。
 
但福克斯和他母亲不想让这些公司轻易得逞,仍然坚持打官司。由於疫情之下上庭不易,其法律程序进展缓慢。
 
但是,福克斯母亲需要人来护理,这是当务之急。在法律助理罗宾逊的协商之下,也许出于人道的考虑,相关公司暂时解除了针对其母物业的留置权,以便福克斯可以获得信贷额度并为其母办理贷款,以获得照顾母亲所需的资金。
 
不过罗宾逊表示,在办理完相关手续之后,留置权还会再次加上去,直到其当事人与相关公司之间的官司有了法庭的裁决结果。
 
根据罗宾逊的说法,这些冷暖空调公司最初出售这类合同的主要对象无外乎三种人:老年人、残疾人或以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这位法律助理还呼吁,尽管安省现在立法禁止了上门推销,但这个情况仍然存在,还有人在受骗上当,政府及监管部门等有关方面应该采取行动,拿出更得力的政策和措施来保护像福克斯母亲这样的消费者。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