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与川普相比 拜登更让习近平头疼


 
(大中报/096.ca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报道说,拜登总统的欧洲行星期三(6月16日)还在继续。在欧洲,他先后参加了七国集团峰会、北约峰会以及美国和欧盟峰会。他成功说服了七国集团、北约和欧盟的盟友和伙伴对共同担忧的中国问题发出了一致的声音。分析人士指出,在如何应对中国方面,与前总统川普相比,拜登的做法和政策可能会让中国更加不舒服。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联合盟友应对中国,拜登政府取得初步成效,北京愤怒 
美国与欧盟星期二(6月15日)在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说,美欧各自对华多重定位框架下开展密集磋商和沟通。
 
声明说,美欧双方将在共同关切的领域上持续合作,包括新疆和西藏的人权被侵犯、香港的自治和民主进程被侵蚀、经济胁迫、虚假信息以及区域安全议题。声明说,美国和欧盟继续严重关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局势,强烈反对任何单方面改变现状和加剧紧张局势的企图,重申尊重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重要性。声明还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6月13日发布的七国集团公报和6月14日北约公报也对中国作出了类似的指责。 七国集团公报谈到台湾海峡和平稳定的重要性,并要求中国尊重新疆人权,允许香港高度自治,避免任何可能使东中国海与南中国海不稳定的片面行动。北约公报则说:“中国明确表述的野心及强势行为,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以及与联盟安全相关的领域,构成系统性的挑战。”
 
在联合声明中纳入对中国的强硬措辞被认为是美国总统拜登的外交胜利,同时这样也显示,拜登联合盟友共同应对中国的措施取得了初步成效。分析人士指出,这一点是对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提升。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博斯科(Joseph Bosco)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我们应该可以说拜登政府遵循了川普政府对华强硬的策略,并在多个方面对此进行了改善,特别是与盟友,志同道合的国家以及像台湾这样的安全伙伴合作方面。”博斯科提到,拜登联欧能有成效,与中共领导人习近平的强势作风也有重大关系。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由于川普政府推行“美国优先” 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战略,川普政府与欧洲盟友和北约的关系恶化。川普一直批评欧盟和北约让美国受到伤害。川普对盟友的厌恶让北京有了可趁之机。在拜登政府上台前,中国和欧盟曾就一项双边投资协定达成协议,不过,这项协议因双方在新疆人权议题上的分歧目前被欧盟官员搁置。
 
只是在川普政府后期,前国务卿蓬佩奥呼吁建立新民主国家联盟。在印太地区,川普政府也提升了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为拜登政府今年3月举行四方安全峰会打下了基础。
 
与川普政府的单打独斗和单边主义不同,拜登上台以来一直将联盟政策置于其外交政策的核心位置。拜登在出访欧洲前专门在《华盛顿邮报》发表文章说,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团结民主国家”,兑现美国对盟友和伙伴的新承诺,展示“民主国家”应对挑战和威胁的能力,以实力地位“领导世界”。
 
罗杰·贝克(Rodger Baker)是美国地缘政治风险分析机构战略预测(Stratfor)的高级副总裁。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国应对美国压力的一个强项就是利用美国与盟友之间的分歧,而拜登的做法正试图改变这一切。
 
他说:“我们从拜登政府那里看到的是行为上的转变,试图建立一种更加统一的,国际主义的途径来来应对中国。这也是对中国抵御美国压力的强大能力--利用美国及其盟友、合作伙伴和合作者之间分歧的能力的认可。”
 
他举例说,美国与菲律宾就是很好的例子。中国并不迫使菲律宾站在自己的一边,但是,却让菲律宾也无法完全站在美国一边。他说,通过加强与盟友的关系和协调行动,从长远来看,拜登的方法应该更有效。
 
虽然拜登提出的“全球民主国家联盟”能否最后成功还有待时日,拜登在欧洲的初步成功已经让中国不快和愤怒。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6月15日和16日的例行会议上连续批评美国,指责美国“搞针对第三方的‘小圈子’和集团政治”,“美国病了,病得不轻”,他同时还指责“北约欠中国人民的一笔血债”。
 
前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主任博斯科说,中国曾期望拜登上台后,恢复奥巴马或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对华政策,但是,拜登政府却展示出自己的对华政策越来越接近川普政府。这让中国“生气”和“愤怒”。
 
拜登政府升级了美国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存在 
政治风险分析机构战略预测的贝克认为,虽然在采取多边手段应对中国方面,拜登政府与川普政府不同,但是,拜登政府在认定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者并调整应对措施方面是与川普政府一致的。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他说:“承认中国是‘战略竞争对手’并调整美国国际政策来应对,从这个总体政策方向来说,两者是一致的。”
 
拜登政府视中国为美国“最严峻的竞争者”,在安全、军事、经济、贸易和科技等领域,拜登政府继续了川普政府的一些做法,有的甚至进行了强化
 
在美国和欧洲峰会召开的同时,美国海军星期二宣布,由罗纳德·里根号航空母舰率领的一支美国海军战斗群进入有主权争议的南中国海海域执行例行任务;这也是里根号航母今年首次进入南中国海巡弋。美国海军的新闻稿指出,“航母在南中国海的行动是美国海军在印太‘日常存在’的一部分”。
 
事实上,自拜登在年初上任之后,美国在印太地区海域的动作频频。今年2月,美国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和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曾进入南中国海进行联合演习。4月份,罗斯福号航母战斗群(TRCSG)在4月4日再次进入南中国海,进行例行作业。
 
另一方面,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 Politico)星期三报道说,五角大楼正在考虑在太平洋地区设立一支永久性海军作战部队,以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渐增长的军力。按照计划,美国太平洋海军舰队将类似于1968年在大西洋成立的北约海军。
 
在南中国海地区,美国联合盟友和伙伴共同行动也有所体现。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3月出访欧洲之后,英国、法国和德国等北约国家随即宣布派遣军舰或声明要到南中国海及印太地区实施“航行自由”行动。
 
今年5月,英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HMS Queen Elizabeth)为首的英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出访亚太40个国家。在此之前,法国海军的准航母“雷电”号(Tonnerre)两栖攻击舰与澳大利亚海军在南中国海地区的联合演习后一直在该海域游弋。德国海军“巴伐利亚”(Bayern)号护卫舰预计将在八月启程前往亚洲,并在返航途中穿航南中国海,成为2002年以来首艘穿行南中国海海域的德国军舰。
 
除此之外,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6月9日还下达了一道内部指令,要求国防部采取一系列行动,以应对他所说的步步紧逼的中国挑战。
 
根据这项指令,第一,国防部今后的人员培训要聚焦中国,第二,奥斯汀部长将亲自督查国防部应对中国挑战的各项具体工作,以确保国防部的工作真正以应对中国挑战作为首要任务。
 
拜登政府强势支持台湾 
在台湾问题上,拜登政府与川普政府一样,在继续深化与台湾的关系。
 
美国总统拜登钦点的国务院主管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人选康达(Daniel Kritenbrink)6月15日在国会有关他的任命听证会上说,“中国是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考验”,并誓言将从各方面进一步深化美国与台湾的关系。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6月10日,美国贸易谈判代表戴琪与台湾行政院政务委员兼经贸谈判办公室总谈判代表邓振中进行视频会议时,确认未来几周内双方将召开第11届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会议 (TIFA)。戴琪与台湾贸易代表的会谈标志着台湾与拜登政府之间最高级别的直接接触。
 
正在启动与台湾的贸易和投资谈判将会进一步激怒中国。北京敦促美国停止与台湾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交流,谨慎处理台湾问题,不要向台独势力发出任何错误信号。
 
拜登最近在与日本和韩国领导人会晤时还特别讨论了确保台湾海峡稳定的问题,并在峰会后发表了声明。
 
其实,拜登政府上任以来就表明了与台湾进一步深化关系的态度。今年1月,拜登成为1978年以来首位在就职典礼上接待台湾特使的美国总统。3月,美国在台协会与台湾驻美代表处在华盛顿就“设立海警工作组”签署备忘录,以增进美台海警之间的合作。4月,他的政府宣布将放宽数十年来对美国与台湾政府进行官方接触的限制。4月中旬,拜登总统还特别派出了一个非正式的跨党派代表团前往台湾访问。一位白宫官员当时称,这是拜登总统致力于台湾及其民主的“个人信号”。中国宣称台湾是其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美中科技脱钩加剧,拜登政府继续限制中国科技企业 
拜登政府在科技方面的对华政策最明显地体现了对川普政府政策的继承,在有些方面是对川普政府政策的强化和扩大。
 
政治风险分析机构战略预测的贝克说:“如果你看看拜登政府为推动半导体供应链安全所采取的举措,收紧对可能落入中国军方的物资的贸易限制。你就会看到,在这些方面,本届政府的措施是强化了。”
 
2月24日,拜登签署一项行政命令,让联邦机构对半导体、稀土矿物质、电动汽车大容量电池、药品等美国关键原物料的供应链进行为期100天的审查。6月8日,相关的审查报告出台,报告称,中国在这四个领域采取的措施“有很多不符合全球公认的公平贸易惯例。” 报告建议建立一支“供应链贸易行动小组”,针对政府所说的“不公平贸易行为”提出执法行动。
 
6月3日,拜登颁发新的行政令,禁止美国人在中国境内外投资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中国公司,或出售用于镇压异见人士或宗教少数派的监控技术的中国公司。新禁令扩大了早些时候川普时代的黑名单,使得禁止美国投资的中国企业总数增加到59家。
 
6月9日拜登签署另一项行政命令,撤销了川普政府时期针对中国应用程序TikTok和WeChat的禁令。这看似是放松了限制,但是分析人士指出,拜登政府撤销川普政府时期的禁令是试图在确定和应对国家安全担忧方面制定更好的机制,这样后续可能出台的禁令将能经受住司法挑战。
 
分析人士指出,法庭以“武断和任意”(arbitrary and capricious)为由推翻了川普颁布的禁令,拜登新的行政令为决策提供了强有力的基础和明确的标准。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就在此项行政命令发布的前一天,6月8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了《2021美国创新与竞争法案》,等众议院投票表决通过后,将送拜登签署并成为正式法律。这项法案强调增强美国在科技方面的投资,以对抗中国的竞争。法案还涉及制裁中国相关人员和组织在美国的“不当行为”。
 
拜登政府对美国参议院两党议员通过法案表达了赞赏,因为该法案与拜登的对华全面战略主张总体一致。
 
星期三,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说,虽然她担心与中国的完全技术脱钩,但是,她预计美国会在某些领域与中国脱钩,以保护其国家安全。
 
耶伦对参议院财政委员会说:“我们正在寻找各种工具,我们必须抵制和纠正损害我们以及我们的国家安全和更广泛经济利益的做法。” 她提到了对中国可能的有害投资的限制。
 
在贸易方面,拜登政府还没有表示要取消川普政府时期对中国物品实施的关税。美贸易代表戴琪在多个场合称,要继续用“高关税”对中方施压。
 
戴琪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最近都与中国副总理刘鹤就川普政府和北京达成的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进行了视频会议,但是,双方并没有透露任何详情。目前,第一阶段协议还在执行中。
 
拜登政府迄今还没有公布全面对华战略。 有报道说,新的全面对华战略正在起草中,这项复杂的跨部门工作可能会持续到明年初。
 
不过,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前副会长包道格(Douglas H. Paal)星期三在香港的《南华早报》撰文说,拜登政府之所以迟迟不推出对华全面战略也有美国国内政治的考量。他认为,不公布对华政策的细节,拜登政府就可以继续利用民主共和两党对北京的敌意,以争取共和党在税收、基础设施建设支出、国际贸易等诸多国内问题上的支持。

分享不同信息/观点,做明智判断/决策!请点击096.ca!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