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

中国人抢注商标 是保护自己经济利益,还是骗取中国政府补贴?



(大中报/096.ca讯)美国之音(Voice of America)报道说,今年3月中旬,美国霍奇森·卢斯(Hodgson Russ)律所在为客户做定期注册商标维护检查时发现可疑情况:美国专利及商标局(USPTO)系统中出现了一个客户从未提交过的新商标申请。

今天你也许关心的话题:
 
 
想要阅读与本文有关的话题?请点击本文末的链接!



律所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尼尔·弗里德曼(Neil Friedman)对美国之音说:“我们查看(系统里的)那些文件之后看到,客户的名字和地址是对的,但是申请上所列的联系人信息是假的。”

弗里德曼随即向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提出申诉,报告这起商标申请欺诈事件。

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公开的相关信息显示,这个欺诈性商标注册的申请人来自中国,他使用QQ邮箱作为联系人信息,并挪用美国律师的名字来签名提交申请。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在调查中还收到其他美国企业的类似申诉,并且发现这个中国申请人还虚假冒名申请了涉及其他美国企业的10个商标。

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商标专员办公室(Office of Commissioner for Trademarks)随后向这个中国申请者发出要求说明理由的命令(Order to Show Cause),并于今年5月最终做出终止涉案商标申请程序、永久禁止该申请者向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申请商标的制裁令。



所幸弗里德曼及其客户发现问题的时候,那个虚假商标才刚申请不久。弗里德曼表示,如果晚些发现或是申请程序已经更进一步,他们虽然能向美国专利及商标局进行补救,但是“欺诈者可能造成的损害就未知了。”

申请暴增

来自中国的欺诈性商标注册并不是新的问题。近年来中国企业申请美国商标数量的激增,以及随之而来的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注册和欺诈性注册,已引发一些担忧。

美国专利及商标局的数据显示,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数量在2013到2017年间激增1264%,从不到5000件暴增至7万6000多件。而且这个数字此后还在不断攀升。据纽约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法教授巴顿·毕比(Barton Beebe)的统计,2020年,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收到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达到17万1000件,相当于每四个新的申请中,就有一个来自中国。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知识产权小组委员会资深共和党成员、北卡罗来纳州联邦参议员汤姆·蒂利斯 (Thom Tillis)2019年曾指出:“我担心,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正在导致这样一个局面,欺诈性的商标正在拥堵注册系统,阻碍合法美国企业和品牌持有人获得商标,影响他们保护和推广自身声誉。”



加州圣何塞天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蔡旌明认为,亚马逊等电商的发展是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大增的原因。他对美国之音说:“随着中美贸易的增加,电商的增加,这是我能够看到的主要因素。而且亚马逊越来越重要,它要求商家注册品牌。”他说,他的一些客户就是为了在亚马逊上卖东西,需要注册商标。

据电子商务分析机构市场脉动(Marketplace Pulse)的报告,在亚马逊的畅销商家中,中国卖家的比例从2016年5月的11%上升到2020年底的42%。

商家如果拥有注册商标,则有资格加入亚马逊品牌备案(Amazon Brand Registry)计划,让他们的品牌获得更多保护,产品更易获得用户信赖。

中国补贴

不过长期研究商标法及相关问题的毕比教授认为,电商平台是一个因素,但相较而言,中国的补贴政策是中国企业大量申请美国商标的更主要驱动因素,并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欺诈申请行为。



过去十年来,为鼓励发展自主品牌和品牌创新,中国多个省市都出台相关扶持政策,支持中国企业在中国国内和境外注册商标。对于境外注册商标,补贴额度为每成功注册一件几千人民币不等,还有些是报销部分注册费用。

比如,深圳从2013年开始向在美国等单一国家取得注册商标的企业,提供每件5000元的补助。深圳在2019年调整了相关规定,将每件的补助金额降至1000元。不过中国其他一些城市仍有高额补贴。例如,北京市2019年底发布的知识产权资助管理试行办法规定,在单一国家获得注册商标的,最多可获得5000元的资助。

这些补贴往往高于250美元(约1600元人民币)在线提交商标申请的费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2015年曾将费用调低至225美元。)

毕比对美国之音说:“中国一些企业家看到补贴金额高于申请商标的费用,因此他们想要套取差额,赚取利润,这点说得通。他们试图利用这些补贴项目,可以理解。但是负面影响就是专利及商标局现在充斥着各种欺诈性申请。”



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也注意到这些问题。这个联邦机构在今年1月发布《中国的商标和专利:非市场因素对申请趋势和知识产权制度的影响》的报告中说,中国政府的补贴和恶意(bad faith)申请是从中国涌入大量专利和商标申请的主要因素。报告还指出,自从中国各省市开始对境外商标注册提供补贴以后,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也经历了来自中国的欺诈性商标申请数量的大幅上升。

欺诈注册

根据美国联邦商标注册的规定,申请人必须证明商标在美国境内有商业用途。毕比说,来自中国的一些商标申请,从提交的商品样品图片中就可以看出带有欺诈性质和可疑的使用信息,因为图片有P图痕迹,或是图中商品上的商标并非原始存在而是后来移花接木的。

来自中国的商标申请中有多少是欺诈性的,或者有多少因包含这些虚假信息而被拒,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没有发布相关数据。截至发稿,美国专利及商标局尚未回复美国之音的电子邮件问询。



毕比和同事就2017年来自中国的服装类商标注册情况做过一个抽样调查,发现在这些申请中,约三分之二包含虚假的样品图片,而这些欺诈性的商标申请,之后有约60%进入公示阶段,并有约39%最终获批。

如果将抽样结果置于全部申请当中来看,毕比认为,“在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注册在案的来自中国的商标当中,估计目前有15%到20%是欺诈性的。”

他表示,美国面临商标资源枯竭的问题,几乎所有英文单词都已经被注册了商标,现在即便是造词或用任意的字母组合做商标,都有可能出现已经被注册了的情况。他说,来自中国的欺诈性商标抢注让这个问题更加严重,而且损害美国乃至中国合法企业和商标持有人的利益。

他说:“对美国企业和全球企业的总体结果就是,中国的欺诈性商标注册阻碍合法企业为他们产品找到好的品牌名称。这个影响目前还是温和的,但每一年我们都看到影响的显著增加。……这不仅不利于专利及商标局,也不利于众多持有真实注册商标的优质中国商家。他们也在遭受这些欺诈性注册的损害。”



调查执法

为应对这些问题,从2019年8月起,美国专利及商标局要求外国商标申请必须由拥有美国执业资格的律师签字提交。不过从2020年的申请量来看,这个措施成效有限。

蔡旌明律师说,他没有怎么遇到过恶意或欺诈性注册商标的案例,但是从去年开始,他的律所确实收到过来自中国的咨询,询问是否可以支付一点费用,在商标申请中使用他的签名和电子邮箱地址。他说,这是违规的做法,他的律所从未接受过。

在提高申请要求的同时,美国专利及商标局也在加强针对欺诈性商标申请和违规操作的调查与执法。该机构公开的信息显示,2020年,商标专员办公室针对问题商标发出了500多个要求说明理由的命令(Order to Show Cause),其中绝大多数涉及中国申请者。

今年6月,美国专利及商标局还向中国深圳一家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发出要求说明理由的命令,该公司涉嫌违规申请,包括申请账户多人使用、盗用美国律师信息和伪造律师签名等。如果这家公司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没有违规操作,该公司代理的14000个商标都将面临被撤销的处罚。



去年年底,美国国会还通过《2020年商标现代化法》(Trademark Modernization Act of 2020),让商标的合法拥有者和想要注册商标的人能够更容易对虚假商标提出挑战。美国专利及商标局表示,为落实该法,将会调整规则以加强美国商标注册系统的完好性,包括为美国企业提供新的工具,让他们可以要求取消没有在美国使用的那些注册商标。

另一方面,中国官员也承认,中国的补贴政策也令本国遭受“商标恶意囤积和专利非正常申请”的影响。上个月,中国知识产权局发出通知,要求中国各地要在6月底前全面取消专利、商标申请阶段的资助和奖励。

中国各地将如何落实以及政策调整是否会带来积极影响还有待观望。纽约大学的毕比教授对中国政府的政策调整表示欢迎。他说:“我希望这能对解决这个问题产生好的效果。”

我们鼓励所有读者在我们的文章和博客上分享意见。We are committed to maintaining a lively but civil forum for discussion, so we ask you to avoid personal attacks, and please keep your comments relevant and respectful. Visit the FAQ page for more information.

验证码
请输入验证码