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加拿大人为疫苗接种率的攀升而欢呼,但普世价值观去哪里了?
Canadians cheer as vaccination rates climb, but global health advocates ask: At what cost?


 
(大中报/096.ca讯)当加拿大等一些较富裕的国家开始为儿童和低风险人群接种疫苗时,多伦多星报记者Lex Harvey注意到较贫穷国家的卫生工作者和其他弱势群体仍然没有得到有效保护,在一场看不到尽头的疫情中遭受了极大的痛苦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博士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周一在世卫年度大会上对来自194个成员国的代表说,全球疫苗差距的扩大是一种 "可耻的不公平",正在延长疫情对每个人的影响。
 
他指出,制造世界上大部分疫苗的一小部分国家控制着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命运。世界上超过四分之三的疫苗都是在10个国家内制造的。
 
世卫组织正在敦促较富裕的国家停止为儿童和其他低风险群体接种疫苗,而是与较贫穷的国家分享疫苗,目的是在9月前为全球10%的人口接种疫苗。在非洲,只有不到2%的人口接种了一剂COVID-19疫苗,而在加拿大,已经有超过65%的人接种了一剂疫苗。
 
谭德塞博士表示,中低收入国家主要依靠全球疫苗共享计划COVAX来获取疫苗,但供应量严重不足:迄今为止,COVAX运送的7200万剂疫苗仅能覆盖125个接收国总人口的1%。
 
低收入国家最近收到消息,COVAX的主要供应商,总部设在印度的血清研究所,至少到今年年底都不会有疫苗出口,因为它将专注于为印度国内人口生产疫苗。
 
COVID-19以疫情开始以来前所未有的凶猛势头袭击了印度,该病毒每周在那里夺走的生命数量比加拿大在过去14个月记录的死亡总人数还要多,并使卫生保健系统面临几乎完全崩溃的险境。

 
当蒙城麦吉尔大学的流行病学家Ananya Tina Banerjee得到她的第一剂COVID-19疫苗时,她并没有感到如同许多人都有的喜悦或解脱。她感到很内疚,因为她得到了一剂可以拯救生命的疫苗,而世界上有那么多脆弱的人无法获得这种疫苗。
 
她有家人在印度--那里只有11.5%的人口接种了疫苗--每周都会听说有新的亲戚感染COVID-19。
 
她说:"我们正处在一个灾难性的道德失败的边缘。" 她认为较富裕的国家不能真正理解疫情不仅仅是发生在他们自己的境内,而且是一个全球性的伤痛。
 
温哥华卑诗省儿童医院的传染病专家Srinivas Murthy医生指出,民族主义在这场疫情中获得了力量,各国的感染水平、死亡人数和疫苗接种率之间的比较是媒体经常谈论和关注的话题。
 
Murthy医生表示,从单个国家的表现来考虑全球疫情蔓延是危险的。他说:“仅仅因为一个生命在美国死亡,而不是在加拿大死亡,并不意味着我们在这场疫情中取得胜利。”

他强调,加拿大人应该关心的是全球各地因疫情而丧命的数量。
 
除了与较富裕国家囤积疫苗有关的道德问题外,只要COVID-19继续不受限制地在世界各地传播,出现新变异病毒的可能性就更大,这些变异病毒可以跨越国界渗入到相对安全的社区,并威胁到已受疫苗保护的人群。

 
汉密尔顿St. Joseph 医疗中心的传染病医生Zain Chagla 医生称,首次在印度发现的B.1.617.2变异毒株 "在那里首次出现并不是偶然现象"。他认为是大规模的人口传播导致了毒株的变异。如果这些变异病毒能逃脱疫苗的能力范围,那么有可能完全破坏加拿大的疫苗接种工作。
 
结束全球疫情肆虐的唯一途径是提高全球免疫力,而不是保护少数国家而忽视其他国家的需求。但是,随着加拿大继续扩大其疫苗推广范围,可能很难知道什么时候该划清界限。Chagla医生表示,无论一个人是在加拿大还是在世界的其他地方,接种疫苗的先后次序应该基于因感染COVID-19病毒而面临住院或死亡的可能性大小。
 
在年轻和健康的人群中,因COVID-19引起严重疾病或死亡的风险要低得多。截至5月27日,在加拿大超过25,000例COVID-19死亡中,有11例是20岁以下的人。在专门收治COVID的ICU病房中,20岁以下的人仅占病人总数的1.2%。
 
迄今为止,如果能公平分配全球已接种的18亿多疫苗,那就可以保护全世界所有的卫生工作者和老年人。
 
法国已成为第一个从其国内供应疫苗中抽调部分进行全球分享的国家,向非洲西北部的毛里塔尼亚运送了超过3.1万剂疫苗,另有7.44万剂正在运送途中。欧盟和美国也承诺在今年年底前分别与低收入国家分享1亿和8000万剂疫苗。非洲在未来六周内迫切需要至少200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以便为所有在建议的8-12周间隔内接受第一剂疫苗的人提供第二剂。

加拿大联邦国际发展部长6月2日证实,加拿大将会增加对国际疫苗分享计划COVAX的拨款,由原来的2.2亿元,增加至4.4亿元,但暂未有承诺向COVAX捐赠疫苗。
 
专家们表示,加拿大应立即将疫苗转移到急需的国家,并努力通过建立加国自己的疫苗生产线来长期履行其国际责任,以造福全球。
 
富裕国家也可以通过分享资源和高科技来帮助中低收入国家建设能力和保护本国人口,从而为全球疫苗公平作出贡献。上文提到的Banerjee, Chagla, Murthy和一群主要由南亚医生、卫生专家和倡议者组成的团体写了一封信,呼吁加拿大政府支持暂时放弃生产COVID-19产品和技术的知识产权,以便世界各国能够受益于他们的高科技。
 
这场疫情使加拿大人的生活大大缩水,使人们很难看到自己的四面墙或周围社区以外的世界。结束这种疫情将需要向外看,并确保每个国家的弱势人群得到保护。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