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未来20年将有数百万人移民加拿大,他们的住房将成政治问题

 
 
(大中报/096.ca讯):根据CTV新闻的报道, 加拿大统计局预计,全国人口到2043年将达到4,650万。也就是说,大约22年之后,现在每4个人将来就会增加1人。而这些新增人口多数不是以新生婴儿的形式出现,而是现成的移民家庭。

 
去年发布的一项研究预测,到2100年,加拿大可能拥有全球最高的净移民率。虽然带来经济利益,但也衍生出这些人住在哪里的问题。尽管人们通常认为大城市最吸引移民,但事实并非如此。2019年的确有超过11.7万新移民在多伦多定居,但这仅占该城市人口约1.8%。在爱德华王子岛省会查洛城(Charlottetown),新移民占到2.4%,沙省的利斋拿(Regina)也差不多一样。换句话说,新移民来自世界各地,也在全国各地安家,这也给各地的住房市场带来新的压力。
 
在一些社区,解决住房短缺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建设城市,扩张到农场、森林以及郊区的任何其他地方。曼省就是采取这种方案,自21世纪以来,温尼辟都会区的人口增加了15万人,增长了22%。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多市温市扩张受限
由18个自治市组成的联盟正在制定一项计划,以指导该地区到2050年的发展。温尼辟大学地理系教授迪斯塔肖(Jino Distasio)表示,希望计划能充分重视郊区人可能认为是“城市问题”的相关议题,如填充式开发、可持续性以及高收入郊区和低收入核心区之间的不平等。
 
加拿大每个大城市都有类似的担忧,而多伦多和温哥华等城市则的扩张能力面临地理和政治限制。理论上说,需要向上建更高的楼房来创造更多住房,但对想住独立屋的人而言,这并没有多大作用。这从今年独立屋升值之快可窥见一斑。
 
另一个问题是不同级别政府之间的相互竞争和优先事项。例如,省府可能希望增加住宅密度,但市府可能不愿意批准建高楼以免招至附近居民不满。此外,卑诗农地储备计划阻止了在一些区域开发住宅,再加上一些市政当局不允许向上开发,令房价不断上涨,居民只得被迫离开这些区域。安省的杜咸区就成为多伦多人“逃离”的一个去向。过去16年,该区人口从33万人增至超过42万人。
 
加拿大毕竟是全球国土第二大国家,网上有人称8成甚至9成加人都住在美国边境100公里范围内。而加拿大统计局报告称,截至2016 年,66%加人居住在距边境100公里或更近的地方,另外三分一的人口住在全国96%土地上。但由于环境或者政治的因素,这并不代表加人可以随意向其他区域开发。
 
如果我们需要更多的住房,那么盖在哪里呢?
 
落基山脉风景好,但不适合居住;贫瘠的苔原并不是开辟新社区的理想场所。 砍伐大片北方森林在政治和环境上都不可行。 我们国家土地的大约12%的地域被国家公园和其他保护区覆盖。
 
在地形不成问题的地区,例如安省南部人口稠密的地区——土地使用量可能很大,以至于城市没有地方继续向外扩张。 
 
Smart Prosperity Institute智囊团成员、执行董事莫法特(Mike Moffatt) 本月告诉CTV,“没有被住房占据的地方要么被用于自然,比如绿地,要么被用于农田。安省每天损失175英亩的农田用于开发。” 
 
卑诗省、安省都有农业土地和绿地储备,福特竞选省长时,由于公众强烈反对,他不得不将其北部开放开发的建议很快撤回。
 
然而,三年后,有迹象表明,部分绿地可能被抢购一空。 去年冬天,一半的行政委员会辞职以抗议计划中的环境改革,现在计划在占用这条绿带的一小部分来修建高速公路。 
 
像安省的许多环保主义者一样,莫法特担心在位政府都可以决定开发绿地的“一小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一小部分累加起来就会很多。
 
他特别担心的是,绿带上的建筑可能被视为解决安省南部住房短缺的办法,尤其在住房问题持续多年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那些买不起房的人会积蓄不满和愤怒。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如果我们在未来10年内不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在绿地建造房屋的政治压力会成为领袖们的悬顶之剑。”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